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04章酒吧

    张凡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,不习惯在这种场合下谈情说爱,便带几分嘲讽地说:“姚苏,别这样,我给你疗伤不是为了换取你的亲热!我们两人之间的某些东西,已经随时间永远过去了……那一页,翻过去了!我不要炒冷饭!把手松开……”

    姚苏的手被张凡轻轻地、不由分说地从衣服下拽出来。

    她抖了抖长长的睫毛,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,声音极为哀怨:“张凡,你不要再生我气好吗?毕业时,是我一时糊涂,才离开了你……可是,换了别人,难道不会那样吗?要知道,我是真穷怕了!”

    她说得字字吐血,指天发誓!

    张凡无法不相信她说的是真话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原因促使你离开我,我都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永远纠缠,”张凡安慰道:“你不要想那么多了,我现在不记恨你了。其实,看到你落到这个地步,我也很后悔,以前自己没有能够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姚苏一听,又伤心落泪。

    张凡从来不喜欢女人的眼泪,便叉开话题,道:“你妈妈说,你肚子受伤了?要么我给你治一治吧。”

    姚苏也不答话,动作却是相当麻利,伸手把被子撩开,扯开患者服的扣子,露出了腹部。

    “看吧!好好检查检查吧。”

    她用手抚着扁平的小腹,似乎有召唤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凡以医生的心态,往那里看了一看,不由得道:“伤得不轻!”

    “里边疼!医生说,明天需要做一个ct检查。”她指着腹部,“你摁一下试试,肿硬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伸出手指,在上面轻轻地触动几下。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之上,有碗口大的一块青紫色,伤在皮里肉外,用手指一摁,根本没弹性,显然是受到重击血肿所致。

    皮下水肿问题不大,但不知盆腔里面是否有积血?

    若是有的话,如果不及时清除,会留下妇科病!

    张凡用神识瞳向里边仔细地透视了一下,已经心里有数,接着把她的内裤向下面褪了一褪。

    姚苏却是伸手帮忙,大概是为了方便张凡治疗,一下子把它褪到了膝盖上。

    张凡眼睛如同被电焊弧激了一下,忙闭上眼帘,过了几秒才重新睁开,专注地盯住腹部患处,目不斜视,心无旁骛,双手轻轻地在青紫处暗暗发气。

    姚苏感到一阵热气从张凡手上透进伤处,肚子里的疼痛渐渐消失,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令人心醉的温热和酥麻。

    “内部积血已经散开,现在,我帮你消去青紫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小妙手灵活运作起来。

    古元真气在分子层面上的作用,迅速将腹上积血水肿驱散,受伤的细胞和毛细血管恢复原状,青紫色消失,水嫩依旧……

    而且,随着小妙手在小腹上搓动发功,姚苏有如春风拂面,脸色红润,轻轻地哼出声来,两只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情意,小手轻轻扯住张凡,口齿艰难地道:“小凡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没有做声,而是慢慢地把她的手移开,直起身来,替她拉上被子,轻声含笑嘱咐:“伤后体虚,生理上的需求还是暂缓为妙。”

    张凡离开第三医院,心情非常郁闷,开车在街上乱跑了一阵,看见一间豪华酒吧,便下车走进去,挑了一个僻静的角落,向侍应生要了一杯55度强力威士忌。

    夜晚的酒吧里一片末日的疯狂。有钱的成功人士把这里当成美色的猎场,而那些想用身体赚钱的性感女人,也在冷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男人,琢磨着能从哪个男人的腰包里搞出钞票来。

    张凡半杯酒下肚,脸上火烧火燎,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得有些模糊,口中不断喃喃道:“由鹏举呀,泥马真的是我张凡的死敌!不断地给我填堵。”

    “大老板,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?”

    一个娇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张凡回头一看,以为进了女生更衣间了呢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维迷文胸、齐臀短裙的女子,一扭一晃的走了过来。维迷和短袖之间露出的大片腹部,光滑而扁平,对任何男人都是一个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她带着一身香气,款步走上前来,坐到张凡身边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向外撤了撤身子,她细长的手指却轻拽住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那手指细、白、长,指甲上画着七星瓢虫,非常逼真,令人情不自禁地想伸手把“瓢虫”捏下来踩死。十只“小瓢虫”不断地变幻兰花指,轻柔地在张凡肩上和耳朵上抚摸着,传达着女性渴望遗传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吗?”张凡扭头道,耳朵上被她捏住的地方一阵发热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认识你!你就是我梦中经常遇到的白马王子,”女子媚媚一笑,薰衣草色的嘴唇靠近过来,涂满化妆粉的脸蛋相当地妩媚,长发蹭在张凡脸侧,道,“哥哥,你太吸引人了,我有点情不自禁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略略做出吃惊的样子:“你,就这样求偶的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该这样?哥呵,不适应我的真情袒露?哥,相遇就是缘,咱们先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说着,把丰满的身躯向张凡紧靠了一下,把手搭在张凡肩上,另一只手打了个响亮的榧子,冲侍应生说了句法语道:“嘎松,咖啡!”

    侍应生会意一笑,很女人地点了点头,从吧台里倒出两杯星八壳,端上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从你进酒吧,我一直在偷偷观察你。你低头喝闷酒,是不是失恋了?”女子轻轻地捻着张凡的衣领,偶尔蜻蜓点水地碰一下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矫情?”张凡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心情我理解,哥哥,你知道吗?我拍拖五年的男友,昨天跟我分手了,我崩溃了。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这么痛苦?他一定是个高富帅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!他身高一米六五,家是农村,矮穷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难道他事业有成?”

    “哪里,他跟我一样在城里漂着,零花钱还得我供他!”

    “那你图得他什么?他走就走了吧,这样的男子一抓一大把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女子激动起来,“我离不开他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他战力超强,能让我满足!”

    女子的表情十分留恋。说着,呷了一口咖啡,眼神迷离地看着张凡,“帅哥哥,我看你坐得笔直,腰杆子特硬。人家说,腰硬哪都硬,腰软哪都软,你一定是个能让女人满足的男人是吧?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