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29章独角的一众粉丝

    狼一样的人格!

    狗一样的人生!

    却披着一张人皮成了大伽精英!

    张凡斜了一眼王珂,无比厌恶,懒得再跟他多说一句话,径自把纸板收拾起来,挽起邹方的纤腰,离开了画室,只听身后王珂不断地在说:“张神医,张神医,一言为定呀!我有钱,我特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邹方和张凡回到警察局一分局。她马上指示技术处,根据警察局的电脑资料,定位了十几家画室。

    打电话过去一问,有一位画家说,商业街二马路,有一家“笔趣居”画室,画室的老板兼画师是属于野花滥草派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张凡和邹方走进了这间小画室。

    画室老板正在埋头作画,画板上是一个白白的女人,他手捏细如柳丝的画笔,把头倾向画板,聚精会神地细描胸部,看他的姿态,身心已经完全沉浸在画中的旖旎世界里……

    张凡站着看了一会,咳了两声,他才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买画?”他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是野花滥草画派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大大出乎意料,画家并没有因为别人了解自己的画派而兴奋,反而把脸一沉,长长叹了一口气,用手揩了揩手上的油墨,然后团成一团向纸篓里一扔,狠狠地道:“不是!野花滥草派已经寿终正寝了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问这个干什么?你是画家吗?这是专业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野花滥草派很有市场,这才慕名而来!”张凡明白,有些画家相当重视自己的艺术成就,甚至胜过了对于金钱的追求,给他两句好听的,他就会兴奋。

    画家果然脸上有了喜色和善意,顺手拉了一只马扎示意张凡坐下,“画派扛旗画家独角居士己死,画派还存在嘛?啊,你说,还存在嘛?”

    画家说着,激动起来,眼里泪光闪闪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独角居士的影响力还不小呢!人死了,竟然有同行如此怀念他!

    “独角居士?他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野花滥草派的代表画家!是旗帜性人物!是在大华国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大家!明白吗?可惜,他英年早逝……让那些粉丝怎能不痛心疾首!”

    张暗暗嘲笑道:邪门野派而己,我怎么没听说过大华国有这么一个画派?还特么自视很高呢。

    强忍住内心的鄙夷,问道:“粉丝?他有很多粉丝吗?”

    “粉丝极多,而且,有十多名女模粉丝平时与他同吃同睡,唉……独角这辈子,也算是卧花眠柳享尽了艳福……不说了不说了,你们是来买画的?看中哪张,自己搬走就是了!不打折!”

    “我暂时不想买画,我只是想打听一下独角居士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画家倒也无戒心,随手用画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地址,递给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和邹方从画室里走出来,按照地址,找到了江清城中心地带一幢高层住宅楼,在32层顶楼,敲开了一家房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一个只穿胸罩和三角裤的美貌女子,她毫不避讳张凡和邹方这两个陌生人的眼光,一看就是经常在众人面前暴露身体的画室模特。

    张凡被雪白晃了眼睛,一愣,但马上意识到邹方正在身边,便紧张地把眼光从二指宽窄的三角裤上移开,问道:“这是独角居士的家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?你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美协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来吊唁?”

    张凡点点头,和邹方走进去。

    这房子是上下二层跃层式,好大,有好多房间。几个美女在房间里进进出出,似乎在收拾自己的东西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她们个个姿色丰美,身材绝佳,其中有一个细高挑个子的美女,竟然身怀有孕,孕肚突出,扭着臀部在大骂:

    “哪个蹄子偷了我的钱!我咒你被车轧死,被狗啃掉叉,被驴踢肚子……”

    骂着骂着,忽然捂住脸,坐在地板上大哭起来:“独角你个没良心的,我好好的黄花闺女,被你把肚子活活搞大,你倒是早点死呀,早点死我好把孽根打掉,现在可怎么办呀,七个月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身穿肥大连衣裙的女子从她身边路过,狠狠地骂道:“嚎什么嚎!我他妈也被老鬼搞得五个月身孕了,我他妈去找谁说理!”

    张凡定晴一看,这个女子也是孕肚如鼓!

    去,很乱哪!这个独角居士……

    邹方问开门的女子:“你们这些人平时就这样在一起住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违法了?淡吃萝卜咸操心!”女子没好气地道,说完,不再搭理二人,径自去收拾自己的箱子。

    邹方拦住一个拉着行李箱要往外走的女子,道:“你能不能介绍一下独角居士的死因?”

    那女子把邹方的手一甩,横眉怒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?闪开,老娘得赶火车呢!”

    说着,大步往门边走去。

    张凡冲邹方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邹方抢过一步,堵在门边,高声叫道:“都别动!我们是警察!”

    说着,亮出手里的警官证。

    这一声喊,有如虎入羊群,房子里立刻安静下来,一双双眼睛投向张凡和邹方。

    邹方朗声道:“都听好了,我们接到群众举报,你们这里涉嫌聚众仁乱,违犯了国家刑法,我们要依法进行询问!”

    众女子听了,个个面色发白,全都安静下来,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,明白吗?不然的话,全部带走刑拘!”邹方威严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被老流珉给骗来的,是受害者!”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想证明自己是受害者,就老老实实交待。我问你们,独角居士的死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大肚子孕妇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,抢先答道:“他是被人活活给害死的!他,他死得好惨哪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开始小声骂道:

    “真贱到家了!被老家伙给弄大了肚子,就以为自己是如夫人了!”

    “还真把自己当受害人家属了?”

    邹方大喊一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骂人的赶紧停住。

    邹方走到孕妇跟前,严肃地道:“我现在是依法问询,你必须实话实说,不然的话,哼……”

    孕妇泪眼汪汪,点了点头,慢声细语讲出了一段惊人故事!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