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02章初恋被打

    “不敢,再不敢了,大哥饶命!”酒窝和方头一连地磕着响头。

    “滚起来,前面走!”张凡在酒窝头上蹬了一脚。

    酒窝和方头急忙爬起来,六个小子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涵花眼看这一幕,心中颇为不爽:小凡怎么了?为什么替这个小女妖精出头?

    林巧蒙也冷眼看出苗头,凑到涵花耳边说:“情况有点不对呀!那个女的,你看她脸色!进洞前白苍苍的,现在变得红扑扑的,是不是被小凡给……”

    涵花变得怒气冲冲,冲过去,一把将张凡扯过来,厉声问:“小凡,你老实说话,你跟那个姓葛的女的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想哪去了!”

    张凡掏出狍犴茸,详细地把刚才的经历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过,他技术性地略去了其中以小妙手给葛思诗疗伤的旖旎情节。

    涵花听了张凡的叙述,半信半疑,回头跟林巧蒙嘀咕道:“我看小凡脸色疲惫,八成是跟那个校花有事了!”

    林巧蒙轻轻叹道:“遇见了妖精,防不胜防呀!”

    一行人踏上出山的路。

    学生们在前面走,涵花和林巧蒙跟在后面,张凡在最后断后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林巧蒙忽然发现,涵花和张凡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两人边走边说,好像在悄悄拌嘴,林巧蒙便加快脚步,与他们两人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,再回头看,发现两人不见了,等了半天也不见,便打手机给涵花。

    手机里听得到涵花的声音有些喘息,只简单说了一句:“我解下手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微微一笑,知趣地放下手机,心中明白了大半,便坐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等候两人事毕。

    左等右等,一直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终于看见几十米远处密林里,涵花和张凡相拥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见林巧蒙,涵花脱开张凡,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重新手拉手向前走。

    林巧蒙斜着眼睛,不断打量涵花。

    “你瞅我干嘛?我脸上长花了?”涵花嗔道。

    “你脸上没长花,心里乐开了花吧?”林巧蒙忍着笑,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瞎扯!”

    “别瞒我,我问你,脖子上怎么青了一块?谁咬的?”林巧蒙指着涵花雪颈上一块浅浅的吻痕。

    “树枝挂的!”

    “树枝挂的?你家的树枝能把人挂出月牙形?还有,脸蛋为什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太阳晒的!”

    “骗人!”林巧蒙扯了扯涵花的小衫前襟儿:“扣子都系错了,还跟我装!”

    涵花一惊,低首一看,果然,小衫前襟的扣子系错了,忙解开扣子,重新系好,脸上已经红得像苹果了,低着头,大步向前走,甩开林巧蒙,道:“不理你了!讨厌!”

    林巧蒙追上前去,搂住涵花纤腰,把手伸进衣内,使劲地胳肢。

    涵花“咯咯”地笑着,向一边躲闪。

    林巧蒙紧紧地拽住她,笑问:“你也太不疼老公了,不怕把他累坏?”

    涵花几分娇羞几分自豪地道:“没办法,做女人的,他要,我有什么办法?只好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春江水暖鸭先知,你感觉他怎样?表现还好?”林巧蒙暧昧地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涵花低下头,搂着林巧蒙的肩头,两人并肩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快说,那个妖精得逞没?”

    涵花被逼不过,憋了许久,才幸福地道:“小妖精没有得逞,小凡跟她没事。”

    回到刘家庄,张凡开车去了刘家镇,当面给酒窝拨过去3万元钱,打发几个男生乘大客离开,又要给葛思诗转20万元。

    葛思诗嫌20万太多,张凡便给她打了10万,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,把她送回省城。

    晚饭后,涵花要和林巧蒙说悄悄话,两人便住一间屋。

    张凡独自睡在西屋里,在灯下又把狍犴茸取出来仔细欣赏了一遍,然后给周韵竹打电话,向她报告好消息。

    一听狍犴茸搞到了,周韵竹几乎叫喊起来:“小凡,你太厉害!这么快就搞到了,这下好了,我可以放心往外卖仙葩嫩肤露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这一块,我估计卖两年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客户等着要货呢!”周韵竹娇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客户等着要货?还是你等着要货?”张凡打趣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又怎么样?我给你卖命挣钱,你不该犒劳我吗?”周韵竹含怒反问,“你那个村姑,究竟给了你什么甜杮子,要你粘在水县不回来!?”

    “我刚来……总要待在这儿几天,把事情办一办吧。”张凡有些歉意地向周韵竹“请假”。

    “哼,听你这话,还是不想马上回来?”

    “真的还得等两三天,等涵花奶奶的病情彻底好转吧,韵竹姐……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周韵竹冷笑了一声,道:“我跟你说件事,保管你立马回江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凡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初恋,姚苏快死了!”

    周韵竹语出惊人!

    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张凡如雷轰头顶!

    “你听清楚了:你那个老情人,大学校花,由氏的儿媳妇姚苏,她被由鹏举打了,快打死了!这回听清楚了?”周韵竹一字一句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听得心焦,急问道:“为啥事?”

    周韵竹轻哼一声道:“他家家务杂事,我哪有闲心打听那么细?我想你肯定相当在意,这才跟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张凡忽然觉得心中憋闷,一股郁气压在喉头,小心脏嗵嗵直跳,忙放下手机,捂着胸口自问:“姚苏的事儿,我为何这么上心?”

    想来想去,极力排解自己一番,却是越排解越郁闷,总有一种被人劈头泼了屎尿一般丧气,实在忍不住,咬咬牙,拨通了姚苏的手机。

    姚苏大概已经猜出张凡打电话要讲什么,便抽泣道:“张凡,是不是周韵竹告诉你的消息?若是她的话,我不想说什么,还是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忙道:“江清市大着呢,我难道就她一个朋友?”

    姚苏顿了一下,道:“我被由鹏举打了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他为什么打你?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