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96章不是探险家吗

    两人越睡越熟,香香甜甜的,脸上又萌又风情,看上去她们相当舒服。

    而张凡却不舒服了:他必须直直地坐着替二人当“枕头”。

    担心把她们弄醒,不敢活动身体,腿麻了,腰僵了。

    最痛苦的是美女在侧,他要尽全力控制身上的某些不良反应……真是个苦差事。

    坚持了二十几分钟,实在过于无聊,正想闭目打坐修几个炼程的古元玄清秘术,忽然见两人的乌发都搭在他腿上,在阳光照射下闪着细细的光,便很感兴趣,轻轻地捏起来,举到眼前轻轻把玩。

    林巧蒙的头发黑亮,涵花的头发阴柔,张凡左手把涵花的头发放在鼻子上闻闻,又用右手把林巧蒙的头发放在鼻子上闻闻:

    前者淡香如秋菊,后者浓郁如茉莉,都是令人心醉神怡的如云秀发。

    再用两指轻轻地揉搓发丝,低下头把发丝放在耳边细听:

    一个发出的声音沙沙地,一个几乎如水一般无声无息:都是仿佛会说话会动情的丝丝精灵呵。

    张凡缓缓地舒了一口气,内心感慨道:这两个美女,仿佛有如天赐!

    虽然林巧蒙与他没有那层关系,但两人神交已久,颇有心灵沟通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不过林巧蒙碍于和涵花的关系,一直犹豫着是否和张凡更进一步,虽然有几次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地向张凡投石问路,却始终没有毅然决然投身过来。

    而张凡碍于孟三的重托,怕辜负了自己和孟三之间的生死情谊,明明有几次林巧蒙几乎就是要深情委身,他都遗憾地华丽转身而去……

    一年来,两人就在这种矛盾中“相持”着。

    不过,双方的相持有些不“平等”:张凡有涵花,有……等几位美女,他春风月夜之际,而林巧蒙却是长夜观星,寡居苦守。

    张凡每每与她见面,看见她眼里那种哀怨时,心中都是一阵阵发悸,自惭形秽骂自己不男人。

    无法预料两人的微妙关系能持续多久,潜意识中感到,总会有那么一个“契机”,来打破两人之间的微妙平衡!

    在暖暖的阳光下想着想着,又是长叹了一口气,看着二人的秀发,慢慢地左手抓住涵花一缕,右手抓住林巧蒙一缕,凑到一起,一下一下,把两缕发丝扎成了一支小辫儿……

    小辫子扎得很漂亮,细细的,挺挺的,像一支小朝天椒。

    捏着小辫子,把辫梢轻轻地往涵花耳朵上撩了撩。

    涵花在睡梦中以为是在夜里,习惯性地用手勾住张凡,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地道:“想要……就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怕把她打搅醒来,忙把辫梢移开,看着涵花慢慢重新睡沉实了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再看林巧蒙那边,仍然睡得很沉,轻轻地打着呼,嘴角渗出一滴涎水,样子萌到了幼儿园!

    张凡一笑,轻轻掏出纸巾,以无比轻柔的手法,小心冀冀地替她揩揩嘴角。

    正要把小辫子解开时,突然洞里传来一连串的呼声:“救命!救命!快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凄厉无比,张凡马上抬头向洞口看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救命!”只见洞里跑出一个人,跌跌撞撞地,像是被狼撵着,万分惊慌。

    张凡不禁一乐:方头!小子是你呀!

    此时,涵花和林巧蒙都被方头的叫声惊醒,两人爬起身要坐起来,不料头发却是被一条辫子编在了一起,挣也挣不开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涵花和林巧蒙看清了连在两人头上的小辫子,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,不禁又气又乐,抡起粉拳,又是一顿擂打,一边打一边骂:

    “小凡,你好坏!”林巧蒙俏脸羞红,杏眼圆睁,恨不得吞了张凡。她的头被辫子拽着,不得不歪着,样子十分搞怪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……你辫子编得好专业!你是不是到处给别的女人编辫子?”涵花一边“怒”道,一边低着头,和林巧蒙齐心协力,费劲巴拉地,总算把小辫子解开了。

    张凡根本来不及向二美女解释什么,方头已经冲到了跟前,跳着脚喊道:“救命,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上气不接下气,好像神志昏迷,只会说“救命”这两个字了。

    张凡一想起先前方头对他的侮辱和讥讽,心中就来气,此时不想搭理他,只是“哼”了一声,斜眼扫了他一下,不屑地问:“大呼小叫的干嘛?还有没有点修养?把我女朋友都吵醒了!”

    “对,对不起,先生,对不起,我不知道她们在睡觉……我们在洞里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张凡微笑问,“你们还能出事?不是探险家吗?经验丰富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哪里是探险家,都是大二的学生,出来游玩的,先生,您就救救我们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仗义的,你自己不是跑出来了吗?你不是很安全吗?别人的死活关你屁事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七个人是一起出来的,事先没有跟系里请假,我是班长,要是他们出事,学校即使不把我开除,系里也得把我的班长给撸了!”方头焦急万分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看方头一脸的邪相,在班级里肯定不是好人,一定是天天向班主任打小报告整人的那类,便皱了皱眉头,道:“求我可以,但我有个好习惯,求我的人,必须跪下说话!”

    对一般人来说,直接跪下,是件难堪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小人例外。

    小人无羞耻,乃是常态。

    方头竟然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,“先生,求您出手相救!”

    张凡一皱眉:“怎么确认我能救你们?”

    “酒窝刚才对我说,他发现你一定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,你一定能救我们!”

    麻地,这酒窝用两颗门牙换来了醒悟!张凡暗暗叹道。

    见方头长跪不起,张凡心中一股闷气渐渐烟消云散,医者的同情心即时占了上风,问道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,他们被虫子咬了!”

    “咬了就咬了,慌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倒了,昏迷了!”

    噢!

    心中一紧:这就危险了!这类古洞里,什么怪虫毒蚁都有,因为千万年来自成一个系统,里面繁殖出来的细菌一般具有独特性,正常人类的免疫体系无法识别并杀死它们,医学上称为“超级细菌”。

    弄不好,这些学生……六个呀,六个家庭就会破碎!

    想到这,张凡站了起来,用脚踢了踢方头的肩膀,道:“起来吧,走!”

    然后,对涵花和林巧蒙道:“你们两人在这等着,不要进洞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