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52章疑难病症

    张凡在老爷沟跟大家忙了一天,累得腰酸腿疼,正准备回江清市看看乐果西施,恰巧接到郑芷英的电话,说她已经到村里了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愣:这个刚刚离婚的俏姐姐来了?!

    忙扔下手中的活,从老爷沟赶回医务室。

    郑芷英的车停在门外,她穿一条紧身裤,两条大长腿因此特别显形;头戴一顶粉红色洋基帽,加上粉红色的偏振镜,一双菲乐太空鞋,远远看去像个少女。双手抱在脑后,姿态很好看地拧着细腰,看着张凡走近,眼睛里全是情意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张凡对这位高雅知性姐姐怀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敬意和爱意,此刻被她眼里的东西给热身了,竟然鬼使神差地想冲过去抱抱她。

    但顾虑到村民那一双双眼睛可能在某个暗处向这边看呢,便控制住自己,笑问:“英姐,什么事呀,大老远也不事先打个电话就跑来了!”

    郑芷英含笑剜了张凡一眼,“看来,你没把答应我的事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什么事了?”张凡有些蒙圈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事!”郑芷英尖起手指,向自己小腹上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那里?你那里有什么事要我去办?”张凡大惑不解:难道郑芷英刚离婚这么几天,就有这么急的活?

    不会吧,她是相当矜持的。

    “呸!想哪去了!是我外甥女这里有事!想起来没有?”郑芷英红着脸嗔道。

    “哎哟,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记得前几天郑芷英跟他说,她外甥女儿是石女,因为马上就快结婚了,想要张凡给治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,穷忙,差点把这事给忘了,你外甥女人呢?”张凡拍了拍头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把人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一边说,一边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车里钻出来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。

    张凡一打眼,便暗暗感叹:好有女人味!

    她是那种小家碧玉类的美人儿,粉面桃腮,腰肢纤细,凸的地方不是十分凸,凹的地方不是十分凹,曲线柔顺,一看就是未经风雨的处子。

    张凡看着这曼妙的犹物,联想到她那里不通,不禁暗暗惋惜:这病,若是摊在一个恐龙丑女身上也就罢了;摊在这一位美女身上,真是造物主开的玩笑!

    “这是张医生,你叫张哥就行。”郑芷英道。

    差辈儿了!张凡暗笑:我叫你芷英姐,你让她管我叫哥!

    “张医生好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今天的事相当地**,姑娘看上去十分害羞,嘤嘤地说了一声,脸红红的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因为害羞,反而显得十分诱人,偶尔抬一下头,马上低下眼帘,顾盼之中,有一种勾人的效果。

    张凡忍不住在她腰间打量了几眼,心中打着小鼓:能治好吗?毕竟,以前没有治过类似的病。

    “走,进医务室吧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来到医务室坐下。

    张凡向姑娘询问了一些简单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二十一岁,名叫尹红,定在下个月举行婚礼。

    张凡问一句,她答一句,始终胀红着脸,回答得十分简单,一个字不肯多说。

    郑芷英坐在旁边,忽然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在场,导致外甥女放不开,便站起来说道:

    “小凡,你先给她治着,我在这里呆着也闷,不如开车出去野外转一转,欣赏一下你们这里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张凡急忙阻拦道:“英姐,你别走啊!你外甥女这可是妇科病!”

    郑芷英狠狠地白了张凡一眼,嗔道:“我要是不放心,就不会把她送到你这儿治疗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走出门外,然后紧紧地把门关上,开着车便出村了。

    医务室里只剩下张凡和尹红。

    “尹红,你伸出手,我给你把把脉。”张凡尽量用轻松的口气说道,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治疗,内心不由得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尹红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挽起袖子,把一只雪白柔软的玉腕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凡两只手指,在关尺寸之上按了一会,发现脉象比较沉滞,阴阳对立,水火不调,整个生理系统脉络一片死气沉沉,如古井无波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不禁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皱起眉头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你看我的病能治吗?”尹红见张凡面色沉重,不禁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张凡没有回答,正在脑海当中回忆《玄道医谱》中关于石女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根据她的脉象,她不仅仅在生理结构上是石女,而且卵巢上好像也有天生堵塞,若是不把这堵塞给疏通了,即使治好了石女,也仍然是不孕的。

    又琢磨了十几分钟,忽然脑中灵光一现,想出了一个好办法:利用“通经排卵七星针”,先把排卵管打通,然后再通其它部位。

    “我先给你针灸吧?”

    “针灸?”尹红惊叫一声,小手捂住嘴,如受惊的小兔。

    “你晕针吗?”张凡一边说,一边打开玉绵针盒,亮出细小晶亮的玉绵针给她看,“针很小,下腹部的穴位都是浅穴,不会入针太深,不太疼。”

    尹红看了一眼玉绵针,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经过一番内心搏斗,最后假装坚强地道:“我不怕!”

    “好,有勇气!”张凡站起身来,在诊台上铺了一条毯子,“你解开裤带,脱掉上衣,躺到上面来吧!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是彻底打开防线了吗?

    尹红看着那条毯子停了一会,低着头,慢慢地走过去,一欠屁股,坐到诊台上。

    “脱了吧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尹红低下头,不胜娇羞,一颗一颗地解开扣子,脱下了卫衣,再脱掉贴身小衫,只剩两朵红色的文胸,双臂挡在胸前,怯怯地问:“它……可以不脱吗?”

    “文胸可以不脱,穴位不在那里,但……这里,应该解开——”张凡指着她的裤带。

    尹红身子一缩,双手握着裤带,说什么也不肯打开。

    张凡不好继续催促,只好坐下来等。

    等了五分钟,尹红仍然紧紧地护住腰带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张凡有点着急,便道:“在我这里做妇科检查的妇女,都要检查那啥的,妇科检查就是这样,哪个医院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……”尹红双手微微发抖,深深低着头,手指在裤带的扣子上抠着,心里十分犹豫,在“解”与“不解”之间徘徊。

    有人说,美女养眼,娇女偷心,羞女夺魂,她这一副极度害羞的样子,简直能把人迷死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暗念“我是医生”,调息静坐,大约等了十分钟,尹红仍然不肯解开,反而身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点冷?”张凡说完,把一台电吹风搬过来,放在诊台前的桌子上,让热风吹着她的胸前,心里却越来越着急:这样等下去,等到啥时候是个头啊!

    根据以往的经验,女患者在这个时候,是需要医生来帮助她突破心理防线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医生!”张凡又是暗暗说着,走近诊台,伸出小妙手,轻轻地放在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肩头很滑,几乎扶不住,仿佛苍蝇落在上面都会闪了腰,手感无敌了。

    尹红没有推拒,因为她感到一阵温热从肩膀上向全身散开,身体顿时变得松弛了,心脏也不像刚才那样狂跳!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