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92章落池

    张凡顺着她手指的方,惊心地走过去,悄悄打开神识瞳,向地下一看:

    模模糊糊之中,半尺泥土之下,两副骷髅,白惨惨的……两团冤魂,被压在土里,互相纠缠在一起,不得脱身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叹口气,暗道:谁家如花似的女子,轻信妖人鬼话,落得如此悲惨下场!她们的父母不知悲痛成什么样子呢!

    两条如花的生命没了,连带两个家庭也都毁了!

    这个常大师,真是死一千次也难以赎罪!

    张凡双拳紧握,已经是彻底崩溃的边缘!

    天下还有如此野兽!

    叫他们野兽,简直是对野兽的侮辱!

    他慢慢向地窖的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眼前,募然出现一道铁门,黑黑的。

    常天师逃跑时,从外面把门锁上了。

    张凡依葫芦画瓢,运了运气,又是一脚踹开!

    探头看去,只见通道外面,透进来一线阳光。

    不好,这小子跑掉了!

    张凡迅速钻进通道,顺着斜斜向上的石阶,一路爬出洞口外。

    洞外,是配种场后院院墙之外。院墙边有几棵大树,四周是一大片水田,

    因为是冬季,水田都闲着,一眼可以看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靠院墙墙根,一个方形的池子,那是农民挖的化粪池,里面黄的绿的,快溢出池子边缘了。

    污秽之物,散发出一股臭气,顺风飘来,令人怄吐。

    张凡向地面观察一会,发现洞口处有滴滴鲜血,那肯定是常大师留下的。

    四下张望,心想:这小子能逃到哪儿去?会逃得很远吗?

    “他受伤重不重?”张凡转身问涵花和丽姐。

    两人都点了点头,丽姐痛快地道:“我临出门时砸了他一下,只差没砸死吧!”

    这前前后后,也不到几分钟,一个身受重伤的人,能跑得很远吗?

    看来不像。

    眼光落在眼前的大树上,忽然心中一动:莫非,这小子爬树上躲起来了?

    抬头向上看去,枝叶浓密,却是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张凡冷笑一声,打量着这棵树。

    树干约有一尺直径。

    好吧,昨天夜里跟涵花修炼古元玄清秘术,涵花以纯阴贞女之身养化张凡九阳九阴七经六脉真气,情浓意蜜尽发挥,三度春风入丹田,今晨起床之时,已经感到真气修炼大有提升,何不就此树来试试真气?

    双手紧抚树皮,运气于掌心劳宫之穴,暗暗发力……

    树于未见动静,树梢树叶却是一阵阵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似有大风吹过,树枝带动树干,轻轻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就势一推一拉,树干越摇,幅度越大。

    “哗哗啦啦”一阵声响,只见树枝茂密之处,一条黑影坠空而下!

    “快闪开!”张凡只来得及喊了一声,一个人已经自天而降,重重地向化粪池摔落下去……

    几个人扭头便跑。

    跑出几步,只听见身后“啪”地一声巨落,接着,尿水激起巨浪,溅起几米高,臊雾腾空,粪发涂墙,场面极为壮丽感人。

    几个人多亏腿快,跑得及时,才没有遭秧,回头看时,只见化粪池内余波未平,新波又起,一个巨胖大汉,身上、头上披黄戴绿,一沉一浮,拚命挣扎,嘴里不时地疯狂喷粪,发出“啊啊”的叫声……

    张凡一时隐恻之心油然而生,竟然忘了他的罪恶,忙从地上拣起一根树枝,忍着巨臭,跑向池边,大喊:“抓住树枝!”

    常大师已经被粪水灌了肺腑,处于昏迷之中,眼睛也是涂满污物睁不开,双手拚命划拉,几次眼看就抓住了树枝,却鬼使神差地重新松开手……

    张凡见这招不见效,扔下树枝,回身看了一下,发现水稻地头有一根碗口粗的树干,便跑过去,把它拾起来,准备用它把常大师挑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,已经晚了,大师此时已经停止挣扎,头朝下浮在水里,只露出一片后背。

    张凡忍着一阵阵臭气,把树干伸到大师身下,一发力,将大师挑了上来。

    水淋淋地往地上一放,只见常大师吐出舌头,双眼瞪直,四肢僵硬,已经断气了。

    “唉,不作死,不会死!”

    张凡长长地叹了口气,表情有些暗然。

    呆呆地站立一会儿,回身对涵花说:“走吧。这种人死了,想做鬼都做不成。因为死在粪坑里,过奈何桥之时,小鬼嫌他体臭,会先把他绑在铜柱上剥了皮,然后崔判官会判他去地府冥厕司做坑底蛆虫,十八代之后才准许转世成苍蝇。”

    涵花吐了吐舌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怕别人笑话,回到村里,一家人没把这事往外说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电视播出水县新闻,一个女记者在配种场现场采访警方,警长讲述了破案的经过:

    “……最近一段时间,接连发生的女子失踪案,让我们县警察局的全体干警深感责任重大,在县里和县局领导的统一部署下,我们组成精干力量,大力排查,终于得到线索,解救了被困在地下室里的女子六名,另外,我们在一间小仓库里,发现了前天失踪的女大学生,发现时她深度昏迷,经医院抢救,已经脱离凶险。两名嫌犯在我干警的重重包围之下,绝望自杀。”

    女记者问:“他们以什么方式自杀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恶贯满盈的坏蛋,一个以头撞树自杀,一个跳……跳河自杀。都是罪有应得!”

    张凡看到这里,冷笑一声:“可以领不少奖金了。”

    涵花爸爸随手关了电视,看了看涵花妈妈,教训道:“老婆子,以后姑娘和女婿的事,你少操闲心!”

    涵花妈妈还要分辨,张凡忙劝慰道:“没事没事,妈也是为了我们好。这事不提了,反正涵花也没被他们咋地儿!我想,明天一早和涵花进山,看能不能找到狍犴。”

    爸爸吸着烟,沉吟了一会,道:“狍犴这物,近些年稀少了,恐怕不好寻。去年,我听村里二愣子说,他在鸭子岭那儿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鸭子岭离这多远?”

    “二三十里地儿,涵花去过,她给你带路,你们两人快点走,当天去当天回,千万误了时间,千万别在山里过夜,那一带老林子里有大牲口!”

    张凡知道,山里人嘴里说的大牲口,是指的老虎、黑熊、野猪之类的大型野兽。

    “野鸭岭上有个野鸭洞,据老一辈儿人说,冬季里,时常有狍犴在洞里避风。”爸爸补充道。

    这两条信息,张凡感到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第二天太阳刚爬上东山,张凡和涵花就从家里出发。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