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06章早离早脱胎

    张凡自知说错了话,急忙伸手揽住她香肩,低头轻轻地吻在脸蛋上,小声道:“我是说,你能迷倒所有男人!看你的脸,成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本是多情的种子,被一吻搞定,心中全是情意,不再生气,把头往他怀里紧靠,“成大姑娘了……那你还不赶紧享用,等什么!”

    张凡急忙弯腰抱起她,向卧室里走去……

    事毕,周韵竹一脸红云,穿衣下床,对张凡说:“你赶紧穿上衣服,有人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约了郑芷英,她一会儿就到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?哎呀,别被她碰见了。”张凡说着,赶紧爬起身穿衣服。

    周韵竹嘻嘻笑着,“慌什么!真被她看见,你就顺势把她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!我可不是那种见个女人就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在我面前装正人君子了!你平时看郑芷英的眼神,还有她看你的眼神,以为我没发现?再说,她现在已经离婚了,你帮助她排遣寂寞,也算是积德。”

    张凡不明就里,不敢轻易表态,含笑问:“离婚了?什么时候离的?”

    张凡当然记得,上次见到郑芷英,因为和尤林国生气,她非常落寞和孤独,要张凡陪着看了一场电影,结果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,在地下车库遭到袭击,差一点送了小命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知道?”周韵竹一边给他系扣子,一边道,“就在上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她就透露过这个意思,不过,似乎在犹豫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是非离不可了。林尤国这个臭小子,在外面找了一群小五小六,郑芷英跟他的缘分也是彻底尽了,早离早脱胎!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升起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,郑芷英那知性女子的优雅之美,在脑海中浮现着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周韵竹朝张凡看了一眼,“你芷英姐来看你了,快去给她开门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了一下,走过去,拉开门。

    郑芷英微笑着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她穿一件淡蓝色薄薄的蝙蝠衫,下穿体形裤,脚上一双白色皮凉鞋,从肉色的丝袜下隐约现出涂着红趾甲的脚趾,给整个素雅的全身平添了一线压抑不住的春意。

    “快进快进!”张凡急忙把她让进来,问道,“芷英姐,你脸色不太好。我刚才听周姐说——”

    郑芷英把手一摆,“离了,离了!彻底跟他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了,不是给了小五们机会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他过着‘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沾花野草’的幸福生活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,说得苍凉悲伤,听起来让人难过。

    张凡见她脸色苍白,神情憔悴,气息短促,便抓过她的手,号了号脉:

    显然是郁闷体虚,寒凉缺血。

    “我有病?”郑芷英惊问。

    “你没病。”张凡把刚才周韵竹喝剩下的半杯茸汤端了过来,“郑姐,你脸色不好,皱纹增多……这是茸汤,提气并美容……”

    郑芷英看着杯子,犹豫着。

    周韵竹在一边鼓励道:“咱俩平时在一个杯子里喝酒,怎么这会儿嫌我脏了?你喝下去吧!效果极好,你看看我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见周韵竹的脸蛋非常妩媚水嫩,郑芷英惊奇了:“竹姐,你,你怎么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周韵竹相当自豪:“都是茸汤惹的祸!”

    郑芷英看着那半杯茸汤,嘴唇抿了抿,却把茶杯往旁边一推,“我不喝,我不想美容!”

    “是女人就想美容!”

    “竹姐,你美容是为了给张凡看,我给谁看?我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端起茶杯,送到郑芷英的嘴边儿,“傻子,你知道这东西有多贵重!你可不要错过了。要知道,张凡手里的鹿茸可是有限的,错过了这个村,没有这个店,以后哭着闹着要找张凡美容也办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郑子英被周韵竹这样一说,心中颇为矛盾,道:“……可是我……变成你那样一张嫩脸,学校那帮同事不笑话死我?”

    “郑姐,这个茸汤,可以口服,还可以外用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外用?”

    “对。外用。抹哪哪细嫩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把它收起来,回家往身上抹抹,脸蛋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茸汤需要穴位的按摩来配合才会有效果。”周韵竹急忙道。

    张凡一听,悄悄碰了一下周韵竹的后腰,示意她不要乱说。

    周韵竹却根本不理会张凡的示意,继续道:“让小凡给你全身按摩一下,脱胎换骨全身美容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一听说张凡按摩,浑身都不自在了,仿佛有无数小虫在啮噬肌肤,低下头,脸色微红,小声道:“既然这样,我要是再坚持,是不是不给竹姐面子了?”

    周韵竹朝张凡使一个眼色,暧昧地说道:“你芷英姐已经点头,你还不快点下手?”

    郑芷英一听,欠起身子,然后又坐下,一副欲走还休的模样,十分迷人。

    张凡见了这经典的女人态,心想:茸汤只有用在这样的美人儿身上,才物有所值。

    想到这,便轻轻地拉了拉郑芷英的肩头,“英姐,进里屋,我给你做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用在我身上,浪费了。不如留着给你老婆美容。”郑芷英下意识地提到涵花,其实是想试探张凡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英姐想多了。这茸粉一旦入水,一个时辰之内就会失效,我老婆在水县,我就是马上打飞的过去也来不及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郑芷英叹了一口气,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站起身,磨磨蹭蹭地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周韵竹推了郑芷英一下,又去抓住张凡,使劲地把二人推进卧室里,说道:“我出去见一个客户,今天中午之前就不回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从外面紧紧关上门。

    郑芷英坐在床边,双手放在腹前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走过去,“来吧,英姐,脱掉吧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却紧紧地护住衣扣,把身子往旁边躲了躲。

    根据张凡的经验,在这个时刻,对女人就要来点制服。

    伸出双手,不容分说,温柔而强硬地把郑芷英身子平平地放倒,伸手脱去鞋子扔到一边,把她双腿抬到床单上。

    郑芷英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衣扣,“小凡,小凡别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你没看过妇科?没在澡堂搓过澡?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迅速下手,三下五除二把她全部解除武装。

    郑芷英双手抱肩头,瑟瑟发抖,像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儿。

    “你冷吧?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把一只电暖器搬到床前,打开开关,让暖风轻轻的吹着她,嘱咐道:“不要紧张,深呼吸,全身放松,这样的话七经六脉才能够畅通,美容效果才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娓娓说着,把茶杯里的茸汤倒在手心上几滴,两手互相搓着,过了一会儿,感觉到手心发热,“开始吧。从脖子起?”

    “不不,脖子会被别人看见的,就从……”郑芷英指了指胸部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张凡答应一声,张开双手,轻抚在肌肤上,开始轻轻按摩。

    小妙手带着古元真气,将手心上的茸汤分子驱入肌肤之内,迅速改变了肌肤的分子结构,多余的脂肪被化掉,转换成胶原蛋白,肌肤开始恢复弹性,变得娇嫩滑润……

    郑芷英闭着双眼,完全顺从,任由张凡从上至下,将全身每一寸肌肤都重新美容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,到了两只脚的时候,半杯茸汤恰好用完。

    “唉!”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拍拍手,“好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结束了?”郑芷英睁开眼,有几分意外、几分留恋地问。

    “从胸到脚,全身焕然一新了。去,去穿衣镜前看一看吧!根据我的目测,初步感觉全身皮肤起码年轻了五岁以上。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捏着她肩头的肌肤,很专业地道。

    看到张凡的目光,郑芷英忽然想起了本该有的羞射,便用双手捂着眼睛,”看什么看呢!羞死了!”

    “去镜子前吧,我不会偷看你。”张凡说着,背过脸去。

    郑芷英见张凡很认真地把身子背过去,便小声骂道:“刚才已经看了个臭够,现在又来装正人君子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两个概念!”张凡听见了她的嘟囔,反驳道:“刚才我是美容师,当然要面对!现在,我是一个男人,当然要回避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!”

    郑芷英嗔道,迅速地跳下床,小跑到穿衣镜跟前。

    一照,简直有点不认识自己了:肌肤亮丽嫩滑,润白如美玉,而且,原来微微凸起的小肚腩,竟然扁平了!

    “你?你会塑形?”郑芷英惊叫起来,紧张地看着那里。

    美白肌肤,她相信;

    可是,小腹上那些脂肪怎么会凭空消失?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