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93章闺蜜说什么

    风和日丽,这天气上山正是时机。

    二人刚刚出村,迎面驶来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出租车从二人身边驶过,在不远处“吱”地一声停住了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从车上跳下来的女人却让张凡和涵花都叫了起来:

    是林巧蒙!

    原来,林巧蒙办完了水县的事,并没有事先打来电话,今天清晨直接打车来刘家庄,目的是想给张凡和涵花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更加惊喜的事,三个人却在村头遇上了。

    “巧蒙姐,你想可以死我了!”

    涵花一下子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涵花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美女抱在一起,你拍我腰,我拍你臀,涵花夸林巧蒙“你脸蛋更嫩了”,林巧蒙夸涵花“你这罩杯又大了”,互相亲热了好大一阵。

    听说二人要去山里,林巧蒙兴奋得眼睛发亮、胸脯起伏:“我也去!我也去!”

    张凡愁眉苦脸地道:“野鸭岭那边有熊,一个涵花我都不能保护,又来个巧蒙姐。唉,今天我有事儿干了,找什么狍犴茸呀!保护你们两个美女进山玩一趟罢了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白了张凡一眼:“你是我们的男人,你不保护谁保护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张凡内心就毛愣了:涵花会不会吃醋?

    不料,涵花却是一笑,把手一挥,“小凡,你前边带路,我和巧蒙姐说悄悄话,不准偷听呀!”

    张凡一笑,心想:我的聪耳,你忘了?

    不偷听?不偷听的话多寂寞!

    便轻轻一笑,大步快走几步,把二女甩在后边。

    真正的闺蜜在一起,最兴奋的话题是谈男人。

    涵花把林巧蒙香肩一搂,嘻笑道:“巧蒙姐,你要让他保护,就得做他的女人。做他的女人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有什么不容易?把自个打扮得香香地甜甜地,就像你这样就成了呗!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够,你首先体格得棒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巧蒙不知是装傻还是装萌。

    涵花把嘴凑在林巧蒙的耳边,悄声道:“他这个人哪,白天是正人君子,夜里都坏透了!只要他一高兴,便对你连续作战,弄得你第二天一整天趴窝不起床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斜了涵花一眼,大摇其头:“骗人!趴窝?趴窝你还起得这么早上山?”

    “唉呀,你不懂,这不是准备养点力气今天上山嘛!昨天晚上,我只给他发了一张门票!”

    林巧蒙听了,抿嘴笑笑,心中却颇不是滋味:我守寡一年,黑夜里想给男人发门票,我给谁发呀!

    不过,脸上却仍是笑笑的:“你的意思就是说,小凡昨晚没吃饱?哎哟,我明白了,你俩是不是有意上山来个野外烧烤呀?我跟着你们,是不是当电灯泡了?”

    涵花拧了林巧蒙脸蛋一下:“小心,别被他把你一起烧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大姨妈刚刚走,安全时段,不怕的!”林巧蒙挺起胸做出无所畏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两个女人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走在前面,聪耳一直开着,两姐妹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,回头看看,两个美女笑得花枝乱颤,一个比一个诱人,不由得咽了口唾沫,暗笑道:这对姐妹花!要是一起都收了,滋味可就美上天了。

    望着林巧蒙走路时笔直健美的腿部,张凡惬意地笑了,心想巧蒙姐真有意思,从水县县城跑来见我,还要选择一个安全期,这不是放弃心理防守线吗?

    正走着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周韵竹打来的,又是催狍犴茸的事儿:

    “小凡哪,这一走都三天了,狍犴茸有没有下落呀?”周韵竹的声音带着焦急。

    “竹姐,”张凡压低声音,生怕后面的涵花和林巧蒙听见,“我正在往山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仙葩嫩肤露现在火上天了,这几天又来了几起订单,没货,我基本都给回拒了!你看着办吧。如果产品继续断货,我看只好宣布下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找不到狍犴茸的话,那……只好下市了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一听,喊了起来:“小凡,你能不能不说泄气话?!你知道为了这款产品打开销路,我把命都豁出去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你说的可以下市嘛!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也不能说!你是男人,你是我的男人!男人就要去拼!我告诉你小凡,这回你要是光顾着搂着刘村姑困觉,不把狍犴茸给我找回来,以后,别沾我身子!”周韵竹愤怒地喊着,随后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凡丧气了!

    唉,领着两个美女进山,本来心情大好,被周韵竹一番电话,弄得没情没绪地,心里不断地打着小鼓:要是仙葩嫩肤露真的断货下市……

    可是,茫茫大山,莽莽密林,让我张凡到哪去找一头狍犴!

    一路想着心事,不知不觉,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已经来到了野鸭岭下。

    三人停下来,仰头向上张望时,发现山下溪水旁,坐着一群驴友模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们见来了二男一女,便纷纷站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发现他们这伙人有六男一女,穿着打扮十分时尚,不说名牌双肩背包和服装,就是脚上穿的登山鞋,也是几千元一双的劳娃牌子。

    从年纪上看,他们大概是大学生。

    这伙人自视人多势众,根本不把张凡三个人放在眼里,大摇大摆地走过来,一双双雄性的眼光,盯着涵花和林巧蒙不放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酒窝男皱眉冲张凡一乐,讥讽道:“靠,我哥,你领俩呀!”

    张凡把眼睛轻轻一瞟:这货!身子骨像蔴杆,也不禁打呀!算了,不理他。

    另一个方头,大概担心一上来双方就闹崩了,不好进一步接触两位美女了,便开解地道:“我说这位朋友,是不是要找野鸭洞呀?”

    “对,你怎么知道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到野鸭岭来,不去野鸭洞还能去哪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具体地点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朋友,跟我们走!”方头一挥手。

    张凡望着林深树密的山岭,不知里面充满了何样凶险,想了想,掏出一纸玄阴渡厄符,打开打火机,烧了起来,一边烧,一边在心里念叨:“山神在上,过客张凡,携美女二枚前来拜望,乞山神佑我娇妻刘涵花,护我娇友林巧蒙,张凡再拜顿首。”

    “去!还会这套呢,怪不得降了两个美女!”酒窝男不屑地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张凡朝酒窝男轻轻一笑,心里暗道:小子,挑衅的话,最好只说两次。说第三次的话,你会烂舌头根子!

    林巧蒙吃惊地问:“小凡,你烧符纸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一会上山你就明白了。”张凡说着。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