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14章负压

    张凡手一松,真气随掌心向脉络之内一收,肌肤靠着弹性,重新从杯子里退出去一半,杯内部却立刻成了真空。

    在负压作用之下,偌大一个茶杯,紧紧地吸在腹部,如同一只拔火罐,强烈有力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柳月花腹上如火烧火燎,又如被刀狠捅一下,撕裂的滋味却恰似被恶狗咬住不放!

    她又惊又恐,双手紧握住茶杯,柳腰乱拧,将茶杯左右晃动,拚着命也要把茶杯拔下来!

    但是,她的小手如何能跟大气压较劲?

    茶杯不但纹丝不动,反而是越拔越紧,将肌肤“咬”住,疼痛更加尖厉!

    “妈呀!”柳月花扯嗓子大哭,“姓张的,你,死到临头了!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客户紧紧瞅着她的腹部,内心已经是快死掉了,趁火打劫的想法油然而生,趋走上前,不断嗯着口水,嘻笑道:“美女,我帮您拔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就去摸柳月花。

    柳月花对于男人的手,并不陌生,但苦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,不羞也要做出羞态,便闪身躲过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!”

    柳月花尖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让他帮你拔下来吧,男人的手劲总比你大!”有个准备圈子“直播”的人“规劝”道,他希望好戏入镜头。

    “是呀,如果他一个人不行,再多上几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的员工和客户,笑得前仰后合,几个女的笑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“老娘自己行!”柳月花又疼又急,来了一股猛劲,双手把茶杯往上提。

    强大的负压吸力,把肌肤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那个男人,眼看着肌肤提起老高,心中茶杯却就是不下来,他突然伸出指头,指尖向茶杯边缘下的肌肤上一捅!

    半只指甲尖,嵌进了茶杯边缘!

    只听“吱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尖厉的声响!

    茶杯进气!

    负压解除!

    茶杯随之一松,从肚子上掉落下来!

    众人不由得惊叫起来: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吸力太大了!”

    只见被茶杯“拔火罐”吸过的地方,出现一只圆圆的“小馒头”,红红紫紫的颜色,凸起约有半个茶杯高,在周围雪白肌肤的映衬之下,像是天空一轮血红的夕阳!又像是雪地里一只驴粪蛋!

    周围一片闪光!

    无数只手机在拍摄这千古绝景,多少男人在感慨:原来,事情可以这个样子!

    待到柳月花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摄进镜头之时,急忙用前襟把腹部遮住,尖声骂道:“你们这些车轧死的货!敢拍老娘!”

    一个客户笑道:“你不露,别人拍得到吗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也骂道:“自己不要脸,还怕别人拍吗?”

    “骚就是骚,还装什么清纯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嘻笑痛骂,向柳月花袭来。

    柳月花又气又恨,简直快死了!

    她杏眼圆睁,死死地看着赵颖,狠狠地想:全是因为这个死逼!我今天不毁掉你,我就不活了!

    她突然尖叫一声,如一头发怒的母猴,身子一窜,一头向赵颖撞过来!

    这是要玩命呀!

    张凡虽然腰间疼痛不己,但身手速度不减,瞬间已经反应过来,小妙手一伸,在空中挡住柳月花。

    轻轻一揽。

    柳月花身子被她揽在怀中!

    肉乎乎的,很有感觉。

    只不过香水味道太差,微臭刺鼻!

    张凡一皱眉头,迅即把她扔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柳月花翻身从沙发上跳起来,双手死死抓住张凡裤管,大张樱口,直向要害部位咬来!

    去!

    要下死招呀!

    张凡不由得一惊!

    今天是碰到真“高手”了!

    这武功水准,差不多排在武林榜首了!

    这一招叫什么名呢?

    叫“母猴摘桃”?

    麻地!

    武林书籍上根本没这个招术!

    是这货首创!

    对付男人绝对是稳操胜券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张凡身子一弓,将要害部位向后躲开,同时左腿绷住柳月花身子,右腿向后一个后弓步撤开,左手将她头发扯紧,小妙手抡起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轻轻而不可阻挡的一掌!

    张凡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气,不想把她打死打残!只是想教训她一下。

    无坚不摧的小妙手,削铁如泥,打一个泼妇绰绰有余!

    掌到气到,掌气如潮,柳月花娇躯被掌气掀起,向后翻滚而去!

    “骨碌碌……”

    光滑如冰的地面上,她如冰壶一般,向前滑去。

    滑出三、四米,“崩!”

    重重撞在三角钢琴架上!

    柳月花挣扎几下,停住不动了!

    人群里顿时有些乱,更多的是兴奋,好多人平生并未见过杀人现场,如今要长见识了?

    老祖宗围观刑场的遗传记忆,顿时搞得好多人如打了鸡血!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“可惜,这女的给我当老婆也好,直接死了,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光棍!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真痛快!我早想搧她一巴掌了!”保安队长爽快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却是有些紧张:要是打死了人……

    他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用脚尖轻踢两下,她没动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伸手在她鼻孔处试了试:没呼吸了!

    再捉过手腕,号了一下,心中已然有数!

    有脉搏!

    而且脉象有力,没死,只不过是一时闭气!

    张凡伸出双手,在她胸部压了二十几下,助她肺部收缩,然后再用手指试试鼻息:有了!

    “叫辆救护车,把她送医院!”张凡对保安队长道。

    保安队长刚要打120,柳月花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脸上一边高一边低,一边红一边白。

    张凡这一掌,可是把她打怕了,她的眼神避开张凡,低头便走!

    “栽到家了!”有人乐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这货,没脸在这公司呆了!”一个女员工道。

    柳月花走开十几步,离开张凡远了,这才敢大声骂道:“姓张的,姓赵的,你们这对狗男女,我把话扔在这儿:公司这碗饭,你们吃不成了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走掉了。

    张凡看见赵颖呆呆地立在那里,眼中似有凄然,便走近前,轻声安慰道:“没事儿,叫她嚎去!”

    赵颖余悸未消,瞟了张凡一眼,见他眼神关切,忽然感到一阵温暖,便轻声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惹的祸,顺便把你也连累了。柳月花不会放过我,看来,我在公司没法呆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