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95章N大纪律

    “我们到此为止吧,”张凡望着前面幽深之处,不知里面还有什么更大的风险,颇为担忧,道,“没多大戏码!这里面不太可能有鹿。即使真有狍犴的话,也早就被蟒蛇给生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!这条大蟒吞头牛都能吞下去!”涵花指着水桶粗的大蟒道。

    林巧蒙原本对于进洞探险就害怕,但她不想在张凡面前表现得比涵花胆小,所以一直硬撑着。此刻见涵花也打退堂鼓,这正合她的心意,便急忙附和道:“没目标的话,咱们出去吧,到外面吃点东西,我很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张凡说着,拉起二女的手,便向回走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忽然鼻子中传来一阵香风。

    非常好闻,像茉莉花,又像槐花。

    张凡警惕起来:洞里,哪来的花香?

    忙道:“快走,不好!”

    二女一听,心慌意乱,跟着张凡,深一脚浅一脚往外逃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出小洞口,才停下来喘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张凡瞥见林巧蒙做了一个异常的举动:她解开胸前的扣子,露出里面的吊带和文胸,不断用衣襟煽风,嘴里连连道:“好闷热!好闷热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张凡不由得惊叫出声来,眼珠子发直了:

    只见林巧蒙胸前的白色,在手电灯光下像两片上了霜的芭蕉叶子随风动摇,摇得款款,白得柔柔……张凡的心也跟着它们的动摇而提了起来,不由得狠狠地盯住不动,样子十分“失态”。

    涵花轻轻推了推张凡,狠狠白了一眼,嗔道:“没看过女人哪!至于这样?”

    张凡从痴迷中醒过来,讪笑一下,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而林巧蒙经涵花这一提醒,赶紧把扣子系上了,狠狠地剜了张凡一眼,自我解嘲地骂道:“闭上你的狗眼!以为我是涵花哪!我也是你随便可以看的?!哼,没礼貌!”

    张凡含笑无语,心里却在反驳:你不主动敞开胸怀,我何以能看到?

    涵花见张凡被别的女人骂了,不自觉地感到不舒服。她的男人,她自己可以骂,别人骂,她就生气。本想回刺林巧蒙两句,转念一想又算了,便伸出手,轻柔而心疼地拧了张凡耳垂一下,表面上是跟张凡娇嗔,实质上是在责怪林巧蒙,道:“这回好,被巧蒙姐给训得像孙子!舒服了吗!以后要管住自己的眼睛,更要管住自己的手!不该摸的不摸,不该看的不看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没听出涵花话里的意思,笑道:“对,涵花,你要给他定n大纪律、项注意,别让他以为天下美女都是他老婆!”

    这话把涵花和张凡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以后做个守纪律的好孩子,吃素念经,杜绝女色,你们满意了吧!哼,只怕到那时你们哭爹喊娘来求我!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两个美女气得鼻子冒烟,一齐冲上来,一人揪住一条胳膊,小拳手如雨点般轻轻打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别打了!一会蟒蛇追出来了!”张凡被两只粉拳打得舒舒服服,得意地道。

    涵花率先停住手。

    林巧蒙见涵花不打了,便也自觉地停下来,挽住张凡胳膊。

    涵花见张凡的胳膊被林巧蒙挽得那么紧,便感到自豪:瞧,我老公不错吧,馋你!

    除了自豪,还有另外一个感觉:心里醋醋地!好像别人偷了她钱包,便也不甘示弱地挽起他另一条胳膊,而且为了显示自己与林巧蒙不同,故意把头往张凡头上亲昵地蹭了一下,道:“要么,我们进大洞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:“不用了,他们那伙人已经进去了。里面究竟有没有狍犴,等他们出来就明白了。我带着你们两个,探山洞属实不方便,而且山洞里空气中有各种腐烂气味,对身体不好,我们还是去洞外等他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斜了张凡一眼,嗔道:“就你明白!”

    三人走出野鸭洞。

    在洞里闷得慌,乍一出来,感到洞外的空气果然新鲜极了,急忙大口地呼吸着,像是重生临世一般。

    一棵核桃树下,有块平坦的草地。三人坐下来,涵花把背包打开,取出妈妈烙的油饼,还有咸鸭蛋和矿泉水,摆在一块塑料布上,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开吃。

    吃饱了喝足了,两个美女有些发困。走了这么长的路,她们也够累的。张凡轻轻一揽,把涵花揽在怀里,让她躺下,枕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涵花得了个“枕头”,舒服地躺下,抬眼含笑看了看林巧蒙,忽然心生怜悯,便道:“巧蒙姐,你枕他那条腿!”

    林巧蒙打了个哈欠,坚持坐着不动,眼皮却是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涵花捅了捅张凡:“你主动点儿,让巧蒙躺下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张凡得了“妇令”,伸手向林巧蒙腰间伸去,试探地搂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巧蒙腰间已经是一阵酥麻,本能地没有任何反抗动作。

    张凡得了她的默许,便稍稍用力,将林巧蒙的身子扳过来倾倒,扶着她的头,轻轻放在自己腿上,道:“睡吧,你们俩人都好好睡一觉,养足了劲头好往回走!”

    林巧蒙枕着张凡的腿,特别舒服和惬意,有点不好意思,冲涵花道:“涵花,对不起,我占你老公便宜了!”

    涵花笑道:“我不怕你占他便宜,就怕他占你的便宜!”

    二女说着,都吃吃地笑了。

    笑了一会,禁不住困意袭来,慢慢地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左腿上枕着涵花,右腿上枕着林巧蒙,两个美女温香缕缕,不断侵袭着张凡。

    涵花是他妻子,两人同裘共枕熟悉了,但林巧蒙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看她一副小模样,闭着眼,均匀地打着呼,双手合十压在脸蛋儿下,十分可爱迷人……

    张凡心里一阵阵冲动,顺着她小衫前开领向下望,真想轻轻地……转念一想,不行,涵花允许林巧蒙这样,做为一个女人来说,这已经是最大“容忍度”了,若是他再进一步,把涵花惹翻脸了,这一点的“幸福”也给取消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禁偷偷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