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60章新使命

    “山总,我明白,你说的是由氏。没错,由氏的芙蓉俏脂霜刚刚上市,原料加工过程采用现代化的萃取技术,产品质量也是一流的,在成本方面远远低于我们的产品,不瞒您说,我已经承认,这次彻底被由氏给打败了。我正在考虑跟由氏合作,包销他们的产品。我今晚给你打电话的意思是想告诉山总,如果我拿下了由氏的包销权,我一定在芙蓉俏脂霜上,给山总最低的价格!”

    周韵竹的话,目的是在催促山总去跟由氏订包销合同!

    因为连傻子都明白,一旦周韵竹把总包销权拿下来,山氏就要受周韵竹在中间剥一层皮了。

    山总显然是被周韵竹的话给震惊了,停了一会,简单的说:“那好,我等着你的好消息,晚安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放下手机,咯咯地笑着,扑到张凡怀里,喜不自禁地说:“这下子,老山头可就忙开了,他一定马上去跟由氏谈包销,为的是抢在我之前。”

    张凡点点头,爱惜地揽着这位聪明的美姐姐,“下一步,我们要尽快弄清,由氏是否跟山氏签了合约。只要确定他们签了,我们马上把由氏生产基地捣毁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张凡离开周韵竹家,开车去找姚苏。

    姚苏被由鹏举打伤之后一直和妈妈住在张凡给安排的家里,躲着由氏的寻找。

    大概是接到张凡的电话之后姚苏把妈妈支出去了,所以,张凡敲开门的时候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,穿着睡衣,坐在沙发上,故意半敞着睡衣的前襟,使胸部呈现出来的那部分比遮住的那部分更多。

    两人在对面坐着,姚苏把泡好的茶端给张凡,是双手捧过来的,神态相当恭敬,有举案齐眉的淑女风范。

    张凡不由得多看了几眼,不过,心里并没有多少感动,只不过相当安慰:养了这几天伤,姚苏恢复得很快,身上的青紫伤痕减轻了许多,一张桃花般的俏脸,也重新鲜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得怎么样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安排,住这里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后怎么打算的?不回由家了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今后?我混到了这个地步,还有今后吗?”姚苏忽然带着哭腔说道。此时,她内心相当悔恨,恨自己当初无情地抛弃了他,结果弄成现在这个局面。见张凡问他未来的打算,不由得又勾起内心伤疤,不断地抽泣道,“混一天是一天吧,啥时候混死,也就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:“好像这不是你的真心话,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报复由家吗?”

    姚苏一直想和张凡那个啥,给由氏生个张氏的孩子,不过张凡对此做法深表鄙夷,一直不答应,姚苏的焦虑也正是来自于此,见张凡又旧话重提,不由得哀怨道:“我有报复的计划,这没错!可是,我自己能独立完成计划?哼,你懂的,我又不会自体繁殖!”

    去,这种话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张凡也是服气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同意你的计划呢?”张凡微笑着看她,不愧是一校之花,本来在学校里时长得就相当好看,再在,又加上微微丰满了一些,更是让人眼光无法离开,从她体型来看,细细的腰,宽大的骨盆,不但是一个美人,同时更是一个超级母亲,要是放开生的话,生个七个八个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听张凡这样问,有如给她打了一支兴奋剂,有几分羞射地道:“那……你就……该做什么做什么,反正你和我都是过来人……你想要就要呗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我不会同意那样做。我宁愿把由鹏举叫出来单挑,也不愿意背后给他抹绿,那种行为非大丈夫所为呀!”

    姚苏一腔热情,被张凡话锋一转,打了个措手不及,心都凉了一半,不由得恼羞成怒,手指张凡:“你个呆子!天下多少男子娶不到媳妇急得发疯!你倒好,吃着碗里的,占着锅里的,现在,有人主动要给你生儿子,你还拿拿捏捏!”

    张凡听了,不由得摇摇头:人是高等生物,要有些社会伦理观念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想想在这事上辩论下去,越辩越黑,便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:“要报复由家,可以有多种途径嘛,何必拿环保帽说事?比如,你可以参与由氏的家族企业,渐渐地把由氏集团掌握在你的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”姚苏眼睛一亮,腰身一挺,几乎从沙发里站了起来,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点一点地在由氏集团向上爬,以你的才华和特殊的身份,定能爬到由氏集团的最顶峰。到那时,由氏是你的,什么由英由鹏举,都得乖乖地向你低头!”

    姚苏越听越入迷,连连点头,轻轻咬牙道:“真有那天的话,我要一脚把由鹏举从由氏里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姚苏,这才是你应该为之奋头的。可以开始了,你应该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姚苏定定地看着张凡,许久,忽然说:“如果我成功那一天,你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怎样?你心里明白我要说的是什么,还问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。好的,我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迈开步子向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”

    姚苏娇叫一声,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凡的手刚刚拉住门把,她的双手已经从后面搂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唉,真是缠人!

    感情上没有寄托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此时,姚苏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,双膝一弯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凡回头一看,她泪眼婆娑,表情里满是依恋和恳求,有如怒海覆舟的幸存者扳住一只小船的船帮,满是求生的渴盼!他不禁心中一软,本想把她的手挣脱开,却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姚苏,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凡,我们必须有个约定,如果我成功了,你是不是可以爱我?”

    张凡皱眉一会儿,轻轻反问:“爱,是可以这样等量交换吗?”

    “可你知道,我绝不想给由家传宗接代,除非我这辈子不生育,否则的话,我一定要让我的儿子姓张!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