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74章揭短

    “好!”卫风子眼睛已经红了,声音充满饥渴:“你有现钱吗?我卫风子可从来不准许别人欠我赌债!”

    “我有!可是你有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的话,敢喊五十万?”卫风子倨傲地说着,随后掏出手机,道,“咱们为了公平起见,也为了事后不赖账,我们二人各自把五十万转到安庄主账里,见过输赢之后,由安庄主把钱转给胜方!”

    卫风子很是精明,这样一来的话,张凡输了就无法抵赖了。

    张凡又是假装低头犹豫了几秒,似乎终于下定决心:“转就转!”

    “老朽今天就给二位做个庄家。不过,我不抽成!”安庆元笑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分别向安庆元账上转了五十万元。

    安庆元对于这百万大赌,是乐见其成!

    若张凡赢了,他便可确认张凡的功力,认定张凡是真的古元玄清传人。

    若是卫风子赢了,他就不用过分招待张凡了,找个小借口,赶紧送客不留!

    “卫先生请吧!”张凡道,“我特想见识见识卫先生神功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有人在身后哼了一声:“这不是张小村医吗?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看,只见宫少和安晴已经走进了亭楼。

    宫少背着手,细高的个子看上去能被风吹倒,踮着脚尖,背着手,嘲讽地看着张凡:“张小村医你好,没有料到吧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宫少?”张凡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在这个场合竟然能碰见这货!

    “怎么?我宫少来得不是时候?搅了你的好事?”宫少冷笑道。

    在表姨父家里,宫少是不怕张凡的。

    他估摸张凡不敢对他出手,因为表姨父的功夫威名远扬,张凡未必敢在表姨父面前打他。因此说话的底气相当足,根本就把上次在朱家被虐的那段不堪经历放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哼,我张凡今天是来拜访安庄主的,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好事!倒是宫少上次在朱家,被我搅了你的好事,我估摸,朱小姐早已经把你一脚踢开了吧?现在,在n省,你不敢到处标榜自己是朱家的准女婿了吧?哈哈!”

    张凡知道,对于宫少这类下三烂的人,一点都不能客气,能揭伤痕,就揭他个血淋淋!

    n省朱家?

    准女婿?

    安庆元听见这两个字眼,大受刺激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外甥脚踏朱家和安家两只船?

    安庆元的脸色相当难看,轻轻地看了宫少一眼:泥马臭小子,若不是张凡提醒,我哪里知道你跟朱家还有一腿!

    我女儿可是黄花闺女,若是被你小子给糟塌了,岂不气死我也!

    我安庆元也是你小子可以玩弄的?

    也不多长两只眼睛看看我是谁!

    “大外甥,张先生所说可是真?”安庆元眉毛一抖一抖地,显然是难以压抑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张凡本以为宫少会尴尬难堪,不料,宫少却朗声笑了起来:“姨父,千万不能听信一个底层下九流的话!张凡这个人我了解,他一直在混社会,有时在街上卖大力丸,有时耍魔术,没有什么社会地位,更没有信誉,他的话,姨父硬要听信的话,那就打五折吧!”

    宫少这番话虽毒,却不能完全打消安庆元的怀疑,“外甥,你直接回我的话,张凡先生刚才说的你跟朱家的婚约,到底是怎么回事?以前为何没向我提过?”

    “姨父,这个不是我故意瞒您,因为我和朱家解除婚约时,朱家提出一个条件:为保朱小姐清白名声,从此不准在外面谈及这段婚约!我是个守信用的人,所以一直没向姨父谈起这件事。今天既然张凡诬蔑我,我只好把张凡的埋汰事抖搂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埋汰事?你往下说。”安庆元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,朱家小姐有重病,这个张凡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消息,竟然跑到朱家,吹嘘自己祖传什么什么功法,朱先生见女儿久病不癒,便也是急病乱投医,同意张凡给朱小姐看看病。不料,这个张凡趁小姐昏迷,对小姐下了咸猪手,好在被我偶然发现,当场阻止了他,不然的话,这小子就攻破小姐防线了!我把这事告诉了朱先生,朱先生把张凡逐出家门,因此,他对我怀恨在心!当然要在姨父面前诬蔑我了!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安庆元有八分相信了。因为宫少描述得太“逼真”了,令人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姨父不信的话,可以打电话问朱军南先生,向他核实一下嘛!”

    宫少得意地道。

    他明白,姨父安庆元跟朱军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怎么可以打电话问这种事情?因为这事关系到朱小姐身家清白呀!朱军南肯定不做任何回答!

    安庆元沉默不语。过了一会儿,挥了挥手说道,“这事先放下,它与今天的事情无关。至于你和朱小姐的亲事,以后我会慢慢调查清楚。今天,你和张凡先生都是我庄里的客人,我不希望你们在这儿争吵起来,外甥,你还是闭上你的嘴,少说话,让我们观赏张先生和卫先生的比赛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姨父!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骗子总会露马脚。”宫少心虚地笑道。

    张凡被宫少无缘无故地污蔑成了一个流珉,心中十分不爽,真想飞出一脚,把宫少踢到湖里去。他忍了一忍,暂时咽下这口气,微笑道:“好好的比赛,不要被条狗给搅乱了,算了算了,安先生,我们开始比赛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卫先生请!”安庆元道。

    “看好!”卫风子胸有成竹,把袖子挽起来,露出铁树一样的小臂,手指缝之间,夹着两片三角形飞镖。

    那飞镖非铁非铜,竟然是轻质合金制成,在阳光下微微闪亮,令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他把手一扬,两枚飞镖向空中飞去。

    待飞镖落下时,另一只手在空中一抓,两只飞镖又回到了手心里,“众位听清了,凡掷镖者,能达化境的,均非以力驱镖,乃是以意以气。意念调神,神调气息,气息运于手,以气息驱镖,则意到镖到,而气息集于镖体之内,所击之物无不应声而开。我这款镖,淬入了化外天地清虚阴阳精华之气,即使是钢铁,也是削铁如泥,何况小小一旗杆?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张凡哼道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