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19章兴师问罪

    这次,周韵竹向消协状告由氏集团的芙蓉俏脂霜侵犯了芙蓉消脂霜的利益,因为事涉两个大企业,消协不敢做主,把材料向季局长汇报,他便指示消协的领导判由氏没有违法,为的是给周韵竹更大的压力,好让她主动前来找他。

    他的如意算盘是,到那时他可以向她晓以“大义”,使她在他面前可怜巴巴地主动宽衣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,周韵竹原来把心全放在这个张凡身上!

    怪不得她滴水不进!

    年轻小白脸张凡已经把她填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去!张凡,你这个吃软饭的,竟然成了我季某的情场克星!你配吗?

    “这个张凡,什么来头,值得周韵竹这样护着他?”雄性求偶的斗志,令季局长心中痒痒,恨不得马上与张凡对决!

    “哼,我听说他是个村医,专治妇科!”

    “妇科?”

    “对,八成是周韵竹被他给治得舒服了!”柳月花讥讽一声。

    她见季局长对张凡已经怒不可遏了,便宽慰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村医?玩妇科的村医?哼哼,看来,是个情场圣手!!”季局长耸耸肩,“我以为有多大来头呢!一个村医,我捏死他,像捏死一只蟑螂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柳月花,仗着脸蛋好看,比张凡更坏!必须得叫她付出代价!”柳月花激动不己,仿佛看见柳月花被赶出公司大门。

    季局长腾地一下站起来,怒道:“我去找周韵竹!我就不信,她还敢不服我管?惹烦了老子,我随便给她一只小鞋穿,叫她公司立马歇菜关门!”

    柳月花眉头一皱,心想:他单独去找周韵竹,周韵竹为了化解危机,一定会以身体换和平,两人八成会完成一项“秘密交易”,要知道,周韵竹的办公室里,就有一间可以风花雪月的卧室呀!

    柳月花虽然比周韵竹年轻十几岁,但是,在美丽上却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周韵竹最近看起来越来越年轻,脸蛋上的皮肤像水豆腐似地招人疼爱,身材也顺得凸凸又凹凹,活像二十几岁的新婚少妇,公司里哪个男的不使劲偷瞟她几眼?如果季局长此时去办公室会她,两人莫不会搞到一起?

    如果季局长跟周韵竹腻上了,还有我柳月花什么事?

    姓季的还不把我一脚踢到一边去!?

    想到这,她警觉地坐起来,一边穿衣服,一边道:“找周韵竹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,我要亲眼看见那个柳月花从公司爬出去!”

    季局长不满地盯着她;“你,长脑子没?今天这事,你觉得你去合适吗?”

    季局长毕竟是一个资深官员,如果领着情妇去周韵竹公司里替她撑腰,那还不传出大大的笑话?不到明天,整个市府机关都会传遍开了!那样的话,拔起萝卜带起泥,他做的其它埋汰事,也会被人肉出来!

    况且,他对于治服周韵竹也不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

    周韵竹可是卜兴田的老婆,卜兴田是天际商业帝国的“国王”,上上下下,从京城到江清,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,真跟他闹翻了,困兽犹斗,卜兴田也许反咬一口呢!

    今天去找周韵竹,她是否给他面子,是否向他屈膝,他心里根本没底!

    若是当着柳月花的面,被周韵竹给拒绝了,他可是面子全无,输掉了最后一条短裤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季局长喝了一声:“老实给我在家呆着!你个胸大无脑的玩艺,这事是明火执仗打上门去的吗?造成了影响,怎么挽回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!”柳月花扯着嗓子喊。

    “不准你去!”季局长狂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偏要去!姓季的,你不让我去,是不是打周韵竹那狐狸的主意?告诉你,姓季的,你要了我身子,就得对我负责,要是你敢再找别的女人,我把咱俩的照片全发网上!我可是光脚的!”

    季局长冷笑一声:“这种威胁,别的女人对我做过好几次了!你以为我怕?”

    “姓季的,今天我就是死,也要去!”柳月花拽住他的衣袖,死死地缠住不放。

    “去个球你!”季局长抡起巴掌,左右开弓,狠狠地搧了她两记耳光!

    她脸上本来被张凡打得肿起老高,现在被季局长又是一搧,旧伤加新创,疼得尖叫起来:“姓季的,你打我!”

    季局长不由分说,拦腰将她抱起来,返身扔到床上,然后大步走出门去,却在门外把门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柳月花冲到门前,怎么拽也拽不开门,气得坐在地上,大哭起来:

    “张凡,赵颖!你们两个不得好死!我咒你们,我诅你们,我叫你们死死死!”

    丰满的身子躺在地板上,拚命蹬着腿,把脚上的皮拖给蹬掉了,皮拖在空中掉下来,正砸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她捡起皮拖,狠狠地抛向穿衣镜!

    “啪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穿衣镜的大玻璃应声而碎,顿时满地玻璃碴子!

    “张凡,赵颖,我叫你俩死死死……”

    柳月花已经处于疯狂状态,不顾玻璃碴子,跳起来,拣起一块大玻璃,猛地向窗外甩去!

    “死去吧,张凡!死去吧,赵颖!”

    她一连甩了五、六块玻璃,直到手被玻璃割破一个大口子,才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喘粗气。

    她住的是这层是4楼。

    这时,从楼下传来一阵女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接着有人大喊:“楼上谁家扔东西?砸死人了!”

    柳月花一惊,忙弯腰走到窗前,悄悄把窗子拉上,然后向楼下看去,只见一个女孩倒在地上,她身边的马路上,汪着鲜血……

    柳月花吐了吐舌头,赶紧把窗帘拉上,去厨房拿来条帚和撮子,把地上收拾干净,用垃圾袋装了,藏到床底下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此时,季局长已经站到了周韵竹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周韵竹相当热情,笑着脸让座:“来来,请坐请坐,季局长光临,真是意想不到的荣幸哪!”

    周韵竹说着,转过身把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季局长皮笑肉不笑一下,很有派头地坐在沙发里,看着眼前浑身都在诱人的周韵竹,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香!

    这美女老板真是一块烧熟的肉!

    要是能咬上一口,说不上有多美的滋味!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