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17章不认栽

    长时间激动人心的声响和短暂的寂静之后,两人相偎坐在后排,开始喁喁私语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对于赵颖的事,反应有些过激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张凡温柔地问。

    周韵竹俏脸微汗,抬头反问:“我反应过激吗?是你太过分,连我公司一个迎宾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赵颖做什么了?我俩认识没到五分钟!倒是你那个柳月花大秘书太张狂,不但抽赵颖耳光,连我也一起挨了她的揍。”

    “她,揍得过你?”周韵竹含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信你看看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掀开衣服,亮出腰部。

    周韵竹低头细看,不禁一阵唏嘘:那里,一块青紫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哎呀,疼不疼呀?”周韵竹以柔柔指尖在伤处抚着,眼里满是关切,好像伤在张凡身上,疼在她的心上,眼中闪闪地,快流泪了。

    “被你的大秘一脚踹中!”张凡苦笑道,“真是猛女!”

    周韵竹怒气上冲,咬牙道:“这个浪货!真是越来越猖狂了!早晚我要收拾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我看你不能把她怎么样!”张凡摇了摇头,道:“我正想问你,这个柳月花到底是什么来头?连你都不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“季副市长,不是工商局季局长,是她的表叔。是季局长硬把她塞给我的。”周韵竹气愤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季副市长嘛?怎么变成局长了?”

    “噢,这个是前些天省里做的决定。因为季副市长犯了经济上的错误,正在接受组织调查,所以,暂时停止了他副市长的职务,暂时主管江清工商局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犯错误了,说不上马上就进去坐牢了,怎么还这么牛?竟然向企业强行摊派亲戚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你就不懂了。正治上的事,水深林子大,他的事还没有最后定论,谁知道对他的处理结果是什么?所以,在他没有进去之前,我只有把他当局长来对待!要知道,工商局长这个位置,可是我的顶头爷爷!办公司的离开工商局还行?”

    周韵竹眼里火花直冒,却全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噢,消协归工商局管,那么,这次我们与由氏的消脂霜之争,季局长应该是有最后的拍板权的喽!”张凡担心起来,没想到,本来明显一边倒的法码,又向由氏偏了一点。

    周韵竹听了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啦你?”张凡捏捏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周韵竹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张凡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“也许,你在心里打小鼓,想知道我为什么刚才对你发那么大的火?其实我心里憋得慌……我们与由氏的消脂霜之争,输了!消费者协会今天上午裁定,由氏没有违法。当时,我气得差点晕过去!”

    说着,从包里取出几张文件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张凡粗粗看了一通,那是一份消协的行政裁定书。

    “草!”张凡拳头狠狠砸在那几张纸上,问,“你难道就在上面签字认栽了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服,但消协的朋友私下对我说,这是季局长的意思,据说季局长指示,这样做判决,是为了防止天健公司的产品一家独大,形成市场垄断。市里有意培植由氏集团的美容品,使两家形成竞争,有利于市场健康发展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张凡喊道,“由氏仿冒我们的产品,他们首先是违法的,这和正常的市场竞争有一毛钱关系?”

    周韵竹叹了口气,“小凡,你不晓得水多深。这个季局长本来是省城的一个什么官员,犯了错误,被下派到江清来,此人本不是个好人,我们斗不过他。我们天健在他的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”

    她喘了口气,继续道:“我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呀!芙蓉消脂霜去年利润上千万,今天下半年又上了一个台阶,是一块肥肉!难道我就这样甘心被由氏大口地啃掉了这块利润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,抓住张凡的手,说:“但不甘心又能怎样?这是现实,残酷的现实,我们公司的好多事,都要求着季局长,我敢得罪谁也不敢得罪他!”

    “长期憋气会得癌。”张凡轻轻说了一声,心里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憋出癌,也得憋!”周韵竹哽咽着说了一句,泪水又是哗哗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轻轻替她摁了摁胸前,给她顺顺气,安慰道:“人活一口气,鸟争一口食。这个事,你不要管,我来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想要你去动武的!现在省里布置下来狠抓社会治安,在这个风头上,万一被由氏抓到你的把柄,恐怕你要栽进去!”周韵竹担忧地挽住张凡的胳膊,似乎生怕他突然飞走。

    “我再细想想,我会把事情做妥贴的。”张凡也是知道,电视里这两天一直在宣传全省社会治安治理的“大动作”,在这个形势下去搞由氏,确实风险极大。

    “我看,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。”周韵竹思索了一会,问道,“你那个孟津妍,可以帮帮忙不?”

    “孟津妍……”张凡喃喃一声,面露为难之色,“我感觉此事找孟市长不妥。季局长是省里派下来的,也是座位底下有根子的人,两人虽然差了一级,但毕竟同是官员,季局长为此事肯定吃了由氏的好处,现在孟市长出面说话,是不是堵了季局长的财路?两位今后在工作上怎么配合?”

    周韵竹一听,泪眼无语,看了张凡好半天,才轻轻叹道:“小凡,你成熟了!思考问题比我全面。”

    张凡轻拥她,拍拍她的后背,道:“让我慢慢想办法,总之,这口气不咽!”

    “要小心,小凡,我怕你出事!”

    “放心,竹姐,他季局长有根子,我们也不是没有!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在汽车里谋划的时候,肚子上多了一块紫色“小馒头”的柳月花,正躺在床上梨花带雨地哭诉。

    她身边,坐着一个五十多岁、仪表堂堂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正手口并用地安抚她。

    柳月花的哭声相当凄惨,一边哭,一边用两条大长腿狠狠地蹬踢着大床,“季叔,我被他们打成这样,你要替我报仇呀,不搞死他们,也要搞残!让那个张凡坐轮椅,那个赵颖毁容!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