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78章霹雳握手

    既然有人找死,何必非要送他免牌?

    张凡爽快地伸出小妙手。

    对于卫风子的想法,张凡虽然不能侦知其具体内容,但善意或恶意,他的古元真气感知能力足以辨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卫风子这一握,明显是心怀毒辣!

    张凡早有准备,意念己运气于掌。

    接着,两只手有力地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去!

    张凡暗惊:对方的手掌给人感觉不是人体,而是钢铁!

    钢铁老虎钳子一般,硬,厚,钝!

    不愧是老资格的乾龙掌武师,这只铁手,若是握住别人的手,不把对方握烂,也要弄个筋断骨折!

    不过,它遇上了小妙手,便是天字第一号杯具了。

    小妙手功能强大,削铁如泥,专治各种不服!

    双方十指相缠,都在在暗暗较劲。

    卫风子使出全身力气,几十年的功力,要在这一刻迸发出来,一击致张凡手残!

    张凡针锋相对,气运汹涌,源源古元真气在小妙手上疾发如洪!

    好吧,卫风子,你我二人一见面开始你就不断向我挑衅,视我张凡为可欺之人!那么,我就教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!

    张凡气已经运得到了火候,小妙手开始如车床卡盘一样收紧!

    “咔咔……”

    细微的声响传来,入耳之后令人胆寒!

    那是卫风子手骨碎裂的声音!

    “嗯,嗯,啊!”卫风子忍着忍着,终于忍痛不住,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眼睛直了,嘴抖了,身上软了,膝盖弯了,身形一矮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!

    一个标准的屈服!

    张凡仍然没有松手,低首细看卫风子,悄声温柔问道:“卫风子大人,手上可疼痛?”

    卫风子眼光如电,牙关紧咬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求我,快求我!只要你求我,我就松开手。不然的话,你这只手就会碎成肉饼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手上又稍微加了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卫风子那只苍松老手,在张凡巨大握力之下,已经变形了!

    指骨,在继续轻轻地断裂着,“咔咔”的细微之声,不断传出!

    豆大的汗珠,从卫风子脸上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条好汉!”

    惺惺惜惺惺!

    英雄重好汉!

    张凡见卫风子如此忍耐而不屈服,由衷地佩服,心中隐恻,竟然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卫风子的右手,已经成了一根油条,根本没有手形了。

    他用左手托住右手,眼里是极度仇恨的目光,沉声道:“姓张的,你今天不如索性搞死我算了!”

    “搞死你?”张凡笑道:“你罪不至死,我何必担个杀人的恶名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杀死我!”卫风子吼道。

    张凡乐了:“你求我杀死你,我偏不!猫捉老鼠的游戏,难道很没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张凡,你不杀死我,我就要杀死你。因为在这片天下,有我没你,有你没我!”

    张凡伸手把他从地上提起来,“别老跪着,好歹也是个武林中有名的人物,这样长跪不起的话,很难堪的。我劝你别跟我叫劲了,因为你还不够格。你应该老老实实地离开这里,今后不要再回来捣乱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姓张的,既然你今天不搞死我,今后可不要后悔。我卫风子受此大辱,回山修炼,三年后重新出山,第一件事便是灭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恭候着卫先生。因为我特别想知道成了一把手的卫先生三年后武功究竟有什么长进!”

    “好,卫某告辞!”

    卫风子说着,转身大步走出亭楼,快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卫风子的身影消失在远处,安庆元习惯性地想起要表示一下假慈悲,便双手做拱,冲着卫风子消失的方向,长揖鞠躬:“卫老弟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然后,掏出手帕,揩了揩并没有眼泪的眼圈,非常悲痛地道:“卫先生今天不但损失了50万块钱,还丢了饭碗……唉,我也确实是很难受的!”

    安晴轻轻地哼了一下,“爸,这样的坏人,你大可不必可怜他,难道他做下的孽债还少吗?”

    安庆元瞪眼问道:“小晴,你什么意思?明说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要明说了。这口气憋了好长时间了。爸,卫风子在庄里屡行不轨,众人皆知,唯有爸爸你一人不知!因为你为了跟他学习乾龙掌,一个劲地呵护他,庄里上上下下,谁也不敢向你揭发他的罪行。今天他终于走了,小丽,你过来,把事儿说一说!”

    安晴回身对身后的侍女道。

    那位侍女柳腰红颜,柔媚可人,虽然看去不到二十岁,在张凡眼里,却看出她是位久经风雨的少妇人了。她犹豫了一会,慢慢走上前,突然抽泣道:“安庄主,卫风子他,他……他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欺负你的?”安庆元对眼前这个很有些姿色的侍女一直很看重,时不时雅兴上来,便拽她过去解决一下**,光是今年,就让她怀了两次打胎两次,他一直以为这个侍女归他一人享用,没想到卫风子竟然在暗地里帮他“拉帮套”!

    这个卫风子,竟然连他的馒头都敢偷吃!

    小丽显然很害怕,又加上害羞,全身发抖,不知所措,求助地回头看了看安晴。

    安晴大声道:“卫风子经常在庄里暗暗跟踪小丽,瞅个空子,就把小丽拽到树林子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当真?”安庆元脸上红红的,“小丽,你为何不早跟我说?要是早说的话,我一掌把卫风子打死,岂能让他随便逃掉?”

    安少庄主也是愤愤地道:“不单单是小丽一人受害,庄里凡长得有点模样的女子,卫风子都不放过,被他糟蹋过的何止十个八个?年轻的不说,连洗衣服的老妈子都被他给摁倒在洗衣房地上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安庆元沉默不语,过了好久,才慢慢说:“此事暂且记下,这笔仇恨,我一定找卫风子去报。”

    张凡听了,心中大为后悔:刚才为何不把卫风子的手掌彻底捏碎?

    武林之中,手下留情是最愚蠢的举动!

    张凡心地宅厚,总是下不去手!

    唉!放走一条狼!

    这时,有个侍女走进亭楼,躬身道:“夫人通知,酒宴已经准备就绪,请安老爷和客人就餐。”

    “好,张先生请!我已经吩咐人做了一席野味,请张先生品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多谢。这年头,环保当先,能吃上野味,也是不易了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众人刚刚走出亭楼,张凡忽然接到周韵竹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到省城两三天了,为何不赶紧回江清?”周韵竹劈头就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边有点急事,准备今天晚上回江清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?不行,太晚了,我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