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32章关于婚姻

    张凡被她这一番加糖分的话语,给撩拨得体内异常,反应相当大。

    想起上次山洞秘事,心脏不由得狂跳不己,另有别一番滋味:

    以前,一想到镇长这个称呼,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!

    在农民眼里,她可以决定你一个小农民的生死荣辱!不然怎么叫“父母官”?

    没想到,风水轮流转,今年到我家。

    如今,如花似玉的美女大镇长竟然主动求爱!

    一种征服的成就感,令张凡感觉飘然,远远胜于摆平乐果西施、韩淑云等一班平民美女。

    想到这,赶紧洗了个澡,换套衣服,把邹方的信息彻底“cance”,然后开车去了镇里。

    此时,天已经黑下来,镇正府招待所静悄悄,走廊里竟无一人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一推,田秀芳的门无声地打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灯下的田秀芳似乎已经有准备,一身轻装不遮体,令人喷血地露出百分之九十多的白晰。

    见张凡进来,她忙拉起一件外衣,假装害羞地骂道:“没礼貌!干吗不敲门就闯进来,没看见人家在换衣服?出去出去!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换衣服为啥不闩门?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顾她忸怩作态,没等她假装把衣服披上,便走过去,将衣服一扯,扔到地上,拦腰抱起,狠狠地摔到厚厚的被子上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当田秀芳慢慢睁开眼睛时,真以为自己死而复生了。

    身上这个男人太猛……不,太可爱了,把她折磨得有如受了一场大刑,而她却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像崇拜神祇一样对他充满了爱意。

    作为镇长,为了镇住一方刁民,她从来都是前呼后拥,威风凛凛,只知道征服别人,从未料到被征服竟然有十倍的快乐感觉!

    我是怎么了?

    是不是中邪了?

    怎么在这小子面前好像矮了半截!

    想了一会,用手指轻轻揪住张凡耳朵,轻声笑道:“你真坏!觉得我不是你自家媳妇,就一点也不珍惜!”

    张凡笑笑:“我很珍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珍惜?刚才差点把我撕碎!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说话,忽然身体微微一阵抖动。

    田秀芳也同时感觉到张凡身体的异状,抓住他发抖的胳膊,惊问道:“你,有癫痫?”

    张凡皱眉凝气,只觉得丹田之中鼓荡如风,涌潮如山,大起大合,真气一阵阵冲撞着七经六脉……

    突然,各个脉道关口一震,真气破关而去,沿脉络向四肢扩散。

    通体如同飘浮于云中,随风而动,冥冥之中,只见一轮红日在云海中升腾而起……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增功了?

    古元真气向四肢扩散之后,到达经脉末梢,反向回流,重新聚于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顿时,丹田之气鼓胀如火,升腾似云,一收一缩之间,满溢于经脉!

    一直以来修炼阴阳吐纳,古元玄清秘术每日增功寸分,与兰妮儿的阴丹贯脉之后,提升了档次。而像此刻这样真气骤增的情况,只是跟涵花相恩相爱之时产生过一两次,其它女子断无此奇遇。

    涵花是五百年一出的玄阴玄体,贞阴之气助古元真气增功,是有来头的,有典可据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田秀芳,竟然也有这个先天功力?

    难道她是如云道长所说的“次玄阴体”?

    当时,如云道长介绍涵花的玄阴玄体时,提到过次玄阴体。有这种体质的女人,应该说是万里挑一,而且相当旺夫。

    偶尔会有这种现象:低端人群当中,有个臭小子,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没够,本是废柴一捆,某一天,你会发现他傻小子撞大运,突然间就发达了,能气死你:发大财,升大官,开着跑车从你面前一闪而过,然后回头冲你打了个响指:牛逼得鼻涕泡都满天飞!

    这种意外的咸鱼翻身、熟鸭子飞天,原因大致有三:一,祖坟冒青烟了;二,家里挖出地罐了;三,娶到次玄阴体老婆了。

    如云师父讲过,玄阴玄体女子乃前世仙子下人间炼化,次玄阴体女子,大多是天界冥冥之间的底层婢女,随仙子降临人间的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田秀芳前世也有些来头!

    而且,若她真是天界婢女,起码也是个领班,有相当的工作能力,否则的话,怎么会以处子之身当了镇长!

    张凡闭目调息,以三个大周天,将丹田真气调定,全身经脉舒坦,阴阳平和,这才满意地舒了一口气,从她身上下来,轻轻将她搂过来,没头没脑地在脸上亲了一遍,道:“美女养眼,你却养人!”

    田秀芳不知张凡说的什么意思,只是感觉他在夸她,便娇嗔地拍了他一下,道:“养人?知道我养人,你为啥不来看我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来了吗!”

    “一日曝十日寒,偶尔来点个卯,弄得人家半饥半渴地,有什么兴致,如果以后一直要这样的话,还不如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希望我来?”

    “不希望。现在,省里市里好几个领导都在张罗给我物色对象,我自己也在省干部学院相中了一个年轻的副院长,哪天我带他回家见见我父母去。”

    田秀芳一边得意地说着,一边偷看张凡的脸色。

    张凡历来怕女人粘上纠缠不清,像田镇长这样的美女,偶然情况下一时冲动越线的,过后最好是渐行渐远为好,总不能把人家的一生婚姻大事给误了吧?

    不过,当她说出那番话的时候,张凡忽然觉得她可能会远离自己而去,不由得心中一酸:

    次玄阴体的真女子,大海捞针,打着灯笼也难找,自己碰上了,岂能轻易丢掉?

    更岂能拱手送于他人!

    上天之赐,受之,顺天意,应人心。

    不受,逆人伦,反惹天怒!

    “秀芳镇长,你觉得找个那样的男人做老公,很有安全感么?”

    张凡盯着她的美目问道。

    田秀芳隐隐感到张凡目光里的不快,心中十分满意,绷住表情,严肃地道:“我可以和他强强联合,仕途上互相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,政治婚姻会很幸福么?”

    田秀芳见张凡眼里渐渐有了怒火,心中越发得意,用指甲刮了下他的鼻尖,含情道:“生气啦?吃醋啦?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