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50章南波万

    一阵微微的麻木感,从腰部开始慢慢向下扩散,直到膝盖才停止。

    不但半个腰部,连带生殖部件也一齐没有了知觉!

    公公是个精明人,知道不能硬碰硬。

    今天遇到杀手了。

    看来,若不低头,真的要毁在这小子手里!

    “呵呵,这位先生,喜酒怎么能不喝呢?两家结亲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必须好好尽兴一下。”公公突然提高声音,变得十分“爽快”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老公屈服,婆婆已经猜到在老公身上发生了同样可怕的事情,内心越发害怕,面如土灰!

    本来要在娘家客前摆摆威风,不料却把自己的面子掉了一地渣儿!

    但是,但该跪舔时必须跪舔!这是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婆婆忙上前笑道:“来来来,我和老公给娘家客敬酒。”

    娘家客见公婆终于低下了头,心情相当舒畅,牛逼地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不敬好使吗?!”

    “给你脸,你不要,非要大耳刮子!”

    两公婆彻底软蛋,忍受着阵阵讥讽,躬着身,一个个给娘家客倒了酒,然后自己喝干了。

    张凡呷了一口酒,轻轻说道:“你们两位公婆年纪大了,要多注意身体。我是个村医,今后我们两家来往,我会很关注你们的身体的。人活着,平安是福;同时,也要平等待人,不然的话……我想说,我本人脾气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公公腰上和腿间仍然在麻木着,听见张凡说“脾气不太好”,吓得滴出了几滴尿水,把衬裤弄湿了,偷偷夹了夹腿,弯腰陪礼道:“各位谅解。今天是管事的大意,把娘家客的桌号给弄错了,各位千万谅解呀!”

    “道歉的话,可以少说;但是实实实在的事,必须多做。月月虽然出身贫苦,但也是爹妈辛苦二十年才养大的宝贝,嫁到你们家,你们要珍惜她,绝不能给她气受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会把月月当亲女儿对待!”婆婆忙道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她塌陷的左胸,笑道:“我相信你的承诺。因为,你如果不想自己的胸部一高一低的话,以后可以求月月帮忙。如果月月愿意帮你忙的话,也许我把会把你左胸的海绵体神经性萎缩症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公婆连连点头,并排站在张凡面前,像受训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去别的桌上敬酒了。”张凡一挥手,放行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!”两公婆冲张凡微微地一鞠躬,然后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这时,一位腰肢纤细的迎宾小姐款款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两公婆眼睛一亮,几乎同时叫了起来:“董厅长!董公子!”

    张凡斜眼一看,只见迎宾小姐背后跟着一老一少。

    老的正是省警察厅董副厅长。

    少的是董少。

    那次在省珠宝贸易大楼门前,董少找钱亮的碴,结果被张凡狠狠地虐了一顿。

    那次,是董少横行省城多年以来第一次受屈挨整。

    更令他窝心的是,他爸爸不但不替他做主,反而严令他向张凡下跪道歉。

    “向处长,于科长,我来晚了,来晚了!”

    董副厅长一边向前,一边招手,有如领袖接见子民一般,步子十分轻快,表情却是非常自得,有一种鹤入鸡群的超然之感。

    原来,公公姓向,是某局的一个闲职处长,并没多大能水。

    婆婆是省警察厅一个管户籍的副科长。以她的人品和能力,当个副科长已经是非常勉强了,但是她紧紧地盯住了科长的位置,一直想抱紧董副厅长这条大腿往上爬。

    今天借着儿子婚礼的机会,正是进一步跟董厅长搞定关系的场合。

    所以,两公婆怎能不夹起尾巴、提紧秋菊地巴结呢!

    董副厅长看着迎面走来的于副科长一胸低一胸高,不禁暗自吃惊: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没听说于科长动了乳腺肿瘤手术呀!

    怎么瘪了?

    虽然内心十二分惊诧,但以他的修养和风度,脸上并没有露出半点异样的表情,当作什么也没发现,爽朗地道:“向公子的婚礼,我本该提前到场帮忙的。没办法呀,在其职,就要谋其事,这不,刚刚处理完一起偷器官大案,结果迟到了,请原谅呀!”

    “董厅长说哪里话,”向处长脸上堆的笑太多了,几乎把脸挤变形了,“董厅长只要光临,我儿子的婚礼就成功!”

    于副科长极会看眼色,此时,巴结厅长儿子比巴结厅长更有效果,便走上前,紧紧握住董少的双手,拍拍打打地在小鲜肉身上揩了几下油,夸赞道:“董少,越来越帅了,阿姨都认不出来你了!”

    董少玩过好多少女,对于中老年妇女自然没半点兴趣,倨傲地一扬头,哼了一声,自顾自地掏出香烟点了一根,深深吸了一口,“扑”地一下,把烟雾冲于副科长胸间开领处吐来……

    然后,瞥了一眼她的左胸,心中暗道:老太太,怎么搞的,塌坡了?

    向处长见老婆双峰之间被喷了大团的烟雾,心中一怒,恨不得立马杀了董少,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加了十二分的糖蜜,腰弯得更低,双腿也是夹得相当紧,无限巴结地道:“董厅长,董公子,请,你们二位到首席就坐!首席首位,给董厅长留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指首席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里,坐着几位处级以上领导。

    董厅长很自傲地哼了一声,正要转身往那边走,忽然,无意之间发现在座的张凡!

    他,也在场?

    张凡!

    这个天灾星!

    神一样的人,魔一样的鬼!

    上次绑架案,张凡当着省警察厅长的面,把劫匪搞定,厅长对他是大加赞赏,近来多次开会提到张凡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厅长眼里,张凡就是全省警察的南波万!

    而且,这还不算最可怕的!据说,这小子跟黄省长的关系十分亲密,黄省长的命就是这小子救回来的!

    不把这小子侍候好的话,他在省长或厅长面前说我一两句黑话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更何况,这小子的底细我还没有弄清,说不上有更深的背景!否则的话,厅长和省长不一定会那么赏识他!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想到,董副厅长停住了脚步,对向处长道:“向处,我看,何必去首席打扰大家?不如就在这里加两把椅子罢。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