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01章绝对意外

    想到这,不由得感动起来:“思诗,你才十八岁,将来总会遇到你衷情的男孩的,我们之间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!”葛思诗扯着嗓子喊起来,随即站起身,把遮在腹部的衣服猛地向外一甩,以一种赴汤蹈火的勇气道,“我喜欢你,我的第一次一定要给你!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后退,一边摇头,弯腰把她衣服拾起来,正要给她披上,突然见衣服里掉出来一块黑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鹿茸!”葛思诗道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张凡从地上拣起它来,用手捏捏,声音里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他太熟它了!

    从手感、色泽以及气味上判断,这应该是——

    巨大的震惊!

    她怎么会有一块狍犴茸?

    而且是这么大个儿的一块!

    比张凡上次搞到的那块,整整大两倍!

    参老仙,茸老香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块狍犴茸的营养价值更高!

    天哪,我是不是在做梦!

    张凡已经怀疑人生了!

    葛思诗见张凡目光震惊,非常不解,摇了摇他胳膊:“张哥,你怎么了?这不过是一块鹿茸!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是从哪来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从洞里弄来的呀!”

    “洞里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们几个进洞之后,走了不远,我发现地上有一具死鹿,看样子是刚死不久的。一块鹿茸已经被蚂蚁给啃光了,这另一块,因为正好埋在沙子里,所以还完好。几个男生嫌死鹿有臭味,不敢靠近,我知道鹿茸值钱,便用小刀一点点地把它割了下来,想回省城后拿去药店卖几个钱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张凡有些语无伦次了,手捧着狍犴茸,脸红红的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,你喜欢的话,就送给你了。”葛思诗把它往张凡怀里推了推,真诚地道。“我知道你是中医,拿这个可以配药,拿着吧,张哥!”

    “不!”张凡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送你的。你要不拿着,我怎么安心?毕竟,你救了我的命!”葛思诗说着,眼圈又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可以白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吐口,忽然又把话咽了下去:这个价值连城,我说多大的数额才值?

    索性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太值钱,到省城药店里卖,顶多能卖几千块钱吧,张大哥,你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收下。”

    张凡又仔细欣赏了几遍,这才用手帕把它包好,揣在怀里,轻松笑道:“思诗,现在,你不欠我了!”

    “欠!我今生今世,欠你一条命!永远也报答不完!张哥……”葛思诗突然一下子扑过来,紧紧地靠在张凡怀里,“张哥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感动得也眼圈潮湿起来,轻轻地搂着她纤娇柔软的身子,在双手能及的地方温柔抚摸着,喃喃道:“你很真诚!”

    “张哥,”她把头紧紧地拱在他胸前,用脸不断地蹭着他,深情款款地道:“张哥,你今天不要我,早晚有一天,你会要我的。我会给你留着,到你回心转意的那一天,我再完整地献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说傻话,我已经结婚了,不想害你!”

    “结婚怕什么?都什么年代了,谁还把那张烂证当回事!不管怎样,我给定你了!”

    张凡无可奈何,叹了口气,默默地帮她把内衣外衣都一一穿好,帮她扯平了衣角,理了理乱发,双手拍拍她的香肩,笑道:“别胡思乱想,好好念书,有困难的话,我一定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葛思诗颇嫉妒地道:“你给女人穿衣服很熟练哪!是不是在家天天给你老婆穿?”

    提到涵花,张凡一愣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张凡才醒悟过来:涵花和林巧蒙俩人一定急坏了。

    忙打开手机。

    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他拉着葛思诗的手,快步向悬崖上爬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爬到悬崖顶,再打手机,终于有信号了。

    涵花一接电话就哭了起来:“小凡,小凡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在山背后呢!你们别挪窝,在原地等着我,我翻过岭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吓死我了!刚才,那几个学生从洞里出来,说你和一个女学生……说得可难听了……说你和那个女学生都掉到山洞里了!我正要报警呢,你就打回来电话了。太好了!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怒:这几个小子,忘恩负义,竟然撒谎说我掉山洞里了!

    张凡拉着葛思诗,爬上山岭,再顺小路向下,一会功夫,就回到野鸭洞。

    涵花远远到张凡,哭叫着,拚命扑过来,一头扎到他怀里:“小凡,你可吓死我了!要是你出点事,我也不活了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”张凡一边安抚涵花,一边偷瞟了葛思诗一眼,意思是说:你看,我确实是和她结婚了嘛。

    葛思诗明白张凡的意思,把脸一扭,不看他们,径直向几个男生走过去。

    见葛思诗活着回来了,方头和酒窝都把心放了下来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热情地迎了上来:“思诗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事没事也没你们的事儿!以后少跟我玩轮子!本校花正式向你们宣布,你们六具僵尸没戏!不要再打我的主意!”

    酒窝和方头互相看了一眼,眼色十分怀疑。

    酒窝奸笑道:“大校花,难道刚才被别人搞定了?”

    方头也摇了摇头,道:“葛思诗,你和那个人这么长时间才回来,中间是不是有故事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看你走路时,腿一拐一拐地,脚尖成八字形,肯定是被那个人……”酒窝无耻地笑道。

    张凡耳尖,这边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,不禁一怒,把涵花推开,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胡咧咧什么呢?”张凡说着,上前一巴掌,打在方头脸上,再一巴掌,打翻了酒窝,骂道,“找死!一窝忘恩负义的老鼠!刚救活你们,就跟我来这套!”

    两人被打得半边脸都肿了起来,脸上几道紫色的手印,看起来非常吓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两人一下子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们几个,从今以后,再不准打葛思诗的主意。你,酒窝,你说清楚,葛思诗总共欠你多少钱?”

    酒窝看了葛思诗一眼,道:“她欠我3万块!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一会跟我去刘家庄,我把3万块钱还给你,从此你们两清,若是再被我知道你纠缠她,小心你弟!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