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49章奇异的海拔差

    顿时,田月芳心里划了一百个问号:这个姐夫,究竟是什么来路?

    莫不是巫师?

    不由得芳心大动,对张凡产生了强烈的好奇!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产生这么大的好奇心!

    “时间马上到了,里面能快点不?”

    司仪在外面跺脚大喊。

    “快去吧,来不及了!”张凡催道。

    田月芳又深深打量他一眼,一扭腰身,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田秀芳等在门口,心里一直有些不痛快,却硬撑着不进去查看。

    终于见妹妹和张凡走出来,便轻轻瞟了张凡一眼,凑到他跟前,小声讥讽道:“很揩油吧?”

    张凡憨笑一下:“你也想被揩油吗?要么,也给你化化妆?保证跟你妹妹一样水嫩美丽!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。”田秀芳见妹妹脸上的效果奇佳,看样子张凡刚才在包间里确实一直专心化妆,没有别的心思,便轻松了一些,道:“我要是整成我妹妹那样,这个镇长还怎么当?”

    婚礼还算顺利,正常开始正常结束。

    婚宴开始时,娘家客都被安排到靠大厅门边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往来送菜的人太多,大厅的门不可能关上,冷风不断从外面吹进来,还带着走廊里卫生间的味道,而且这里的灯光也是大厅里最暗的部分。

    上菜员每一道菜都从前面开始上,上到这里时,已经是锅底剩菜了,不是量小就是缺花样……

    张凡皱着眉,只是慢慢喝茶水,看着一桌农民兄弟把盘子风卷残云地扫光,便悄悄对田秀芳道:“这也太欺负人了。我们今天不给你表妹打个样儿,今后她在这个家里不好混!得被婆婆欺负死!”

    田秀芳劝道:“这个场合,先忍一忍,别破坏了婚礼气氛。没听人说吗?婚礼不欢乐,一生不欢乐。”

    张凡咬着牙,仍然慢慢地喝茶。

    这时,新郎新娘过来敬酒了。

    杜月月脸上带着忧愁。

    她的娘家人被安排在这样的位置上,让她心里特别难受,感到十分对不起娘家人,她和新郎给每个人点了喜烟,又倒了喜酒,举起杯子,道:“对不起,大家多担待,要骂的话,就骂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眼泪快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新郎真是不错的小伙子,相当关爱媳妇,马上搂住她的腰,揉了揉拍了拍,举杯说道:“各位,招待不周,委屈大家了。下个月,我和月月回娘家,我再重新请大家一桌,来,我干了,各位随意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口把酒闷了。

    新郎新娘刚离开,杜月月的公婆敬酒也轮到了这边。

    公公扫了这桌一眼,问婆婆:“这桌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都是她的农村七大姑八大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安排在这里?为什么不安排在一楼和帮忙打杂的一起吃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管事的怎么搞的,一群土包子坐在这里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声音虽小,但旁边几个人确实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耽误时间,先去给公检法那桌敬酒。”公公说着,便和婆婆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一桌人不禁唏嘘起来: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的话,月月以后在婆家一点地位也没有呀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公婆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月月父母,坚决不让女儿嫁过来!”

    田月芳已经气得胸脯起伏,欠起身来就要去跟公婆理论,却被田秀芳给拉得坐下来,道:“小妹,别冲动!这个场合,你一个没出嫁的姑娘,不宜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忍不下这口气!月月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!”

    两公婆此时已经快走到公检法那桌了,张凡轻轻站起来,走过去,伸手抓住公公的衣角,向回轻轻一带。

    公公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左右自己,他身不由己,倒退几步,站到了娘家客这桌前。

    张凡手上扯住衣角不放,笑问:“这位是新娘的公公吧?”

    公公回头一看,见是一个陌生的小伙子,他刚要发怒,忽然见张凡眼里冒出杀气腾腾的野性目芒,不由得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俗话说: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    这小伙子若是一个地痞光棍,岂不把婚礼给搅了?

    想到这,稳了一下神,故作威严地笑道:“先生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娘家人。”

    公公虽然心里害怕,但说出来的话仍然带着严惩的岐视和讥讽:

    “娘家人?怎么,看你样子,对我们的招待有些不满意?好了,我明白了,是不是嫌菜少?我们定菜的时候,注重的是质量,忽略了你们农村人肚里油水少,饭量大!如果菜不够的话,我叫厨房再上两个硬菜?”

    婆婆冷笑一声,道:“你上多少菜,也不够他们偷偷打包的!”

    “谁打包了?你再说一句?”田月芳又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菜可以不够,酒不能不喝!”张凡隐怒地道,同时,抓着衣角的小妙手,轻轻发功,古元真气直向对方腹部射去。

    公公此时,感觉一阵身体不适:从被拽的衣角上,似乎传来一阵阵电流,半个腰部快麻木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心中一沉:难道,遇见了武林高手?

    武林中这些人天不怕地不怕,坐监狱如同住宾馆,要是对我下手……

    婆婆见老公脸色不对,冲上前一步,要把张凡的手移开,道:“农村人,怎么这么没礼貌?你知道我老公什么身份?你敢拽他?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一拨,婆婆的手立刻如同触电一般缩了回去,同时,张凡小妙手顺势往她胸前一拍!

    只是轻轻的一触!快得令所有人都没有看见!

    婆婆却是呆若木鸡!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酸痛,在左峰上蔓延!

    很快,酸痛就变成了麻木,原本紧绷绷地托在左峰上的文胸,仿佛断带了一般,里面变得松松垮垮,宛若无物!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:

    胸,我的左胸!

    左胸海拔比右胸低了一大截!

    她脸色变得苍白无血!

    这回,她是彻底害怕了!

    张凡不再理她,把脸凑向公公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老朽,你信不信我把你弄残?”

    “你敢?大厅广众之下,你难道不怕我叫警察?”公公感到腰部麻木得更厉害了,心中害怕,嘴上却是绝对不能丢了份子!

    “你现场肯定没事!警察来了,也不能把我咋地!但是我要告诉你,不老实的话,十天以后,你会半身瘫痪!”

    说着,张凡手上又是使了一下劲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