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80章欲言又止

    张凡最不愿意跟别人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提起涵花,因为总会引起一片酸风醋雨,便忙揪住周韵竹耳朵,笑道:“你是最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话?”周韵竹把头一歪。

    “保真不假,床上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揉着被捏疼的耳朵,浅笑一下:“算了,真话假话我不管了,我爱听就行。不过,不管你想不想她,你最近真得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看涵花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这里的嫩肤露所存不多了,很快就会卖光。而你手里的狍犴茸也已经基本用完了,不弄到新的原料,咱们的嫩肤露产品面临着断货下市的危险哪!”

    这个情况相当严重,这段时间里,也一直是张凡心上的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是该去水县一趟了,看看能不能再弄一块狍犴茸。

    张凡并不相信在刘家庄那片山区的密林里,仅有一头狍犴!

    “好吧,过两天我把江清这边的事处理一下,就去水县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周韵竹冷笑一声,柔声道,“我这个提议是不是说到了你的心坎上?你的心早飞到村姑身边的吧?”

    张凡见她情意绵绵,十分迷人,便也不再说话,一把将她搂过来……

    两人一夜旖旎风光过后,第二天上午,张凡和周韵竹睡了个大大的懒觉,醒来时已经太阳照屁股了。

    周韵竹忙起床做了早餐,端到床边和张凡一起吃了,然后二人穿衣外出。

    周韵竹回公司去,而张凡来到天健公司。

    因为打算下一步去水县,那里山区路不好,需要高底盘的越野车,所以张凡把路虎开走了,给一象和二狮各批了一笔钱,吩咐他们去车行提两辆七座商务,以便平时天健公司使用。

    安排完这些,张凡开着路虎,一路回到张家埠村。

    爸爸妈妈一大早就接到儿子电话,说是今天回家,二老也没有下地干活,在家包了满满两帘子元宝小饺子,等着儿子回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进屋,妈妈便迎了上来,左打量右打量,昏花的眼睛里,满满的是慈爱。

    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张凡的脸颊,一迭连声地说,“瞧!这一趟出门,瘦了许多!”

    爸爸坐在一边,一口一口地吸烟,眯着眼睛不说话,只是用慈祥的眼光一遍一遍的打量儿子。

    张凡一下子感到了温暖的父爱和母爱,心中特别幸福,看着日渐苍老的爸爸和妈妈,又禁不住感到一阵难过,急忙打开背包,把从京城带来的礼物一一取出来。

    首先拿出陈琛送的海参,道:“妈,这是京城一个朋友送的干海参,有三斤多呢,妈妈把它泡开,以后天天吃一点,对身体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“海参?电视上见过,像大豆虫似的,这个也能吃?”妈妈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营养,又防衰老又防癌,好几千元一斤呢。”张凡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小凡,那以后我天天给你做一点吃。”妈妈喜孜孜地抱着海参。

    “爸爸,这是给你买的老年蛋白粉,妈妈,这是给你买的叶黄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叶黄素啊?”

    “叶黄素是保护和改善视力的,平时我们吃的胡萝卜里,就有叶黄素。”

    妈妈看着叶黄素瓶子上的价格,嘴里直吸气,“哎哟我的天哪,还是进口的呢!好几百块钱,小凡呀,既然胡萝卜里面有,我每天吃一根胡萝卜就可以了,干嘛花这么多钱买叶黄素啊!”

    “胡萝卜你天天吃不倒胃口?妈妈,你不要担心钱,从今以后,你永远也不用为钱担心了,过去的那些苦日子都过去了,再也不会复返了。”张凡安慰道。

    爸爸摇了摇头,“小凡,我知道你有能耐,挣了很多钱。可是不管挣多少钱,也要记住一句古训,丰年不忘欠收年,不能大手大脚地花钱。”

    张凡明白,如果想让艰苦生活中走出来的父母改变消费观念,简直难如登天。于是便点点头,“爸,我明白了,以后不乱花钱就是了。不过我这次去京城,收获真的不小,赚了一千多万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小凡,一千多万?”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儿子,咱可不能做违法的事儿呀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妈妈,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怎么可能挣那么多钱?是天上大风刮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你们不信吗?我什么时候对你们撒过谎?”

    爸爸微微地笑了,“小凡,我知道你诚实,但是你去这么几天,就赚一千万,我和你妈怎么能够相信呢!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的话,请看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从背包里取出一只文件袋,打开文件袋上的绳子,取出一个房产证和一叠文件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这就是我用赚来的钱买下的一幢房子。很大呢,还带花园。还有一件事,你们一定感到有意思,那就是我买的这幢房子,和电视上那个云梨是邻居。”

    爸爸和妈妈喜欢看连续剧,对于云梨非常熟悉,一说和云梨做邻居,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笑了,妈妈说:“那以后我们能看到真人云梨了!”

    “肯定能,以后我领你们去京城,把云梨请到家里来做客,叫她给你们两人签名留念。”

    爸爸妈妈哈哈的笑了,妈妈竟然有点不好意思,“好像我和你爸也是追星族呢!”

    三个人坐下来,一边吃饺子,一边聊天。

    张凡心里一直装着那件事,但十分犹豫:是讲出来,还是不讲出来?

    他嘴上总是打着哈哈,说话时老是走神儿。

    妈妈最了解自己的儿子,吃完饭,她给张凡剥了一只甜橘子,放到儿子的手上,责备道:“涵花不在家里,你也不按时吃饭,不按时睡觉,还要东奔西跑,弄得人都瘦了一圈。我看哪,还不如明天打电话,把涵花叫回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涵花的奶奶有病,她在老家照顾奶奶,陪奶奶说说话,我怎么好意思把她叫回来?不过我这两天正准备去水县看看她,顺便找一两种珍贵的中药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去吧!小夫妻俩不要分别太久。你去了之后,想点办法把涵花奶奶的病彻底治好,涵花就不用总待在老家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和父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手里却紧紧的抓住手机,手背上已经出汗了,心里不断的念叨:给不给爸爸妈妈看呢?

    看了之后,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?

    会不会生我气呢?

    妈妈看了爸爸一眼,两人互相点了点头,交换了一个眼色,妈妈终于下定决心,对张凡说:“小凡哪,妈妈和爸爸从你一进门开始,就看出你心里有事。你究竟有什么事?快跟爸爸妈妈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……我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从小养大的儿子,爸爸妈妈怎么能不了解呢!你心里有事!”

    张凡被妈妈这样一说,心里“扑通扑通”地跳了起来,手里的手机,握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手机里有什么想给妈妈看看呢?”

    妈妈看着儿子有些微微发抖的手。

    张凡到了这个时候,终于再也憋不住了,暗暗对自己说道:说!一定要说!

    “妈,我这次去京城,遇见了一个人……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