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20章行云流水

    季局长的眼光在周韵竹腹部来回粘了几个来回,然后移到她脸上。

    周韵竹淡然微笑,嘬起红唇,呷了一口咖啡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韵竹竟能如此镇定?他已经打上门来了,她竟然没有丝毫慌乱?

    哼,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过硬底牌?

    或者,故意向我装傻,好像事情与你无关?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,想必周总知道为了什么吧?我官不大,可是忙得脚打后脑勺的,时间非常紧,不会轻易来登你这三宝殿。”

    季局长口气不软不硬,语调含蓄,引而不发,充满一种压力,甚至是血色的威胁。

    他脸上涂着一层职业的微笑,双目中射出坏坏的眼光,与语调大不相称,分明向周韵竹表明:事情虽然严重,但不管怎么样,我给你留有回旋余地,我的怀抱,始终向你敞开,就看你腰带肯不肯松!

    “季局长日理万机,为全市人民劳心,我哪敢耽误季局长的时间?有什么吩咐的,就请指示,我马上办!”周韵竹微笑道,剥开一块兰道荷巧克力,两只尖尖细指捏着,轻放到季局长杯子中。

    “周总,我是为我侄女的事而来。”季局长轻轻道,眼睛如钩,向周韵竹两只嫩葱似的兰花指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柳呀?她人不错,工作努力,很有发展,季局长为我推荐了这么一个人才,我正想向季局长表示感谢呢。”周韵竹继续绷着,等季局长出牌。

    “周总,我侄女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,为了工作,却被你的一个朋友和一个新来的员工,打成重伤,现在卧床不起!”季局长提高声音,语调变得威严起来,“无故伤人,致人重伤,这是严重扰乱社会治安!与省里这次治安运动背道而驰,顶烟上,这次事件非常严重!”

    “啊?真有这事?”周韵竹“惊奇”地叫了起来,“在我们公司里,怎么可以容下这样低素质的员工?我的朋友里,怎么可以有违法乱纪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哼,难道周总没有听到一点风声?”季局长翘起二郎腿,表情非常自得,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,站在陷阱边上,看着落在坑里的猎物,心里想:你周韵竹这回要瘫倒在我脚下了吧!

    “我是听到一些议论,原以为是公司员工之间的小矛盾,没想到竟然造成柳秘书重伤!这绝不可以宽恕,必须严惩,以儆效尤!”周韵竹“义愤填膺”地道。

    季局长见周韵竹表态相当充分,内心比较满意,接着便开始了下一步的考虑:怎样把这件事变成两人的“交易”。

    “周总,此事虽然严重,但毕竟受害人没有报警,我们在中间可以有一些灵活处理的空间。我听说那个打人的张凡,跟周总关系不错,经常在周总办公室里长谈,有这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们这里的供应商嘛。”周韵竹假装几分忸怩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的重要客户,我也不想把他送进局子里,不过……”季局长笑眯眯地盯住了周韵竹的胸前。

    他的打算如“行云流水”一般:

    放过张凡,换取周韵竹的身子;

    然后找个机会,派人把张凡做了,断掉周韵竹的念头,使她死心塌地跟着他!

    而且,听说那个赵颖是模特出身,到那时,再把赵颖也弄到这里,让这两个女人一起侍候他!

    “多谢季局长宽容,但此事也不能轻易了结,必须要他们二人当面给柳秘书道歉,赔偿经济损失!”周韵竹对季局长扫过来的眼光,视若无睹,假装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赔偿不赔偿,倒是其次,关键是我必须照顾周总的面子!也照顾周总那位客户张凡的前途,你说说,如果我把张凡送进局子里,他这一辈子基本就完蛋了!是吧?而且周总今后也难以见到他了,毕竟,号子里经常有意外发生!”

    “号子里经常有意外发生”,季局长的意思是,他可以通过某此手段,把张凡在号子里弄死!

    周韵竹一脸惊讶,似乎十分害怕,“季局,季局,您千万别走这步,一切好商量,我尽量满足你!”

    季局长的心都快融化了,周韵竹一句“我尽量满足你”说得他身上某此部位有些小蠢动!把身子向周韵竹这边靠了靠,先狠狠地清空肺部,然后深吸一口她身体散发的香气,眼里红红的,柔声道:“小周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只大手,向她的腿上伸过来。

    周韵竹假装要坐直身子,却把手里的杯子一倾,热热的咖啡倒在他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哟!”季局长把手缩回来,用嘴在手背上吹气,眼睛斜视着周韵竹,心里在猜测:周韵竹这一举动,究竟是**呢?还是拒绝?

    “对不起,季局,烫伤没有?”周韵竹愧疚一笑,撩人眼神如电光闪过。

    季局长心中一点愠怒,被她射来的电光直接击溃,脸上笑意一撇,垂涎欲下地道:“小周,不碍事的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张不甘的手,重新向她膝盖上抓来。

    周韵竹厌恶地看着那五根手指,用杯子向前一挡,浅笑如云,媚眼微饬,莺语燕声,声声勾人神魂:“季局,没想到您还是个急性子呢!”

    季局长耳中听见这妙语曼声,半截身子已经不听使唤,摘花高手的他,竟然第一次感到这样高度亢奋,舌头竟然不好使了,说出来的话像是猪在圈里唤食:“小,小周,我一直很,很欣赏你,很很欣赏的……”

    来之前,本打算要拿拿架子,以硬逼手段,让周韵竹主动上身。

    不料,周韵竹轻轻一个媚笑,已经降服了他“高贵的自尊”,恨不能立刻拜倒在周韵竹齐膝短裙之下,俯首在地,吻她鞋跟!

    周韵竹眼里阵阵美意,一闪一闪,似乎在鼓励他大敢进攻。

    “小周,小周,你真好……”季局长颤抖着。

    她把杯子放在茶几上,玉手纤纤,轻轻在他头上拍了一下,嗔道:“这么大的局长,怎么用这种口气跟小老板说话,若是外人听去了,可要笑局座花痴了!”

    “遇见你,任何男人都会花痴!”

    “是嘛?你的意思是,任何男人都可以跪在我脚下?”周韵竹微笑摇头,“我不信,起码你季大局长就不会。”

    季局长心下顿时惊喜:周韵竹这是向我暗示!性的暗示!她的意思是说,只要我跪在她面前,她便可以接受我!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