乡村神医

第673章卫风子

    安庆元迎面拱起双手,微微地倾身作揖,道:“张凡先生光临敝庄,欢迎,欢迎!”

    “打扰了庄主了!不好意思!”张凡客气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大家又客套地寒喧几句,便围着圆形大理石桌坐下来。

    一直立在一边微笑的一位中年人,却不肯坐,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,用眼光一再打量张凡,好像精品店里发现了地摊货那种表情。

    安庆元招招手:“先生为何不坐?快坐!上茶!”

    中年人仍然抱着手,慢悠悠地说道:“安庄主,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?这位张先生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是古元门的高手?”

    这话极端刺耳。

    张凡直到此时,才认真地看了看这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鹰眼高鼻,宽脸秃顶,面相相当诡异,而身形却极为瘦削苍健,双手掌心掌背,铺着一层厚厚的老茧,看起来像老母鸡的爪子,令人鸡皮疙瘩掉一地!

    看这双手,已经残到了这个地步,莫非是练铁砂掌的主儿?

    张凡暗暗一笑,面对如此不屑的评论,不但不生气,反而升起一片快意,想道:铁砂掌若是跟小妙手对决一下,结局是什么呢?

    那绝对是个令人期待的结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禁握了握小妙手,很想一掌拍过去,把那只鸡爪子齐腕拍断。

    安庆元见二人僵住,场面十分尴尬,便歉意地看了张凡一眼,扭头对中年人道:“卫风子老弟,我目前并不了解张凡先生达到了古元玄清的哪一层,但他既然能以气驱水,那绝对在聪元层上层,说不上已经进入道元层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气驱水?谁亲眼见过?哼!”卫风子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卫叔,是我亲眼所见!刚才在酒店里,张先生当着众人的面施展神功,王局长也在场,不过,张先生不希望大家录像,所以没有影像证据。”安少庄主道。

    卫风子却根本听不进安少庄主的话,双肩一耸,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“安庄主,不是我特别要责怪你,你也太轻信了!现在世面上魔术驱水的表演比比皆是,更绝的还有扣盆变活蛇,大变活人……等等,不胜枚举!这点小技巧,在我眼里算个球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简直就是向张凡挑战了。

    说得太嚣张了,甚至在骂张凡“算个球”!

    安庄主十分担心卫风子再往下说把场面给弄崩了,忙笑道:“卫老弟,英雄出少年!我刚才观察张先生后,十分震惊。我修炼古元玄清几十年了,行走天下,从未遇见张先生这样古元真气护体的高手!请卫老弟不要再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卫风子把嘴往耳朵根子一咧,“古元真气护体?安庄主,你怕是已经被忽悠瘸了吧!”

    一再受到讥讽,张凡却是不动声色,只顾慢慢一口一口地吸烟,观赏湖面的景色。

    亭楼旁边,泊着一艘画舮,约有两间房子大小,从舷窗口看进去,里面有茶桌、麻将桌,还有一些乐器之类。张凡不得不感慨,这些富人真会享受生活,老天给每个人三万来天,有人把这三万来天利用得非常好,天天快乐享受。

    安庆元眼睛眨一眨,一道精光自瞳仁中射出来,忽然笑道:“卫老弟,你这是对我们古元玄清门不太信任哪!要么,你跟张先生过过手,大家切磋一下?”

    “切磋一下?”卫风子道,显然这个提议点到了他心坎上。

    他正手痒着呢,恨不得一拳把这个闯到庄里、想夺他卫风子饭碗的张凡打到湖里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双方订个生死协议,打死打残概不负责!”卫风子兴奋起来,像是闻到了血味的狼。

    “不不,那样不好,不好。我的意思是,为不伤和气,双方不交手,而是比下技艺!”安庆元道。

    “好,比技艺虽然不如交手痛快,但也不失一种分出高下的好办法。”卫风子跃跃欲试,把两只鸡爪搓得咔咔响。

    两人说完,都把目光投过来。

    张凡淡淡地道:“向卫前辈学习一下,这也是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,张凡先生是客人,请说一下,怎么比?”安庆元问道。

    “客随主便!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”卫风子环顾四周,把眼光落在画舮之上,“这船头上那两杆旗,大家看清了,我一枚毒簇镖过去,将旗杆穿透,二枚过去,旗杆倒掉!我和张先生一人包打一根旗杆,如何?”

    那旗杆约有檊面杖粗细,是一根极硬的蜡木杆,山里人用它当锄把镐把的,别说是飞镖,用是用斧头砍,也要费些力气砍上几斧才能断掉。

    张凡略微有些佩服地看了卫风子一眼:难道,这鸡爪子真有两把刷子?

    于是微笑道:“卫先生相邀,我哪敢不应承。好吧,卫先生先来。”

    卫风子非常得意地笑了,笑过之后,又道:“无赌不刺激,若张先生果然有这个实力的话,我们何不赌点彩头给大家助兴?”

    张凡暗笑:这小子以为我不行,想在这里赚上一笔!

    那就来吧,有多大赌注上多大赌注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凡面露“难色”,假装担忧,嗫嚅道,“卫先生,这个……您要多大赌?不如我们小赌怡情,小小地来一把!”

    卫风子见状,心中已然确信张凡实力不济,怕输钱太多。

    既然你张凡不行,那么赌注越大越好了,最好是把你的全家家当都赌上,然后我伸手全部搂过来!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号称堂堂古元玄清弟子,若是只赌个十万八万的,传到江湖上,岂不被当笑话当谈资?不如我们来个大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多大?”张凡目露“胆怯”,竟然有“抽身要走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数,怎么样?”卫风子伸出五指。

    “五千?”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儿科的事我不玩。张先生,如果你是个男子汉,是个武林中人的话,就来点豪气,别像娘们儿似的。我们来五十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卫风子十分“豪爽”地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……万?”张凡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卫风子大笑起来,“区区五十万,张先生至于如此吃惊?张先生也真是给古元玄清门丢脸丢大了。我行走江湖几十年,未曾见过如此不痛快的!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张凡假装受了刺激,抬头怒道:“姓卫的,你听好,你可以侮辱我,但你不准侮辱我古元玄清门。今天,我豁出去了,就跟你赌一赌!五十万,就五十万!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