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21章悔恨

    季局长心里道:美人如斯在眼前,别说小跪,便是赴汤蹈火、穿墙逾壁也是值得!

    更何况,没办事前我跪你,办事时你跪我,一颠一倒,大家谁也不欠谁的,有何不可?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。

    双膝一曲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双手向前一伏,竟然做成狗状!

    大脑袋却高高扬起,有如乞食之犬,声音贱至极点:“小周,不不,周大美人,只要你让我爽上一回,我保证你的公司今后在江清无有对手!”

    “嗯?有这好事?季局把话说明白一些,好让我高兴高兴!”周韵竹做出惊喜的表情,急听下文。

    “由氏,我指的由氏!我要把你的对手由氏的假冒产品从市场清除出去!让小周你的产品占领整个江清市场!”

    季局长声音极为恳切,像是发自肺腑,并且以手指天!

    周韵竹似乎非常兴奋,随手慢慢解开制服的两颗扣子。

    顿时前襟大敞,露出洁白的内衣和挺拔的胸部丘陵曲线。

    季局长的眼神却没有落在胸部,而是更加直接地落到了她腰间那条鳄鱼皮带的铜色扣子上:那闪闪发光的扣子,似乎在等待他有所作为!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季局长呼吸己不顺畅,心中不断打着鼓点:看样子,时机成熟了?可以一跃而上阳台?

    或者,还要继续来点水磨功夫?

    正在窥测着“局势”,周韵竹嘴角好看地一抿,微倾前身,轻舒妙手,缓缓地放在他头顶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,顿时从头顶百会穴自上而下,直窜脊梁骨,向下向下,带电直到尾椎,通体立刻有些失去感觉。

    那只手轻轻向下摁了一下,道:“季局,我听说,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一个女人的话,不会嫌弃她身上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已经完全入港了!

    季局长一阵颤栗,心中窃喜:好事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的,爱屋及乌!”他迭声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的话,季局能不能亲身示范一下?”周韵竹说着,翘起二郎腿,把一只脚伸到他面前,轻轻用鞋尖触点着他的脑门儿,“季局看看我的鞋,外国ugg,牛筋底,听说真的像小牛筋一样,咬上去又软又柔。”

    季局长眼睛离鞋底只有几寸远,黄颜色半透明的鞋底赫然在目,露在鞋帮外的脚踝更是雪白迷人。

    吻吻这鞋底,虽然脏点,但可以当做花钱买了门票,接下来,便可以吻住她的脚踝,然后,顺势而上,尖兵飞越关山……

    虽然有点脏,但脏在我嘴里,过一会,就会也脏在你嘴里!

    吻!

    宁叫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

    古人为了一个淫字,舍命陪花魁,我吻一下鞋底,有何不可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轻微的一声响,季局长的嘴唇,已经贴在了鞋底之上!

    周韵竹斜眼向下看,见他吻是吻了,只是嘴唇并不是很“实在”地贴在鞋底上,似乎有蜻蜓点水、应付差事之意,便冷笑一声:“季局长还是没诚意呀!”

    说着,大长腿一收,便要把鞋从他手中抽回。

    季局长心中一紧,心想:臭鞋底都吻了,不可半途而废!

    “小周,韵竹……我来个实在的!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黄苔大舌,在鞋底上“啧啧”有声地吻起来!

    “可以了,可以了,季局,”周韵竹做出受感动情态,伸手拍了他头顶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周,小周,我可是……”季局长一边坐起来,一边痴笑着,两眼冒光,恨不得把周韵竹剥去衣物,一口口把浑身咬烂!

    他用纸贴揩了揩灰尘满满的嘴,斜眼看着她,心里狠狠地骂道:小娘们,我是先礼后兵,等一会叫你腰断骨盆散!

    我还要把你绑起来,拍上一百个特写,今后你不老实,我就把它们发到网上!

    “我知道季局长对我有真意,世上难得真情,我也是颇受感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周,那我们就快点吧,我都急得受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好饭不怕晚。等我们办完了那件事,如果季局晚上不必回家向季夫人点卯的话,可以住在我办公室……这里没人打扰。”周韵竹情意绵绵地指着办公室角落的卧室小门。

    真有情调!

    季局长跃跃欲试,忙问:“小周,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先把张凡和赵颖处理了,给季局出口恶气……”

    季局长见周韵竹执意如此,急得抓耳挠腮,连连道:“饶了他们两个吧,我只要小周你陪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局长是没见过女人怎么的?至于这么沉不住气?我已经答应你了。”

    季局长怕自己再继续下去,把事情弄僵了不好恢复,便悻悻地道:“也好,把张凡和赵颖叫来,我教训教训他们,要他们赔一笔钱,就饶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好!这个张凡相当有钱,一定要他多赔几十万!”

    季局长一听张凡钱多可诈,一时兴奋起来,竟然把一腔的大火暂时给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到我办公室来,季局长要见你!”周韵竹对着手机道。

    过了两分钟,张凡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季局长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,叉开两腿,打量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略显拘谨,双手放在前面,走过来,问道:“周总,找我啥事?”

    周韵竹指了指沙发,道:“这位是工商局季局长,你有事跟他说吧,他是柳月花的叔叔。”

    张凡身子一抖,似乎站立不住,向后撤了一小步,双眼不敢直视季局长,声音颤抖细小如蚊:“季,季局长,您好,我叫张凡。”

    季局长用一张纸贴在揩牙,揩呀揩呀,揩了半天,揩出些黄黄的东西来,在眼前看了一会,又凑到鼻孔上闻了闻,挥手扔到纸篓里,这才欠了欠屁股,微微抬起眼皮,打量张凡一眼,皱眉一下,拖长声音道:“犯什么事了,自己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我把柳月花打了。真是对不起!我要知道柳月花是您老人家的女人,我哪敢碰她一个手指头?”张凡十分“悔恨”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凡,别乱说,柳秘书跟季局长没那层关系。”周韵竹含笑纠正张凡。

    季局长冷笑一声:“张凡,你小子下手挺狠!用的是什么功夫,竟然把肚皮给搞成那个样子?”

    张凡面露惊奇,瞪大了眼睛,“难道有人把现场的视频发到网上了吗?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