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33章增功

    “我还不至于吃一个根本没影儿的男人的醋!”张凡板脸道。

    田秀芳含情浅笑,纤纤细指轻轻一勾,指甲在张凡喉节上一刮。

    惹得张凡打了一个激灵,咳了一声,她跟着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:“自己的菜,自己不看住,晾在那儿不理。哪天,说不准被别人端去一口吞了!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她话里的意思,形势逆转了!

    不由得心中敞亮,忍不住乐了:“你是我的菜?”

    “你是猪,我是被猪拱过的菜!嘻嘻嘻嘻……”田秀芳说着,一头扎到张凡怀里,四肢紧紧箍住他。

    “真是八爪章鱼!”张凡笑了一声,便赶紧配合她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张凡看看手表,正值午夜。

    窗外月光皎洁,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一时竟然睡意全无,便起身盘膝,准备吐纳。

    无奈身边卧着一个美女,不禁令他分神,只好借着月光,静静坐看。

    只见田秀芳鼻息微微吐兰,粉面残妆更娇,一副美人春睡图。

    不禁好奇地打开神识瞳,自上而下,审视这个难得的次玄阴体。

    发肤肌骨,与常人并无二致,内中阴柔元气缓缓如泉水般在经络中流动,不滞不激,阴阳调和,生理上是一枚十分女性的女子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见她胸前挂着一只环形金坠,便尖起手指轻轻捏起,在灯下细看。

    成色十足的古金,略显深赤色,滑如瓷釉,细如软玉,状若日冕……

    微微闪闪,仿佛环内隐隐发光,晶莹如春晖,似如神器!

    轻轻托起玉颈,将金坠取下,披衣下床,来到沙发上坐定,双掌合十,将金坠置于掌心之中,在丹田之处停住不动。

    微闭双眼,玄清虚气诀在口中轻轻吟诵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金坠随诀而动,竟然金光四射,自指缝之间溢出,刹时间,满室飘香。

    再运古元真气于掌中,以真气浸润金坠,金气与古元真气相辅相成,金坠轻跳而起,在眼前跳动起伏,如蝶恋春花,又如飞燕作掌上舞,渐次渐慢,片刻之后,竟然浮停于眼前一动不动了……

    赤光缓缓,化气归真,自金坠之中,溢出一道真气,迅即散入张凡脉络之中。

    张凡记念如云道长嘱诫:若遇金光化气,正是提气良机!可吸之纳之,默念玄清虚气诀三六一十八回,化气归丹。

    依师嘱闭目默念,顿时神识内敛,沉入丹田方寸之内,迫气而下,至会阴而逆转向上,经百会而顺下重新归丹……小周天七个轮回之后,金气与真气调合,炼成精纯灵隐真气,每过丹田,便被丹田火气吸咐,成真气中的灵劲,使得丹海更为沉实……

    张凡记起《古元玄清秘术》卷二载:“古元玄清气境,丹海万丈,然拘泥于方寸丹田之中,曰小灵界。吐纳天地精华一周天,小灵界得寸而进尺,灵界扩展,品相升级。”

    而张凡所处之道元层,又分三乘十八阶,若跨得这十八阶,便可达成上层天元层。

    在三乘十八阶之中,有数阶之内暗藏凶险,西方暗界孽魔伏于其中,可聚气可散魂,是吉是凶,既有天数,又有人为之功。

    若过得这孽魔之关,**天元层则近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而金气居六气之主位,可镇魔降邪,正可使张凡不为孽魔所困,易于达成上层天元层。

    一番调息之后,张凡感到气海翻波,浑身有如金刚一般,有摧毁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明显的增气增力的感觉,只有第一次在妙峰村食杂店里服下益元丸时才有过。

    握了握拳头,四顾室内,真有一种“恨天无把,恨地无环”的遗憾!

    若天有把,可揪天幕下地!若地有环,可将地面拔起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奇妙的感觉令张凡兴致大增,继续修炼几十个炼程,直到窗外现出曙色,才收气宁息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轻轻走出门,来到招待所楼下停车场,钻进车里,发动路虎,向镇外开来。

    张家镇是个大镇,最近市里正在镇边搞一个开发区,动迁一大片农户,远远望去,到处是残败的拆迁工地。

    张凡把车停在路边,独自漫步走进拆迁区。

    只见满目残墙断垣,坑包处处,几台巨大的推土机停在那里一动不动,如睡着的黑熊。

    前面不远处,一幢二层小楼,已经被推垮一半,尚有几米高的断墙立在空中。

    张凡双手一痒,微微一笑,走过去。

    脚下踩实,双手扶住墙面。

    古元真气骤然发力,力透墙面!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烟尘随之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张凡一个后跳,退出几步,再看时,高墙已经倒塌,只留下一米高的墙楂子。

    他拍拍手上的灰尘,心中大为爽快:多天以来,虽然勤炼不己,但功力并未有太大长进,在“平台期”滞留太久。没想到,田秀芳竟然以次玄阴体助他增功益气!

    此番功力大增,起码增加三成!

    说不准还有五成呢!

    只是目前找不到对手过过招!

    竟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独孤求败之感!

    站在那里,足有几分钟,看着灰尘渐渐落定,这才回身,往大路上走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神人哪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几声赞叹叫好,随即响起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张凡回头一看,发现几个工人站在不远处,正冲他叫喊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睡在工棚里,早起正要干活,忽然见一个人走进工地,以为是来偷钢筋的小偷呢,便伏下身偷看,准备来个人赃俱获,讹上一笔。

    不料此人却轻轻一推,把一面墙给推倒了。

    他们断定此人一定是武林高手,不由得崇拜地叫起来好来。

    张凡不愿张扬自己神功,赶紧加快脚步想躲开他们。

    “停一下!这位小哥!”

    工头带着几个工人,大步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凡皱眉道,警惕地看着他们,见他们都没有掏出手机拍照,便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推墙比推土机厉害,我雇你,工资按租赁推土机的工资,每天两千,怎么样?”工头伸出一个指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值钱?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哥绝对值钱。”工头道,“我想,给你的钱不止这两千,两千是基本工资,如此拆迁中遇到钉子户,小哥出面把他们办了,我另有重奖!”

    张凡不想和这些人多费口舌,便手指路边的路虎道:“你雇别人吧,我一会儿还要给我的路虎换机油呢!”

    几个工人顺张凡手指看去,只见路边树下,停着一辆崭新的军用路虎。

    “去!路虎?”

    “还挂着军牌!”

    “太牛了!花钱都买不到的好车!”

    张凡冲他们笑道:“好好努力,你们也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工人们个个都傻了,瞪着眼睛,看着张凡钻进车里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工头望着路虎消失在远处,忽然悲伤地感慨道:“开路虎,又有这么强的功力,天下是他的!”

    “唉,我们这些人,跟人家比起来,虫子一只!”

    “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混上,这小子的床上,至少躺着一个连!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