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31章镇长情怀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邹方问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般的邪巫神汉,用人偶或其它厌胜之术害人,其道具并不复杂,制作也十分简单,什么小纸人,小木人,小布偶什么的。而这个巫师,却在这个纸板上下了那么大的功夫,为了画得好,花大钱请名家来绘制……难道,仅仅是为了陷害中医院的名声?”

    邹方不太明白张凡的意思,歪着头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背后的那个巫师还有其它目的?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不能确定。在中医院病房里,当时纸板上的魂骨早己被巫师摄走,成了废纸壳一张,但是她的眼睛里,仍然有一层魂气,后来被我吸收到鬼星骰里。可见这张纸板里,已经被魂气所渗透,巫师在她的身上浸透了极大的巫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邹方有些不放心,重新把纸板拿出来,对着太阳光,正面、反面反反复复看了一遍,仍然没有什么新发现,便把它递给张凡,“既然你有所怀疑,拿回去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凡把纸板折好,装在背包里,道:“你回局里后,安排一下技术处,让他们根据手机通话记录,调查一下独角在临死的头几天,跟什么可疑的人来往过。”

    邹方点了点头,“好吧,这事儿我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回村里,把几个乡亲病号诊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警告你,没事别在村里跟那些留守妇女混,她们不讲卫生,身子不干不净的,你不怕传染,我可是怕传染呢!”邹方知道涵花不在家,而张凡却这么着急地回村,不禁有些疑问,便警告道。

    张凡忙安慰道:“我今天回村就把他们几个病号治好,明后天去镇里给村里办点事,然后就回城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去镇里给村里办事?你也不是村长,装什么大瓣蒜?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张凡有几分尴尬地笑了,“我虽然是草民一枚,但是,我不是拉大旗作虎皮吗,镇里村里都知道我跟吴局长老婆……不不,跟吴局长关系不错,去镇里县里办事,公务员们都给三分面子。所以,村里一有事就把我推出去。”

    邹方被张凡的话给逗乐了,娇媚一笑,伸手拧住他的耳朵,警告道:“听清了,别给我打马虎眼!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张家镇的一把镇长是个美女!你可别在她身上打主意!要是被我打听到一点风声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你能劁了我?”

    邹方杏眼一瞪,刚要发怒,却芳心一热,柔情万种,一头扑到张凡怀里,双手伸到衣服下乱抓一通,颤声道:“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,只求你别离开我!”

    张凡一阵感动,捧起她的头,在长长发丝上轻轻吻着,忽然一阵心酸袭上心头:这么衷情的知音知己。

    唉,天下若有分身之术,宁可抛弃古元玄清而习之!

    “方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凡……”

    把邹方送回家里之后,张凡驱车回到张家埠。

    张凡在村委会大喇叭上喊了几遍,不一会,几个有病的妇女闻讯来到医务室。

    张凡一一给她们诊断了一下,已经心中有数:都是小病。

    于是,该扎针的扎针,该开药的开药,利利索索两个小时全部搞定。

    看看天色已黑,打开电视正准备看看新闻,忽然接到田镇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田秀芳的声音非常甜蜜,给张凡一种吃了冰淇淋的感觉,“小凡哪,你在张家埠吧!”

    田秀芳自从上次在农场山洞里与张凡有过亲密接触之后,想到张凡是有妇之夫,她本想把这事忘掉,不料,越想忘越忘不掉。

    像世上所有处子一样,第一个男人在她精神上和生理上产生的冲击,将记忆一生,其中甚至包括化学基因层面的影响和变化,并非意志力所能抵抗的。

    因此,她总是不由自主地觉得第一个男人好。

    田秀芳在这方面竟然很典型,她内心里不断地呼唤着“张凡”这个名字,这个“张凡”,如同她心底的一棵小芽儿,慢慢地、不可阻挡地向上钻,钻得她心疼欲裂!有好多次,她要摁下张凡的手机号,冲他大喊:“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但作为一镇之长,要求她要“极端社会化”,要端住架子!张凡不给她打电话,她怎能主动给张凡打电话?

    只好憋着内心的焦虑,天天临睡前恨恨地骂他一通。

    跌跌撞撞挺过来这么多天,已经心灵焦渴、备受摧残了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,张凡那辆路虎在水利站门前的马路上驶过,勾起了她内心的极度骚动:这小子,回来了?

    从水利站回到办公室,她一直在着手机,等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天黑,张凡却始终没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眼看晚饭时间都过了,她有些把持不住了:再不主动,今夜又要错过。

    她终于拨通了张凡的号码。

    张凡对她的话有些奇怪,笑问:“你怎么知道呢?我今天下午刚刚回来,你的消息挺灵通啊!是不是在我们村里安插了密探?”

    “我下午去水利站视察,刚刚走出水利站门口,就看见一辆路虎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路虎能说明什么!煤老板想买可以买十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军用路虎,在江清可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啊!”

    谁都爱听好话,张凡被恭维得心里舒服,嘿嘿笑了起来,低调装逼地道:“明天换辆国产商务算了,开个破路虎,连行踪都隐藏不住!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光是傻笑,懂点人事儿行不!我打电话给你,明白是做什么吗?”田秀芳的声音里再加了几分蜜意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在骂自己:贱!怎么用这种声音跟他说话!这不是明摆着让他瞧不起吗?

    “要我请你吃饭吧!过一会儿,我开车去镇上,请你搓一顿?”

    “我大小是个镇长,正府官员,最不缺的是公款饭局,哪里要你请吃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身体不舒服,有……想法?”

    “闭嘴!要你来你就来!你是我治下的小农民,我支使不动你咋的?我在宿舍等你,你十分钟之内赶到!晚到一分钟,永远不要再见我!”田秀芳命令道。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