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55章窜心的结局

    张凡的耳朵顿时有点酸麻,便晃了晃脑袋,挣脱开小手的束缚,含笑道:“英姐,听你说话的意思,好像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绝对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清白?清白得可以呀!我外甥女已经不清白了,你怎么可能独善其身?”郑芷英口气里带有几分讥讽,重新把张凡的耳垂捏住,轻轻往外揪。

    张凡忽然感到非常可笑,又相当委屈。

    在刚才医务室给尹红治病的过程中,他一再撇清,力证清白,结果还是被怀疑上了!

    早知道是这样一个窝心的结局,还不如占尹红一点便宜呢!占便宜的话,以当时的情形,绝对是可以得逞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这样想?”张凡有几分不快,但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,还是憨笑着。

    郑芷英自以为捅到了张凡的软肋,伸出手在他的大腿上拍了一拍,颇为感触地道,“猫就是猫,没有不沾腥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似乎有什么顾虑,把话头突然打住。

    “继续呀,继续说,不过什么?把话讲明白,不要吞吞吐吐,”张凡催促道。

    郑芷英在犹豫,心里想着应该说还是不该说,被张凡这一催促,心想,张凡也不是外人,而且他的嘴特别紧,从不乱说乱道,便道,“女人都有自己一生的第一次。第一次给了谁,便一生也忘不了这个男人。今天这样的结果也很好,省得便宜了那个大混蛋。”

    张凡感到她话里有话,便含笑问道,“大混蛋?你指的是尹红的未婚夫吗?”

    郑志英的脸有点发红,气冲冲的,“不是他是谁呀!嗨,不说了,我们家小红嫁给他,说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,有点轻描淡写了。应该说是绵羊遇到了狼!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,意识到又是一桩不满意的婚姻既将在这个世界上诞生,不禁有点同情地叹了一口气,皱着眉头道:“既然知道是火坑,为啥还要往里跳啊?”

    郑芷英摇了摇头,“我也说不清。都是我姐和我姐夫糊涂,我看是他们把女儿一生给误了……算了,不提这事儿,越提越闹心。也许什么事都没有,我们是在咸吃萝卜淡操心!”

    张凡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,真想刨根问底弄个究竟,但是郑芷英已经闭口不谈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张凡也不便再问。

    不过,心里像是堵了一块石头,很同情尹红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闲聊,不知不觉当经进入江清城。

    因为郑芷英还要开车送外甥女回家跟自己的姐姐交代一番,所以张凡把她送到家里楼下,郑芷英便下车,开着自己的车,带着外甥女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凡看着郑芷英的车渐渐远去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平静了一会,给乐果西施发了条微信,告诉她今晚去看望她和韩淑云。

    不料事与愿违,乐果西施竟然和韩淑云一起回老家看爸妈去了。

    张凡只好开车去了天健公司。

    一象和二狮等几个队员在家,见张凡来了,急着围上来跟他谈由氏的事。

    一象说,由氏的生产基地目前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狂狮队员们曾在由氏店外监视送货人的去向,不料,跟来跟去,送货人竟然回到了由氏家院子里。

    为了弄清由氏家里的情况,八鼠在夜里爬进院子,在由氏家里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结果并未发现任何生产基地的迹象。

    可见芙蓉俏脂霜的秘密生产基地不在由氏家里。

    这样就很难办了!

    由氏家里一天到晚车出车进,谁知道哪辆车是送货的?如何跟踪?

    秘密生产基地规模不会很大,只要有一间民房,甚至一个地下室就可以了。在偌大的江清城内城外,想找到这样一个窝点,真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张凡和大家研究来研究去,找不到一个头绪。

    三虎把桌子一拍,叫道:“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!烧火棍子直来直去,不如去由氏家里抓一个活口出来,一拷问什么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了笑道,“三虎,你不要冲动,这件事情,应该是一个极大的秘密,由氏家里的人,未必人人都掌握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由瘸子抓来,给他一顿胖揍,他什么都交代了!”

    “抓由鹏举?”张凡摇了摇头,“这个更行不通。弄不好把事情闹大了,上边追究起来,连黄省长都要跟着吃锅烙。此计行不通,不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就眼睁睁地看着由氏往我们碗里尿尿?!”三虎气得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有一条短信发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看,是郑芷英发来的,打开一看,不禁舒心地笑了——他沉冤昭雪了:

    “小凡,我问过我外甥女了,她说你跟她真没有那事儿。看样子你这人还真挺老实呢!你马上去江边一品菜庄,今晚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晚上七点刚过,张凡在江边一品菜庄的雅间里,等到了郑芷英。

    刚刚分手不到两个小时,郑芷英又换了一个样,比白天更加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在大学里工作的原因,郑芷英从来不化浓妆,因而,脸上的肌肤显得更加亲切可爱。一头披肩卷发,有几只大卷儿非常俏皮的搭在肩头,显得又青春又成熟。

    在灯光的照射下,她的皮肤极白极白,如果把她这张脸藏在一树梨花当中,肯定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细长的眉毛,弯月的眼,微微一笑,唇红齿白。略显丰腴的身材,因为个子高挑,因此不但不显得臃肿,反而比那些骨感的女人更多了几分妖娆。

    她今晚穿着一件宝蓝色旗袍,旗袍在腰间和胸部绣了几点小花。腿侧大开叉之处露出了修长秀美的大腿。脚上穿一双黑色高跟鞋,露出来雪一样的脚面。

    见到张凡时,她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两人不须多言,都明白这是她向他表示抱歉。

    张凡见她如梦中仙子一般走进来,不由得站起身来迎接,一双眼睛里冒出痴迷的光,心里暗暗道,这样的女人,天下会有无数男人情愿死在她的石榴裙下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