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698章六个狗头的阴谋

    几个男生急了,爬过去,手扒着洞口,冲下面喊:“思诗,思诗……”

    方头吓得说话结巴:“大,大哥,怎么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快想想办法吧!”酒窝大声干嚎起来,“要是你能救她出来,我给大哥十万报酬!”

    “哼,”张凡一脸鄙夷,反唇相讥,“小子,你以为十万很多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家有钱,我老爸是老板,开了好几个矿山,不差钱,真的不差钱,只要你能把葛思诗救出来,要多少钱都行!”酒窝哭着哀求。

    张凡很奇怪地打量了酒窝一下:“你这么在意她?你和她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事到如今,我就跟您直说吧。我们这哥六个,都是一个寝室的。思诗是我们学校的校花,我们哥六个同时都在追她,谁也不服谁,谁也不肯退出来。后来,我们定了个计划,领思诗出来探险,遇到危险时,谁能救她,她就归谁,其它的人不能再追她!”酒窝老实地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靠!”张凡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在她身上花的功夫可是不小了,要是她真的有个长短,我的前期投资全泡了汤!”酒窝委屈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!你真没意思!”张凡嘲笑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,”张凡含笑蹬了酒窝一脚,问,“按你说的意思,那么如果她没有遇到危险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酒窝猛然把刚到嘴的话咽了回去,用眼光扫了一下方头。

    张凡把眼睛盯着方头:“你们是不是有狗屎事儿瞒着我吧?哼哼,想让我救她,必须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方头犹豫着,又看了看其它男生。

    “没人逼供你们!不说?我还懒得听呢!拜拜!”张凡说着,转身往外便走!

    方头急了,冲上前两步,从后面搂住张凡的腰,双腿又是一曲,直接跪在张凡屁股后面,“大哥,我说,我说,只要你能救思诗,我把我们那点埋汰事全交待了!”

    “站起来说吧……”张凡不屑回身道,“挺大个子,说跪就跪?就你这熊样,还会有女孩喜欢?”

    “大哥,都是酒窝出的损主意,他说,我们可以进洞以后把思诗推到潭水里,然后我们再去救她,谁把她救了,她就归谁!”

    张凡转脸看了看酒窝,“你小子吃钢丝拉弹簧,一肚子弯弯绕!我问你,要是她根本不答应你们中的任何人,你们想把她怎样?”

    其它几个男生都愣住了,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酒窝倒是很无廉耻,有几分得意地道:“我们商量好了,要是她不同意,就合伙把她办了!然后塞给她几万块钱了事!以后,即使别的班级男生追到了她,也是拣我们用过的破烂,我们不眼馋。”

    “办了?她不会报警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警?一报警的话,全校都知道她被轮了,谁还要她?”酒窝理直气壮地反问。

    张凡真想一脚踹死酒窝!

    早知道酒窝是这种坏到骨子里的混蛋,刚才不该用蝙蝠屎打他,而应该用一块石头,把他一嘴大牙全部打碎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狗杂碎!”张凡骂了一句,从背包里取出一卷尼龙绳,甩给方头,“你们几个,谁跟我下去救她?”

    这一声问,六个狗头齐刷刷地全都往回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救?这不正是你们表现的好机会吗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六个小子谁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一遍,有没有跟我下去救葛思诗的?”张凡逐一打量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六颗狗头都低下了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都瘪茄子了?”张凡笑问。

    一个小子嘟囔着:“谁知道下面有没有蛇!”

    另一个小子道:“也许有毒气呢,下去就上不来了!我可不想为了一个女人送死!”

    “我身无武功,下去就是送死!大哥武功高强,还是大哥下去吧。”酒窝道。

    张凡本也没指望这伙坏水儿能挺身而出,便道:“扯住绳子这头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方头急忙答应着,扯住了绳子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男生也都纷纷过来,一齐扯住绳子,道:“大哥,你下吧,我们扯好了,只要你抖一抖绳子,我们就一齐把你拽上来!”

    这伙人中,只有酒窝最坏,张凡不得不有所警惕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酒窝的肩膀,警告道:“别跟我玩心眼儿!你还嫩的很!如果想对我起坏心的话,你,还有你们六个,就没命了。要知道,刚才我给你们服用的是‘鸳鸯方’,是‘七星蚁毒阴阳方’中的阴方,阴方只能解除疼痛,根本没有解毒,解毒的是阳方。只有在一个时辰后再服用我的阳方,你们体内的毒素才能解除,否则的话,半天之内蚁毒攻心,个个心梗而死!”

    酒窝吐了吐舌头,其它人也都吓得不轻,忙道:“大哥,你多注意安全哪!”

    “不劳你们挂心,扯好绳子就行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把绳子系在腰间,手扳洞口岩石,探身慢慢钻进洞里。

    洞里很凉,潮气逼人,但空气还算通畅,呼吸不觉得困难。

    张凡扯着绳子,小心冀冀地一步步向下试探着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拐着弯向下十米左右,脚下地面平缓,似乎到了底。

    刚刚站稳,忽然一阵凉风微微吹来,空气十分新鲜。

    松开绳子,向前看去,只见几米远处微微一线光亮,阳光透了进来。

    噢,前面是出口。

    张凡松了一口气,起码不用担心上面这帮小子使坏了。

    用手电往四下照了一照,在一块岩石旁边,发现了葛思诗。

    “葛思诗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凡低身向前,用手推了推她,手触之处,有如推到了棉花团。

    朦胧光线之中,眼前的校花线条柔顺,凸凹分明,一张如月牙儿般的俏脸让人喜爱不己,睫毛下垂,弯眉如钩,浑身散发出一阵阵少女的清香,若是忘了眼前的境地,还以为是一个月色下春睡不起的闺中少妇呢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睫毛一闪,慢慢睁开眼睛,无力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借着手电筒,发现面前蹲着的是张凡,缓声问道,“就你一个人?我们班的男生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伙都中了蚁毒。现在他们没事儿了,都已经被我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一个人下来救我?”葛思诗很失望地问。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