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28章野花滥草画派

    前列腺上的恶瘤,使得他的生命有如怒海覆舟。然而,就在他在快淹死的一刹那,张凡的出现,有如抓住了一块船板!

    他镇定了一下,趋步向前,手抓张凡双手,眼中满是惊惧和崇拜,“张先生,您在治疗前列腺方面……有心得?”

    张凡感到抓住自己的那双手枯死冰凉,如鬼手无阳气,看样子此人命己濒临绝境,入土己成定局,确切地说,己经土埋半截了!

    濒死之人死气弥漫,健康人要远离!

    张凡内心十分厌恶,轻轻把他的手一扳,只听几声响,骨节被扳得脆生生地响,差点断了,疼得王珂直吸气。

    “这么贱!再加上没礼貌,王教授,你生来没父母没教养呀!”张凡一边嘲骂,一边猛地一甩,把他的手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,您一定有心得,能妙手回春!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年轻,医疗经验不足,何谈心得?只不过有一点点祖传的小秘方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秘方?偏方治大病哪……不知可灵验?”王珂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!

    一个能做出那么神奇诊断的神医,怎么可能没有神技来治病呢?

    王珂万分激动,一兴奋,身体里己有紧急尿意,他未来得及收紧括约肌,内中已经是滴滴答答,湿了一片,先温后凉,不由得把两条腿向内夹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和邹方己闻到一股氨气臊味,不由得捂住鼻子,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张凡用手搧了搧扑鼻而来的尿味,皱眉道;“王教授一天换几回内裤?”

    王珂此时已经顾不得害臊,在神医面前老实极了,坦然承认道:“十几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课时突然尿了,你怎么解决?要知道,学生的眼睛可是雪亮的!”

    王珂嘿嘿一笑,狡黠道:“我会关上灯,播放录像。不过,一般来说,上课时我都穿纸尿裤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沉思一会,道:“如此失禁,怎么还老想着男女那点事?不自卑吗?”

    王珂却把眉毛一挑,臭嘴凑向张凡耳边,十分无耻地小声道:“不瞒您说,年轻时,我是一夜七次郎!要是张凡先生能把我的病治好,我一夜武次郎还是有保证的。只是,不知张先生的方子灵验不灵验?”

    “不灵的话,不敢在王教授面前卖弄的。”张凡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王珂毕竟是老狐狸,对张凡的话有些怀疑,却又怕失去了机会,便继续试探地问:“张先生刚才的诊断甚准!我想知道,张先生是根据什么判断我前列腺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从你面相上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面相?面相在脸上,前列腺在裤裆里,这两者有瓜葛?”

    “大有瓜葛!《麻衣玄相》上说,相由心生,相由病生!从面相上看,王教授嘴角边有厄纹,厄纹下垂,表明谷道边有病灶,且病势沉重。又听王教授自述阅女过多,我因此判断病源必在前列腺上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王教授腺上已经生一肿瘤,有核桃大小,瘤体根深叶展,很可能已经扩散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王珂惊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了,脸色土灰,双腿打弯站不稳,手扶桌子,撅着屁股,“你神医!不世之神医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我上周在省医院做的ct切片检查,瘤体正是三厘米直径,跟张先生所述一致!”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:“王教授管我叫神医?呵呵,你不宜过早下结论,神医的称号我不敢当。我的秘方对于没扩散的肿瘤,只要开一个方子,便可除根,但对于扩散的肿瘤,并无十分把握!”

    张凡此时,必须吊吊这厮的胃口。

    对于这类货,必须把他们吊打得半死不活,他们才肯磕安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!”王珂此时已经完全认定张凡是他的救命之星!他双手现再次猛地握住张凡的手,骨子里五千年奴性基因大发作,扑通跪下,尖声叫道:“张神医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张凡鄙夷一笑,并不扶他站起来,伸手在他光头上抚了抚,像玩弄那啥似地拍打两下,转脸对邹方笑道:“真没想到,堂堂系主任大教授,说跪就跪!”

    邹方很严肃地点点头,极力绷住不乐,“张凡,我看王主任心挺诚的,你就答应他吧。这样跪着,万一有学生推门进来看见,王教授的脸就没屁股值钱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叹了口气,感慨地道:“方姐,王教授走到这步田地,屁股比脸重要得多,屁股上的病不治好,命都快没了,脸算什么!”

    两人一替一句,像是逗一只猴子似地。

    而王珂却全然不在意,此时的他,只有求生的愿望:“张神医,您说得在理!请张神医救命呀!张神医,请给我出一方!出一方!”

    张凡端住架子道:“我今天不出诊,改日你约我,我有空的话,会给你看看的!不过,你今天必须把这幅画鉴定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一定。”

    王珂点头哈腰,这回他十分认真,也不敢再看邹方的胸部,趴在桌前,看了十几分钟,直起腰,叹道:“此画师乃是野花滥草派的!”

    “野花滥草派?”

    张凡不禁一乐:天下还有这等画派?

    “这个画派不属于任何学院派,是民间一些专画春工图的一些画师组成的一个派别,画作格调低下,属于深黄系列,虽然不入流,却有很好的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在江清怎么找到他们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。在江清只有两个画家属于野花滥草派,一个前几天死了,一个在商业街上开画店。”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张凡看了邹方一眼,两人会意地点点头:死得可疑!在时间上有点巧!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样吧。”邹方点点头,问道,“王主任还没说费用呢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只是,只是我的病,还要请张先生费心呀!”王珂腆着脸,堆着笑,十分讨好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病,过几天我有空闲,会给你看一看的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一言为定。我的命,可是全在张神医手上啦!拜托,拜托!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