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37章由氏我爱你

    成局长心里暗忖:受贿无小事!

    对小视频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    眼下,宜用缓兵之计,先把张凡给稳住。这小子嘴里谦和,眼里已经冒火了!说不准会把事情给捅出去。

    我先退一步,先把张家埠养鸡大棚的事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,请张凡去家里给我老婆看病,晓之以昨,向他讨要小视频。

    他若是拿不出小视频,我就不怕他了,那时我再翻脸也来得及!

    我一个大局长,玩你们几个小农民,还不跟玩鸟一样容易?

    等你们养鸡大棚办起来,派人去卡油。

    罚款大权在我手里,想罚你款,你躲过过吗?你就是生一只煤炉冒烟,我都能罚你个底儿朝天!

    到那时,罚款你得交;老爷沟的事,你也得办!

    “好的,下周有时间,我电话约张先生去我家。”成局长笑眯眯地说,然后又给张三叔和韩会计各递去一只大龙虾,道:“明天周一上午上班时,你们拿着材料,直接去我办公室,我给你们签字盖章。”

    “成局长痛快!”张凡和田秀芳一齐站起来,把杯子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心里骂道:牵着不走打倒退,不见棺材不落泪,贪官虽牛逼,也特么有软肋!

    张三叔和韩会计见三人碰杯,把事儿办妥了,顿时蒙头蒙脑: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们办了两个多月办不成的事,竟然转眼之间就成了?

    小凡这孩子,也太厉害了!

    张三叔和韩会计都是酒中老手,心中一高兴,便和成局长拼上了。

    成局长是个酒仙,三人一拍即合,这一来,酒桌上的气氛相当融洽、相当热烈。

    张凡不喜欢喝酒,便叫了一杯饮料,慢慢呷着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拼酒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不免感到无聊,便道:“你们先喝着,我和田镇长单独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便拉着田秀芳坐到餐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地挤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凡感到田秀芳的大腿特别柔软,被她碰到的地方,不觉得发起热来。

    麻麻的,像是触了电。

    田秀芳昨夜春风来,露滴牡丹开,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至此还没有完全从幸福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眼下与张凡挨身坐着,男性的气味不断传到鼻孔里,心中禁不住又热了起来,一只手从背后环过张凡的腰,轻插在衣服里,悄悄乱来,弄得张凡一阵燥热。

    “手太不老实了,看来余兴未尽,还是贱?”张凡紧紧捏住田秀芳小手,低声笑问。

    田秀芳恨不得24小时跟张凡腻在一起,见张凡眼里情意绵绵,心中差点融掉了,却装出“挺得住”的样子,白了他一眼:“你再说我贱,信不信我向成局长揭穿你的把戏?”

    “啥把戏?”

    “视频!你根本就没有什么视频!”田秀芳狠狠地掐了张凡大腿一下,“你以为自己演得巧妙?在我看来,拙劣极了!要不是成局长作贼心虚,你根本不能得逞!”

    张凡被揭穿了西洋镜,有些尴尬,憨笑一下,“那……你千万别揭穿我,我可以答应你继续不老实,我忍受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握住她的手,往自己的衣服里塞。

    这一来,田秀芳反而不干,把手从衣服下拽出来,嗔道:“你以为你是宝?”

    说着,故意不看张凡,抬起头来,去看电视。

    这时,大厅里墙上挂着的大屏幕电视正在播出广告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细腰少女,手托一只小瓶,眼光如电,极具挑逗地道:

    “请不要与用过芙蓉俏脂霜的少女**,也许,她就是你的外祖母!”

    接着,画面显示由氏店里排长龙的盛况。

    一个女“顾客”正在接受“记者”采访,她双手把一瓶芙蓉俏脂霜摁在双峰之间,无比崇拜、感激涕零地道:“感激由氏!感激由氏给我们提供这么高端低价的产品。以前,我用过类似的产品,叫‘芙蓉什么霜’,也是我们江清市出品。但那个东西效果极差,价格奇高。由氏的芙蓉俏脂霜上市,给我们工薪阶层带来了福音!我真是非常激动,借此机会,要大声说:由氏,我爱你!用你没商量!”

    一层鸡皮疙瘩,从张凡浑身上下凸起来!

    去!由氏!

    不但宣传自己,还在贬低天健的芙蓉消脂霜。

    有这么公开挑衅的吗?

    张凡呼吸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田镇长扭头一看,见张凡脸色大变,不由得惊问:“你……你跟一个广告叫什么劲?”

    “由氏,由氏集团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张凡拳头狠狠地砸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人造革的沙发,经这一下暴击,陷进去一个坑,皮革破裂,发出“扑”的一声闷响,引得餐厅服务员向这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田秀芳摇晃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说,要是有人天天从你怀里往外掏钱,一边掏一边嘲笑你,说你他妈人臭钞票也臭。如果这样的话,你是不是可以把他的手砍掉?”

    “这个由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由氏现在是骑在我脖子上拉屎!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田秀芳问道。

    张凡简单地把由氏山寨芙蓉消脂霜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田秀芳不断地唏嘘,道:“去消协举报呀!”

    “消协听工商局季局长的,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呀,去把季局长搞定嘛!”田秀芳道。

    “搞定?”

    “难道,有困难?”

    “搞过,没有彻底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钱没上足?”

    “因为季局长事先收了由氏的大贿款,嘴被由氏给堵上了。我们投诉的路,已经走到死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这样下去的话,一天损失多少呀!”

    “以前芙蓉消脂霜每天赢利近十万,最近,别说赢利,就是销售额也达不到十万!你算算损失多少!”

    田秀芳皱皱眉,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大洞,轻问;“你想动武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我肚里的蛔虫!我已经安排人进行侦察,准备把由氏店铺给砸了!”

    田秀芳摇了摇头:“当街砸店铺,会在社会上造成极大影响!省里、乃至京城都会震动,那时追查起来,你很难跑掉!不如,弄个影响小一点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作影响小?”

    “给它来个釜底抽薪——”

    田秀芳把手向下一掏,不轻不重地来了一个猴子偷桃。

    张凡一愣:“你的意思,砸它的生产基地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田秀芳微微一笑,“我可没那么说哟!”

    \s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