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76章延请武师

    “我说姓张的,你的流珉本质掩饰不住了吧?初次见面,就调戏女孩子?”宫少说着,看了安庄主一眼,“姨父,我没有说错吧,看看,看看,这个姓张的当着您老人家的面就敢这样!”

    听宫少这样一说,安庄主的脸上也有些不自在,皱了一下眉头,因为难以判断张凡的用意,没有说什么,只把眼光看向女儿,意思是征询女儿的意见。

    没想到,安晴却十分爽快,伸手把发卡摘了下来,抛给张凡,笑道:“一个发卡而己,想用我就给你用!”

    宫少心中有鬼,自然鬼意层出。安晴的最后一句,本无他意,却被宫少给曲解了,他听起来似乎是“想用我,就给你用”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触动了宫少的小神经,他一下子激动起来,伸手过去,要夺回张凡手里的发卡。

    张凡把发卡稍微一向前一点,轻轻点在宫少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啊哟!”

    宫少一声惨叫,手腕如同断了一般疼痛,捂着手腕蹲了下去,痛苦地吟叫起来:“啊哟……姓张的,你好狠!”

    张凡看也不看宫少一眼,微笑着对安晴道:“小姐,我借用发卡,若是打坏了,我定然原价赔偿!”

    宫少从地上重新站起来,捂着巨痛的腕子,叫道:“晴妹,你不能听信他的话。像他这种无赖,嘴里说出来的话,都是另有目的!”

    卫晴对这个整天跟在她身后的尾巴十分厌恶,恨不得叫他滚得远远地,见他又嚎叫起来,便很不厌烦地道:“宫少,发卡是我的,关你一毛钱的事?宫少,你最好站的离我远一点,明智一点的话,赶紧回你们n省,去当你朱家的女婿!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张凡莞尔一笑,甜甜地如蜜糖的声音道:“张先生,这是我朋友在欧洲做代购给我买的,没关系,这支如果打坏了,我让朋友再寄一支就是了,有什么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谢谢卫小姐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小妙手捏住发卡,瞄了一瞄,随手一甩!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一声风响,发卡如箭一般射出。

    “咔咔……咣!”

    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,那支旗杆已经颓然倒下,轰然一声,从甲板上倒栽下来,砸到湖面上,激起一片水花,船体跟着剧烈晃动起来!

    “呜哇!”

    众人无不惊诧,即使卫风子,也禁不住跟着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而,他最初的惊诧过去之后,接着就是一阵刻骨铭心的疼痛:完了,完了,输掉了!

    50万呢!我卫某人的身家半百万,他妈转眼之间就归零了!

    最为震惊的应该是安庆元。

    张凡的这一神化般的出手,看似轻描淡写,其实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眼睛不瞎的武林人士,一看便知,张凡是使用内气催动发卡,才把旗杆打断的。

    安庆元心中的疑云顿时全部散开:看来,张凡绝对是古元玄清门中的一等一高手。

    我今天请他来,真的是请对了!

    他这么年轻,如果不是掌握了古元玄清秘术的真诀,不可能有这么高的造诣!

    “神!简直太神了!天下第一镖法!”安庆元拼命鼓起掌来,“佩服佩服,没想到张先生年纪轻轻,竟然达到了大师级的武术造诣!”

    一边称赞,一边请张凡坐下,然后双手端起一杯热茶,毕恭毕敬地送到张凡面前:“张先生,请茶!”

    张凡端起茶杯,顺势用鼻子嗅了嗅茶水里飘出来的气味,然后放心地喝了一口,笑道:“安庄主,不知这次你要张某到庄里来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安庆元捋着胡须,呵呵的笑了:“我这个人说话不爱抹弯子,我就直说了吧,张先生听后如果有不妥当的地方,万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安庄主直说不妨!”张凡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邀请张先生,实在是为了我家小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安晴小姐?”张凡再次把眼光落在安晴身上,而且特地在她胸前多停留了几秒中,以示对她的少女纯洁之美的由衷尊重:难道,要给我提亲?

    安庆元老眼贼亮,这一瞬间,已经看清了张凡眼里的情光。以他女儿的美丽,任何男性见了,都不可能没有心中一动的感觉,更何况张凡乃是二十岁出头的青年!

    好好!安庆元内心相当高兴,只要张凡对安晴有感觉就好。

    他咳了一下,道:“小晴虽然出生于我安门武术世家,但是被她娘娇惯,习武不刻苦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今年秋天上了大学之后,更是一个月半个月才回家一次,我使劲地催她,她才勉强练那么几下子。她如今已经年满十八,武功却平平凡凡,想想我安家之女,怎么可能这样下去?”

    张凡插话道:“安庄主为何不自己教她?”

    “这话问得好!俗话说,‘自己刀削不了自己把’。因此,我这些天一直在想,延请一位武术教师,对她进行精雕细琢。前前后后,考察了七八名武师,都不甚满意。今日见张先生武术如此高强,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最佳武师。”

    噢,请我当家庭武术教师!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张凡第一感觉这事有点怪怪的:你不教你女儿安氏武术,倒是请了个外人来教她?这……无论怎么解释,也有点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张凡此时不可能知道安庆元内心的阴暗之处:安庆元非常清楚,要想得到张凡的秘诀,必须先跟他慢慢的接触,培养感情,等到他放松警惕之后,再一击出手,夺取古元玄清玄清秘术的真正要诀!

    到那时,只要能够得到要诀,即使致张凡于死地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张凡想了想,决定试探对方底细。他站了起来,拱手笑道:“当教师的事儿,我从来没有想过。庄主错爱了。张某整天提包出诊,忙得脚打后脑勺,哪有时间当武术教师!”

    安庆元见张凡推辞,心中以为张凡在讲价钱,忙赔笑道:“张先生,我安某不是白使人的,酬金不会少给。我考虑,每次课三个小时,我付张先生三万元授课费,至于每月几次课,由张先生根据自己的日程随时安排和调整。”

    安庆元这样一说,就把张凡“时间紧”的借口给封住了!

    张凡一听,倒是有些心动了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