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16章无言的解释

    车速很快,加油、刹车,全是急加急停,耸得张凡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限速40公里的路段,周韵竹以60公里每小时速度向前冲。

    前方路口,绿灯还有倒数1秒。

    周韵竹却是无视,毫不减速,如脱缰野马。

    “红灯,红灯,停车!”张凡紧急提醒,紧张得汗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韵竹却是又加一脚油门,汽车闯过红灯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险!你不要命了?你不要命我还要呢!”张凡怒吼道。

    周韵竹毫无反应,直盯着前方,车速却是越来越快,汽车如同离弦的箭,转眼功夫,冲上郊区高速公路上!

    90公里,120公里,140公里……

    窗外的护栏,闪电般向后飞。

    右侧的汽车,如蜗牛一般向后退去!

    张凡越来越紧张,把安全带系好,心里想:弄不好,小命今天就栽在这美妇手里!

    伸出头向前看了看车速表,妈的,已经145公里每小时了!

    在山区高速上,这是找死的节奏!

    但张凡却是无能为力!

    不能伸手去夺方向盘,那样,汽车会失控冲出高速道飞落山下!

    也不能语言去劝她,说不上哪句话哪个词激怒了她,后果更加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麻地怎么办!

    等死呗!

    呵呵,很快人们就会在山沟里找到这辆汽车,车里一男一女……妈的,我是死了,便宜了小报记者,他们肯定又有料了!

    张凡有几分伤感:今天这是怎么了?先是受到柳月花一记鞋跟重击,接着又被周韵竹带到了绝境!

    真是成也女人,败也女人!

    难道我张凡就这样玩完了?

    人生这场大戏,还刚刚拉开序幕呀!

    汽车如飞一样,穿过一条隧道。

    钻出隧道以后,前面是一座一千多米长的空中架桥,像一道彩虹,弯弯地架在高空之中。

    汽车如同彩虹上的燕子,在彩虹上划了一个大弧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冲向一条山腰路段。

    这里弯度很大,路边限速牌上标明“60公里限速”。

    而周韵竹却是120公里!

    去!

    这要是转弯时向外滑出车道,下面,就是几十米深的山沟!

    张凡忍不住,小声劝道:“韵竹姐,你这是……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周韵竹声嘶力竭大吼一声,一脚油门,直向路边冲去!

    张凡眼睛一闭,只有等死!

    有如去年在妙峰村山峰上被仙女搂抱坠崖的那一瞬间,视死如归了!

    但这两者有区别!

    那次是有惊无险,却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这次,恐怕……天哪,我还没活够呢!

    闭眼之中,只觉得身子猛地向一侧倒去。

    汽车拐了一个急弯,一下子回到道上,迅速减速,只听“吱嘎”一声,张凡身子向前一冲,头磕在前座靠背上。

    车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凡头脑嗡嗡响,额头靠在前排靠背上,停了半天,耳中听得一阵轻轻的风声,这才晃了晃头,确认自己没死,慢慢睁开眼睛,抬头向前看她。

    周韵竹一动不动,身子伏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张凡凝视着她的背影,心潮相当地起伏!

    对这个疯狂的女人,他不知是爱是恨,竟然一句话说不出来,静静地,重新无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静一直持续了不知多久,在张凡的感觉里,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朦胧之中,张凡听见轻轻的啜泣之声: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低而细,动情而哀怨,如新婚弃妇一般,让人无法不去关切怜惜。

    张凡慢慢睁开眼,再向她看去。

    周韵竹弯腰坐着,两只玉手捂着眼睛,轻轻哭泣。

    双肩柔动,随抽泣而微抖,制服上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扔在副驾驶位子上,只穿一件白色短内衣,纤腰耸胸,顺条秀发,乍一看,如白衣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玉珠粒粒,自指缝而轻落。

    阳光从车窗外斜射进来,暖暖地洒落在她身上,秀发被阳光照射,丝丝柔顺,泛着迷幻般的光晕,颈上、臂上雪肤一片如凝脂温玉,配以嘤嘤饮泣,不知不觉之间,己成一幅夺魂美人图。

    张凡胸中一片惊悸怨恨之意,渐渐被这幅美图所融化,暖意融融。

    初识相见时含羞含怯的美少妇,曾给过他无数资助和信心,如今又放下自己的事业不做,一心为他的美容产品劳神费心,可谓天下难得的倾心女子,至诚至真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我张凡何德何能,受她如此大恩。

    却不能每日每夜呵护她,导致她时常妇怨连连、长夜独守!

    想到这,不禁微微鼻子一酸,一颗眼泪自眼眶中滚落,滴落在皮质车座上,怦然有声!

    “竹姐……”

    用什么话能劝解?

    张凡仅能以深情呼唤一声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倾心相爱一年,每次同居均不打雨伞,张凡dna在周韵竹体内已经占据颇多信息,生物学家说,夫妻愈深情,dna同化愈迅速,这就是“恩爱夫妻相”的生物学原理。

    因此,张凡轻轻一声呼唤,已经不用再多说,周韵竹已经感知到他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香肩一耸,她一双玉手从脸上移开,回首泪眼相对。

    张凡从未见这位美姐姐流泪,此刻竟然未曾料到,梨花带雨的周韵竹,平添了十二分妩媚,大姐姐的形象,骤然化成邻家小妹!

    再加上阳光斜射,美丽脸庞更加轮廓分明,整个人沐浴在桔色之中,仿佛仙子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张凡怦然心动,脱口叹道:“竹姐你好美!”

    这一句赞美,顶一万句无聊的解释!

    从张凡的眼里,周韵竹无疑确信张凡是发自内的的。

    一股暖流在她胸中激荡,那些哀怨,渐渐融化,全身感动,不由得微热起来,把身子背过去,面向车前,大声骂道:“呸!恶心!虚情假意的话,最好跟女模特说去!我不信!”

    张凡已经听出她话中的意思,虽然是“骂”,却带着几分娇嗔,而身子背过去,却是鼓励他去进攻。

    再多的解释也没用,行动胜于雄辩。

    张凡向前排探出身子,双手紧紧抓住周韵竹双肩,轻轻一提,将她从座位上提起来,拽向了后排座位……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