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91章这是对野兽的不敬

    张凡不想听他瞎逼逼个没完,转身涵花:“涵花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凡,他……”涵花指着不邪,咬牙切齿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张凡见涵花衣衫不整,花容失色,旁边一个美女更是一身伤痕。

    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麻地,欺我妻者,必死!

    张凡忍住一腔怒气,却化成一脸可怕的微笑,上前一步,伸手来抓不邪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不邪杀机顿起,挥舞尖刀,一个弓步上前,向张凡胸前刺过来。

    这等小虾小鱼,张凡懒得动用古元真气,只是轻描淡写地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嘀当当!”

    小邪手中的尖刀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是会一点武功,见武器被下了,却是嘿嘿笑了一下,伸手一挥,摘掉了头上一尺半高的帽子。

    只见他头上顶着一只铜盔,铜盔上直挺挺地插着一刀尖当。

    张凡第一次见此异状,不禁一笑:“小子,还长了个牛犄角!来来来,让我帮你拔下来!”

    “死去吧你!”小邪尖叫一声,一缩身,再一弹,鲤鱼跃龙门,身子横飞起来,脑袋直向张凡撞过来,那把尖刀要致张凡于死地!

    双方距离仅仅一两步,正常情况下,这一撞,基本是躲不开的。

    “很有两下子呢!”张凡笑道,身子却是鬼魅般地一闪!

    小邪的身子擦身而过,在空中划了个弧线。

    “扑!”头朝下,重重地撞到一棵大槐树上!

    那头盔上的尖刀深深刺入板树之内,而身子随沉重的惯性继续向前……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张凡不忍再看!

    扭过头,用身子挡住小邪,冲涵花摆手道:“别看别看,看了会吃不下饭的!”

    越不不让看,涵花却越是好奇,绕张凡的阻挡,向树根部一看,顿时尖叫一声,脸色苍白,蹲在地上怄吐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小邪的半颗脑袋,缩进了胸腔之内,连鼻子都没进去了,只能看见两只招风耳朵还卡在肩膀上!

    即使是张凡,回头看了一眼,也是无形容的恶心,胸中翻江倒海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涵花姐……”张凡轻轻扶起涵花。

    只见涵花一脸惊恐,身上一副花枝零落的样子,张凡惊问:“涵花姐,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涵花情知张凡问的是什么,惊惧中略带羞色和自豪,一头扎到张凡怀里,双手紧紧搂住,喃喃道:“没事没事,小凡,我身子好好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走,进去!”说着,拉着涵花,直奔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从洞口里爬出来的美女,也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三个人来到后院大房间一看,常大师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小子是从洞口逃走了。

    张凡走过去,伸手一扳,把那张大床直接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墙上的洞口约有半米见方,仅容一人爬进爬出。张凡探头往里面张望一下,黑洞洞地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她们,她们都关在下面!”受伤的美女指着洞口。

    张凡恐遭暗器,不敢轻易进去,出门找了找,在院里找到一支大铁镐,对冲墙壁,嗵嗵嗵一阵狂刨,将墙壁刨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用手电向里面一照,竟然是一个通向地下的通道!

    这通道约有一米宽,一条石级曲折向下,石级尽处,一个铁门紧紧地关着。

    张凡用手电筒向里面照了一照,未发现什么可疑的暗道机关,便慢慢走进去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跟在身后,三人相扶着,走下潮湿的石阶,来到铁门前。

    推了推,没推动,显然铁门是在里面上了锁。

    张凡后退两步,助跑一下,飞脚踹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铁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个很大的地下密室,里面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几张大床,分置在墙角,五、六个女子,或躺在床上玩手机,或坐在桌前看电脑,或蹲在地上哭泣……

    她们一个个花容憔悴,大多衣裤不整,甚至有两个下面没穿任何衣物!

    “丽姐!”

    几个女子最初的惊恐过去之后,一齐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两个没穿裤子的也许是长时间习惯了不着衣物,并不遮掩,也激动地扑过来跟丽姐拥抱!张凡看得脸上都发起热来,暗叹可怜,扭过脸去不忍偷看。

    “丽姐,谢谢你救了我们!”

    “丽姐,要不是你豁出去了,我们这辈子就死在这地窖里了!”

    原来,打伤常天师的丽姐,是这群女子里最勇敢的,刚才,常天师爬上去搞涵花的时候,忘了锁上通道的门,丽姐感到这是个好机会,便悄悄爬上去,一锁头把常天师打晕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躲在这里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几个女的面面相觑,过了一会儿,其中一个大哭起来,其余的全都跟着哭了起来,一片哭声,梨花带雨,景色一时有些迷人。

    原来,她们都是水县一带的女子,慕名来找常大师,求职的求职,求子的求子,结果被常大师骗到房间里拿下,而后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洞窟里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每日受到常大师和小邪的轮番强暴,稍有不服,便鞭打刀割,有两个姐妹活活被剖了腹,埋在地底下!

    “那只牲畜去哪了?”张凡急问,气已经喘得不匀了,恨不得即刻杀了常天师。

    一个未着下衣的女子指着地下室的另一边,道:“他从那儿跑了!我领你去追。”

    张凡皱眉看了一眼,为难地笑道:“你把该遮的地方遮一遮,毕竟是女人嘛!”

    那个女子见张凡的眼光投过来,唤醒了她沉睡许久的羞射之感,她身子一缩,纤腰一弯,涨红了小脸,随手抓了一块床单围在腰间,看了看张凡,又看了看涵花,分辨道:“你们不要以为我不要脸!天杀的常大师把我的裤子和内裤全拿去烧了,为了方便他随时大发兽威,我敢违抗吗?那两个死去的姐妹,都是因为私自用床单遮了遮下面,被他发现,用尖刀把肚子给挑开了……呜呜……就埋在那里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用手指着墙角。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