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58章楼道惊悚

    “真的。你已经给我很多了。其实以前,我好多次幻想能吻一吻你,那该是多么美好。今天终于实现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郑芷英见张凡说得这么实在,句句都敲在她芳心之上,不由得眼圈慢慢发红,娇声道:“小凡,不是姐敝帚自珍自恃珍贵,姐有自知之明,姐嫁过人,生过孩子,用古人的话说就是惨花败柳了,小凡肯要姐,姐本应该给的。可是,姐……小凡,让姐想一想,等哪天姐转过劲来,姐会把身子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,是说在他耳朵边的,柔声细语,吐气如兰,简直是要命的温柔,弄得张凡快疯掉了,伸出手,紧紧搂住她,一下子把她提起来,抱到楼口拐角里……

    两人紧紧相拥,数分钟的长吻,令双方都不再多想,郑芷英完全站立不住,嗓子眼里含糊地发出声音:“抱我上楼!”

    张凡弯腰抱起她,刚刚要往电梯间走,忽然,感觉情况不对,耳中传来沙沙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呀!”

    一声门响,

    高大的安全门从里面推开了。

    二人一惊,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只见四、五个人从地下室走上来。

    首先扑入鼻中的是一股化妆品的味道,浓香飘逸。

    接着,看到几个人肩头扛着大纸箱,纸箱好像很沉重的样子,上面缠着打包带,但纸箱表面没有商品标识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楼道的拐角里,这些人并没有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五个搬箱子的人走出来后,最后出来的一个人没有搬箱子,却是一边走,一边打手机:“……由总,这批货刚出库,马上发走……是,是的由总,原料今天已经运来了,整整八桶,正好两吨……对了由总,有件事正想跟您说,今天一个兄弟去店里送货,好像回来的路上被跟踪了……不知是什么人……可能是被天健盯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紧紧地挤在拐角里,屏住呼吸,生怕弄出动静,直到那人走出楼门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像,他们在谈天健公司?”郑芷英诧异地问。

    “由氏,天健公司……”张凡自言自语地嘟囔着,不由得冷笑起来,“呵呵呵,老天有眼哪。”

    “笑什么?这些人是不是为了芙蓉俏脂霜的事?韵竹姐跟我说过,由氏山寨你们的产品,使你们受到了很大的损失?”

    张凡点了点头,“这口气憋了多天了,再憋下去,我都怀疑自己会打上由家大门去。我一直找他们的造假生产基地,没想到碰上了,这是天意。英姐,这地下室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幢楼,楼下有很大的地下室,以前是一家公司的办公室,后来公司搬走了,一直空着。最近,搬进来一家公司,说是用作仓库,但天天来往的人不少,都是天黑以后搬东西,鬼鬼崇崇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内心一阵激动:“踏破铁鞋无览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我一直在找的黑加工点,原来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进去侦察一下?”郑芷英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些细活,我手下人比我干得更专业,我会我派人来搞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”郑芷英被这一惊,刚才的情绪已经没有了,但眼里的绵绵情意仍然十分动人,伸手给张凡系上扣子,柔声嗔道,“多亏遇上这件事,不然的话,差点被你个坏小子把姐给整晕了!”

    张凡含笑拍拍她的脸蛋,喜爱地道:“这笔账,你欠着我,我还是要找你算的!”

    “做梦娶媳妇,别想好事了!过了这个村,没有这个店了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含笑擂了张凡一下,转身进了电梯间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张凡进水到楼门口向外窥望一下,见无人无车,便悄悄溜了出来,跳上路虎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周芸竹正躺在自家床上,一脸忧愁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这几天,形势急转直下,芙蓉消脂霜销售呈现崩溃状态,可以说完全被由氏的芙蓉俏脂霜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损失巨大,前期为了春节热卖而投入的大量广告,全都打了水漂儿!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张凡在身边,好向他倾诉一下郁闷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

    她忽然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能用钥匙打开房门的,只有张凡。

    周韵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,忙躺下去,用毯子蒙住头,假装睡觉。

    听见缓缓的脚步声从客厅里向卧室走来,激动得身上一阵阵发抖,心里不断的暗骂:你这个冤家,来的可真是时候!

    张凡慢慢走到床边,凝视着毛毯上的高低起伏,发现毛毯有些微微战抖,禁不住微微一笑,把手伸进毛毯里,轻轻一掏,掏出了一只脚丫。

    “谁?”周韵竹假装正经地问了一声,把毯子掀开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料张凡却把她的脚轻轻一拽。

    她坐立不稳,仰面栽倒在床上,无力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张凡此时也不想多说话,此时无声胜有声,今天一天的经历,真是令张凡有些拿捏不住,先是尹红,然后又是郑芷英,两个美女在他心理上和生理上引起的骚乱,令他身上一片春风劲吹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周韵竹,从来都是来者不拒,无需预约,无需商量的好女人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两个人渐渐平静下来,相拥对视。

    今晚意外的偏得,令周韵竹相当满足,事毕之后格外疲惫,整个身体被幸福“折磨”得像一朵雨后花,把头靠在张凡的臂弯里,悄声说道:“没想到今天晚上你大驾光临,怎么回事?是不是在别的女人那里吃瘪了,来你竹姐我这里找平衡?”

    张凡简直佩服死了,女人的直感简直是无敌的,一语道破张凡心中的小九九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刺激,在被自己的女人面前,自豪感是第一位的,他轻轻地捏了捏她长长的秀发,“你不是也想吗?”

    周韵竹喜爱地端祥着张凡的面孔,忽然在腮帮上发现了几块浅浅的唇印。

    这唇印肯定不是刚才她自己留在那里的,因为那唇印是薰衣草色,而周韵竹用的是豆沙色口红。

    “还嘴硬吗?脸上这一道一道的唇印,是哪个女的给啃的?”周韵竹有些神伤地说道,随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穿上了睡衣。

    张凡猛然意识到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离开郑芷英之后还没有洗脸呢!

    面对周韵竹的追问,一时语塞,嚅嚅嗫嗫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周韵竹鼻孔张了一张,闻到了一股香水的味道,更加惊讶,“你是和郑芷英在一起吧?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