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26章裴小影

    “好好,这没问题,根据画风来鉴定画家,我可以说是全国第一人。不管什么年代的作品,只要你摆在我面前,我准能看出画家是谁!”

    王珂一边吹牛,一边拿起海碗大的放大镜,低下头,对准纸板人偶的胸部,仔细观看,嘴里小声地赞叹:“好胸,画的好胸!”

    张凡和邹方互相看一眼,忍住笑。

    王珂在左胸右胸上各看了十几个来回,这才抬起头,用放大镜敲着纸板,道:“此人乃是高手,可以说是画胸怪才!笔法娴熟,胸型奇特,构形上很有创意。我今年刚刚出版了一部学术专著,等会儿送你们两人一人一部,书名叫做《近现代关于胸部构造写实与虚构的辩证美学关系》。这部专著集我一生对胸形的研究心得,出版后大受欢迎,可以说是洛阳纸贵,一书难求,目前已经再版十三次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见他满嘴跑车轮,嘴丫子上白惨惨的,不由得心中厌恶,实在无法再听他卖弄,便打断他的话,笑道:“王教授,我有个很有趣的问题,不知该问不该问?”

    “但问无妨,言者无罪。”王珂乐呵呵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几十年美术生涯,总共画过多少人体模特?我指的是女模。”张凡很认真的样子。

    邹方抿嘴笑了一下,但没出声,只是斜眼看着张凡,等待王珂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王珂相当地自矜,有如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被人问起获得过多少枚军功章那样兴奋,在脑子里估算了一下,笑道,“这个,数字不是十分精确,三千不到,两千有余吧,有余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王教授可是阅尽人间春色了。古代帝王也很少有三千佳丽的,王教授比帝王有过之而无不及!”张凡叹道。

    王珂用手捻了一下自己的胡子尖部,得意非凡:“因为我小有名气,我的画注定能流传千古。普通女子,默默无闻,能在我的画笔下得以永恒,实属幸运,因此,凡是我教过的女学生,我带过的女研究生,还有上至影视女星,下至扫地女工,都争相跑来我的画室,我推拒都推拒不开,她们中间有的表现相当地强烈,甚至不等我点头,已经宽衣露体摆姿式了……献身艺术的精神相当可嘉!相当可嘉!”

    王珂一边说着,得意忘形,又开始放肆地看着邹方的胸部,尖尖的喉结不断上下蠕动,好像在说:“美女,脱了让我画一张?”

    张凡听他越说越下道,只好把话题转到正题上:“王教授,我们有一个商业上的需要,想知道这个画家的情况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!”王珂挥挥手,满不在意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,您说说,这个画家是什么画派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我说过嘛,这些都好说……”王珂左顾而言他,脸上透出恶意的微笑,似乎在打量着眼前这两个“无知”的晚辈:你两个是真糊涂?还是跟我装糊涂?

    张凡苦笑一下,碰了碰邹方的手。

    邹方正想问什么,“当”的一声,门被踢开了。

    三人抬头向门边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,模样俊俏,戴一副厚眼镜,腰条婀娜,身上也是艺术细胞范儿,奇怪的是,小小年纪,怀里却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女孩。小女孩很好看,红扑扑的小脸,长相跟年轻妈妈一个样,只不过头发格外稀少,两只招风耳朵,面相和耳朵跟王珂十分连相!

    王珂并没有惊慌,也没有激怒,脸上变得沙漠一般漠然冷峻,把手往身后一背,腰板挺直,用平静而威严的声音道:“裴小影,为什么这么没礼貌?进老师的办公室,也不敲门?我们江清大学的校风在你身上没有一点体现!悲哀!”

    “道貌岸然!伪君子!”裴小影尖声叫了起来,手指王珂,“你别在客人面前跟我装了!我问你,这孩子,你到底认还是不认?”

    张凡和邹方相视一苦笑,心中已然明白了:王珂教授春季里来播种忙,秋季里来不认账!又是一个典型的提裤子翻脸的叫之兽!

    王珂一脸鄙夷,皱眉道:“裴小影,无理取闹的话,会被开除学籍的!要知道,我是系主任,我有开除你的权力!这是江清大学,堂堂的教书育人的神圣殿堂,不允许你这样胡来!”

    “开除学籍?你以为能吓住我?就是我在大一时被你故意在美学史这门课上给卡住不及格,然后以大挂得不到毕业证相威胁,把我给强歼了。现在,你也好意思跟我谈神圣殿堂?你,你这个野兽,在神圣殿堂里干了什么!”

    裴小影越喊声越高!

    气势逼人,怒火冲天,看来是拚了!

    王珂面对威逼,面不改色心不跳,可以相象类似的事他经过多次了,“裴小影,谁不知道你屁股后面跟着一大帮男生?一个女孩子,生活这样不检点,肚子被搞大了,以为老师好欺负,要把屎盆子往恩师脑袋上扣?虽然你污辱我的名声,但作为老师,我还是苦口婆心地劝你一句:谁是孩子的爹,你跟谁结婚去!找不到爹的话,把孩子送孤儿院!不要再打我的主意!我是不可能跟你结婚的!因为我根本没跟你有过那事儿!”

    “姓王的,你他妈当时怎么跪在我面前跟我流泪惭愧的?说什么只要我不去警察局报案,你就负责我一辈子!我根本不想跟你结婚,我要的是你对孩子负责,孩子的生活费,还有我的学费,你必须负责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王珂狂笑起来,“拿几万块钱,对我来说不是大事。资助困难学生,我也经常捐款和经……不不,捐物,但对于你,我可是一分钱不出。为什么?我出了,你会得寸进尺!那相当于我承认了和你的关系。懂了吧?放明白点,美术系乃至江清大学,是我的地盘,我的地盘我做主,不老实的话,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珂,我要到法院告你!”

    “告吧,我坐在这儿静等传票!”王珂双手一抱,十二分无赖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,你以为我没证据?我要做dna鉴定!”

    “做吧,随便。不过,想让我配合,没门儿。我的一根毛、一点舌苔你都弄不到,你做个屁鉴定!哈哈哈……我倒是建议你抱孩子跳江清河!那样才会引起轰动!也许,到那时,会有人出来替你做主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