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57章别说永远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那你说去哪?你有没有见得人的想法?”

    郑芷英反问道:“你来江清,是不是想见竹姐?也许,此刻她正在家里盼着你去呢。”

    张凡苦笑一下:“我跟你说过,竹姐和我,只是是商业伙伴嘛!”

    郑芷英半笑不笑地拍了张凡一下,“就算是商业伙伴也好,还是恋爱伙伴也好,关我什么事?就听你的,去观月公园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把车停在江边停车场,和郑芷英步行来到码头,买了张渡船票,一会功夫,就登上了观月公园的小码头。

    离开码头,看到竹林之中一条小道蜿蜒而上。

    郑芷英轻挽着张凡胳膊,若即若离,张凡可以偶尔碰到她的身体,体察到她身上传过来的热量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竹林,碎碎地洒在路上,两人的脚步踩过时,好像水一样浮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凡,咱俩这样,是不是很像一对情侣?”郑芷英忽然打破沉默,轻轻问道。

    张凡扭头看看她,将手从她腰间伸过去,轻轻揽住,道:“英姐,作情侣通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扭头想吻她一下,却被她含笑躲闪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其实从第一次见面,就互相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只不过各自都有家庭,没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但来往之中,眉来眼去,内心的情意,早已经不用语言表达了。

    如今郑芷英离婚独居,张凡娇妻在外地,两人之间己经没障碍了,又是处于这样温馨情调的环境,各自都有些心如小猿意似小马了。

    张凡的手,在她腰间稍稍使了一点劲揽住。

    郑芷英微微一抖,伸出手,轻劝握住张凡揽在自己腰间的手,慢慢地摩挲着。

    不过,仅仅持续了几秒,她忽然把手松开。

    张凡被她的手一握,十分受用,见她又松开了,便伸手重新捉住,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郑芷英挣脱了一下,“别,别让人看见!”

    张凡道:“怕人看见,那往山上爬吧,那里人少,想做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把她一揽,竟然提得双脚离地,便往小路上走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又没正经!”郑芷英挥拳打了张凡一下,打完之后,却又重新紧紧地把头依偎在他肩头,轻声道:“小凡,你挺坏的,老是欺负你姐姐!”

    张凡忙道:“我哪里欺负你!明白吗?欺负,就是爱。比如……那是爱呀!”

    郑芷英扑哧一声笑了,把身子在张凡怀里一撞,道:“你会打比喻吗?不会的话,就不要说这种粗话丢人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擂了张凡一拳,羞答答的低下头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张凡揽着她的腰,两人又向前走了一段,谁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张凡感觉到她身上很烫,微微地有些汗渗出肌肤,禁不住心跳得更厉害,甚至好像跳到了她的心室里似的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竹林道终于结束了,面前是一片开阔草坪,草坪外,就是波光鳞鳞的江清江。草坪上有一些银杏树,树下有长椅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向长椅走去。

    坐在舒适的长椅上,身上被银杏枝叶遮在树荫里,月光照不到身上,有如坐在新婚纱帐里。

    郑芷英把身子紧紧地偎在张凡怀里,沉默良久,忽然说道:“小凡,我真希望,你和我永远就这样呆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只知风月无边,轻易别说永远。

    张凡忽然想起了在哪里看见过的两句诗。

    “永远”这话,很伤人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不由得有些伤感:其实人生很难,机缘巧合相识了,却爱也不是,不爱也不是,无法选择,能做的只是无奈和愁怅!

    像郑芷英这样多情女子,心细如发丝,要备加爱护,稍微粗暴一点,她心就碎了。

    不能伤,不能爱,不爱却是重伤害!

    一时之间,竟然有些羡慕那些无情无义的男子,他们可以熊瞎子掰苞米,拿下一个,扔掉前一个!

    然而,有些东西,是天生就有的,根本学不来!

    多一份情,便是多一份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可人又岂能无情?

    在心里转来转去,张凡无法得到一个答案,只是怀中的郑芷英呼吸越来越不正常,握在手里的手,已经汗水涟涟了。

    张凡低头看着她在微光中的脸庞,觉得吐气如兰,便微微低下头,对准那两片红唇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郑芷英双手伸出来,轻轻托住张凡双腮,颤声道:“这样,已经很好了。进一步的话,会有很多烦恼的!”

    张凡此时一心想吻她一下,头继续向下,离她的嘴唇只有一寸了。

    郑芷英把双手隔在两人嘴唇之间,柔声道:“没听说过吗?爱,是双刃剑,一边是温柔,一边是伤害。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知道,对郑芷英,是不可以强迫的。

    他停住了,把头微微地抬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意想不到的是,郑芷英双臂一揽,一下子把张凡的头抱住,用力往下一箍,紧紧地把他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……

    张凡只觉得嘴上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不由得眼前眩晕,双手不由得紧紧地揽住她。

    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,郑芷英把脸扭向一侧,从张凡的热吻中腾出嘴来,嗔道:“真讨厌!亲亲嘴就行了,手上还这么不老实!”

    张凡却已经刹不住闸,小声道:“英姐……我……英姐,给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双手更是用力。

    郑芷英伸出手,捉住他的手,“我说过的,到此为止吧,再往前,就是伤害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见她的眼里不是开玩笑,只好把手抽出来,有些委屈地道:“英姐,不往前的话,也是伤害。你看看,我都急成啥样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受伤害了?我才受伤害了呢!你都差点把我脸皮啃掉!走吧,回去。”郑芷英拧眉浅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见她已经从刚才的情境中出来了,也不好勉强,便扶着她站起来。

    郑芷英几乎有些站不住,喘息了好大一会,才勉强能迈开小步走路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很少说话,都在回味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张凡开车送到她家楼下。

    “天太晚了,我不请你上去坐了。”郑芷英给张凡拢了拢衣领,“夜里风凉,开车时别开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小凡,刚才,在公园的事,你不怪我吧?”

    “英姐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忽然扯住张凡的手,把他拉进楼道里,双手攀在她肩上,两人前身相贴,柔声问道:“小凡,你说你爱我,可是,你爱我什么?能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出身高知家庭,又念过硕士,又是大学老师,你身上有一种别人没有的雅和韵!这点最吸引人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眼里一亮,相当感动,突然踮起脚尖,在他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“小凡,公园的事,你真的不怨恨我?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