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83章疾厄宫

    “他是我朋友,张凡,张医生。”林巧蒙不无自豪地道。

    “张凡?这个名字好熟呀!”韦总大声道,随后想了想,拍了拍头,“好像在哪听过?对了,您是不是在省城中医比武大赛上夺过魁?我记得省电视台上报道过你夺魁的盛况!”

    “正是正是。不过,那个比赛没什么了不起,当时几位实力超强的前辈让着我,我就是侥幸得了个名次。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不不不,应该叫张神医,我一直想找你给我看看病,但恐怕冒昧,又没人引见,不敢唐突打扰。今天太巧了,没想到,你竟然是林院长的朋友!张神医,我从京城回来后,一定麻烦张神医帮我看看这坐骨神经痛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到时候你给林院长打电话就成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忽然感到怀里的七星骰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禁心中一愣: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哪颗骰子?

    开光有灵动效应的有两颗骰子:是金星骰,还是鬼星骰?

    它的反应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难道韦总……

    张凡马上暗暗打开神识瞳,向韦总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张凡吓得背后一阵凉风!

    只见韦总头上一尺高处,隐隐地有一道鬼气。

    鬼气呈灰色!罩在他头上,像是宇航员的大帽子!

    一般来说,鬼气的形成有一个过程:先白后灰再黑!

    白气意味着灾难的苗头开始了。

    黑色时,已经是最后时刻,只差咽下最后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而灰色鬼气介于白气和黑气之间,预示此人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要进鬼门关了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张神医,我这里先口头谢谢了!”韦总说着,告辞便向大厅外走。

    张凡刚要对他说点什么,他已经走出十几步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人好像有灾难!”张凡紧张地对林巧蒙道。

    “灾难?”林巧蒙一惊。

    她知道张凡的眼睛特别“毒”,一定是看出什么苗头了,不禁惊问。

    “血光之灾!征兆太明显了!”张凡倒吸一口气,脸色十分严肃。虽然事关重大,但他忘不了自己的原则:除了涵花,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透视神瞳!便编造道:“我看他面相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马上跟他说说呀!”林巧蒙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他能相信我的话吗?弄不好,会不会影响你们的关系?”张凡忽然担忧道。

    确实,张凡的担忧是有道理的。初次见面,就对人家说你有血光之灾,人家会不会认为张凡有病?

    “影响不影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你知道吗,韦总可是个大好人,大善人,每年给贫困农村和孤寡老人捐款动不动就一百万二百万,他还收养了几个孤儿,这些善行,在江清市没人比得过他!我很佩服他!我现在偏重于慈善事业,也都是受韦总影响的!这样的人,要是出了事……”林巧蒙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马上过去找他!”

    张凡下定了决心:好人,一定要救!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林巧蒙说着,拉起张凡的手,两人快步向大厅外跑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见两人拉手狂奔,纷纷躲开,不断地责备道:“俩神经病!”

    两人跑出民政大厅,远远地看见开往省城机场的班车停在广场路边,已经车门大开上人了。

    “韦总,等一下!”张凡一边喊,一边甩开林巧蒙,快速追过去。

    排队等待上车的韦总一看张凡跑过来,林巧蒙跟在后边,情知有事,马上从队列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,有事吗?”韦总惊奇地问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说话,拉住韦总的手,把他拉离大客班车。

    这时,林巧蒙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韦总,韦总,你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一个不熟悉的人,张凡一时不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林巧蒙斜了张凡一眼,道:“快说呀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好像……韦总,还是让林院长跟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求救地看了林巧蒙一眼。

    林巧蒙道:“韦总,是这样,张凡先生不但医术神奇,还会看相,挺准的。刚才他发现韦总气色不对,便想过来嘱咐几句。”

    韦总颇不相信的样子,看了张凡一下,“张先生……这个……相面这种事,我从不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韦总,我曾经跟师父学了一点《麻衣神相》,虽算不得精,却也粗粗地能断人命运。按理,我们初次相识,我不该打扰,但听林院长说韦总是行善之人,因此,我……不说不快,至于信与不信,韦总自己决定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韦总不得不听他把话说完,哪怕张凡一派胡言呢。

    “请张神医直说无妨。”韦总说着,又看了看班车,大部分人已经上车了,车快要开走了。

    “韦总,我见你面部上停乌黑,疾厄宫隐隐有白气,这是绝命气,疾厄宫出现这种绝命气,八成在半日之内有不测之灾呀!所以,韦总不宜远行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韦总脸露不屑之色,“张先生,这话是不是有点耸人听闻了!林院长,我看哪,时间不早了,班车马上就要开了,我先上车,从京城回来之后我们再聊!”

    说完。转身便向班车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韦总,等一下!”张凡跟在后面紧走两步,喊道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,请你给我看病的事,我不会爽约,诊费我也不会少给你,但今天这事,还是不要继续下去好吗?”韦总很不高兴地道,然后攀住车门,便往车上迈。

    张凡见劝不住,心中一急,灵机一动,忙道:“韦总,你后背腰间一道蛇形风疹,是不是上个星期刚刚痊癒?”

    这一句,令韦总一惊。

    扶住车门的手慢慢松开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惊诧,紧张地问:“这……这个您怎么会知道?这是我上周去省办事时得的风疹,在省总医院治好的,谁也没有告诉呀!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说话,大客司机不耐烦地喊起来:“喂,抓紧抓紧,有什么话电话联系,要发车了。”

    韦总又是犹豫一下,还是想往车上走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拽住他,道:“韦总,不能去呀!”

    司机见张凡往车下拽客,立即大怒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手里拎着一只铁扳子,恶狠狠地冲张凡骂道:“小子,卧槽泥马,找毛病不是?赶紧松开这位先生,不然的话,我叫你回老家!”

    “怎么张口就骂人?你那说话的坑是大粪渨出来的吗?”张凡回骂道。

    司机探过身子,越过韦总,把铁扳子“呼”地一声向张凡砸了过来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