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45章药效钢钢的

    “真的?那样的话……可太好了。”田校长心中高兴,已经顾不得矜持了。

    男人嘛,追求持久性,就跟女人追求化妆品一样强烈。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回身打开自己背包,从里面取出一只药箱。

    药箱里面摆满一些小小的瓶瓶盒盒,像是百宝箱。

    他挑出其中一只粉红色小瓶,拧开盖子,从里面倒出一点红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丹药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但跟古代的丹药不同,它里面没有铅、汞等有害金属。全由草药制成,纯天然无副作用,是古代宫廷里的伟哥方子。”

    田校长这些日子,跟校办一个新婚少妇腻着,那少妇嫩得像豆芽,人又非常粘,也不知哪来的劲头,每天都到田校长办公室里抽空办事儿。

    尽管田校长有些力不从心,但她的身子实在是无法拒绝,即使灯蛾扑火也要扑,即使死,也要死在她裙下,因此勉力勉为,底子却越淘越空。

    曾经偷偷溜进药店买过这人神油那个神药,结果差强人意,第二天反而更加不济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寻找一种强药,没想到,新到家的姑爷竟然有秘方,这令他怎能不兴奋一试?

    张凡见田校长表情急迫,反而不紧不慢,把药末倒进茶杯里,用匙搅匀,一边搅一边问:“爸,我妈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她,嗯,没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“例假还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还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不是她的例假期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田校长有些困惑:问这么细,干什么呢?

    张凡情知田校长不想说,便解释道:“这个方子……怎么说呢,我的意思是,你喝完了之后,身体上的有些强烈的反应,反应的话,需要妈妈亲身帮你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田校长这才小声道:“她例假前天走净了,今晚,当然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这样,你现在可以把它喝下,之后赶紧跟妈妈上床休息。阴阳调和,明天早晨必然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灵?”

    “试试吧,别人试过,都说准。”张凡鼓励道。

    田校长的神色,有几分忸怩,却是毫不犹豫,一仰头,把药喝干。

    “来,我再把把脉。”张凡道

    田校长把手腕伸过来,张凡细细地把了一遍。

    脉象比刚才稳定许多,热,浮,燥,三气已经消停,只有隐隐的阳气在脉道里回旋,可见药力在他的身体里发生了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开个方子,”张凡说着,取出药方笺,刷刷一阵狂草,递给田校长:“爸,这是回阳千金方,七天一疗程,你连吃两个疗程,病就去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田校长忙把药方接过去,戴上眼镜去读。

    不料还没有看完,身下已经有了异动,脸上也发起烧来。

    张凡瞥眼一看,田校长的裤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脱颖而出,把裤子顶得鼓鼓绷绷。

    田校长见张凡眼光看过来,忙把药方遮在腿上,假装打了一个哈欠,“今天打了半天门球,也真是有点累了,你也一路辛苦,大家都早点休息吧!明天,还要参加一个婚礼,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站起身来告辞。

    这时,田校长已经彻底不对劲了:脸上放出红亮的光,脸皮在热血的冲击之下胀得像是中风的前兆,眼睛发直,双手互相搓着,身板显得十分僵直。

    张凡忙转身回到东屋里。

    田妈妈见张凡一脸轻松,情知已经得手,马上迎上来问道,“小张,你爸的病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凡轻松笑道,“我爸没病。可能是工作上过于操劳,导致短期生理障碍。没大事,我已经给他服用了特效药,现在他身体药力已经开始反应,在等你呢过去休息呢,你快过去吧!”

    张凡故意把“快”这个字着重发音。

    田妈妈已经明白了张凡话里的意思,脸上微微红了一下,低下头便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忽然回头嘱咐道:“你们两个也早点睡吧!明天中午,要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呢!”

    张凡和田秀芳相视一笑,心照不宣:咱妈今晚要幸福了。

    两人轻轻来到窗前,从窗帘的缝隙里向西屋看去。

    西屋的灯,很快就关闭了。

    田秀芳轻问:“你给我爸吃的什么药?会起作用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根据祖传药书上‘一柱擎天方’,经过改良配置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柱擎天方?”田秀芳嗔道,“你是不是天天吃它?”

    “我还用得着它吗?笑话。告诉你,这是古代宫廷秘方,皇帝吃了它,一次能翻好几个牌子。我不担心药会不会起作用,我是担心你妈能不能承受住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田秀芳打了张凡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出声,我听到了!”张凡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实此时此刻,张凡早已经打开了聪耳。

    西屋里的声音,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田校长并不说话,大概一心在专注工作。

    田妈妈的声音,带着颤抖:

    “老田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哟,老田,你太到位了!”

    “老田,轻点哟,都把我弄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你疼!”田校长突然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尖叫从西屋里传来,田妈妈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,似乎忘记了一切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张凡被尿意憋醒,看看外面天还没亮,便起床去卫生间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穿衣服把田秀芳弄醒,便只穿了一条小短裤,走出东屋。

    卫生间在北边。

    有点冷,张凡打了一个冷战,小跑着过去,伸手拉开门,一头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褪下短裤,急不可耐地坐到坐便器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很大的水声传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愣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刚开始以为是自己弄出来的水声,但马上就发现声音来自浴帘后面!

    只见雪白的浴缸前,遮着黑色的浴帘,一阵阵热水汽,从浴帘上部的空档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人!

    张凡一惊:是谁?

    坏了!

    若不是田校长,那就是田妈妈!

    张凡小心脏嗵嗵直跳,还没有完全尿完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水声戛然而止,浴帘“哗”地一声拉开了,里面现出一位女子!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