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63章聚会

    看来,扫帚仙老人家这回玩大了!

    以黄省长一省之长的严密安保措施,就是国际顶级杀手前来,也会碰到墙头,仅凭你一个小小的巫婆,就想得逞?

    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看来,此事不是扫帚仙个人的狂妄想法,而是省内有些黑暗势力认为黄省长挡了他们的路,要清除障碍吧!

    想到黄省长,张凡不由得心中一阵温暖,转而又沉重起来:若是黄省长出了意外,张凡在省里的这根大树就倒掉了。

    后台一倒,接蹱而至的将是各方势力前来找麻烦,无情的碾压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黄省长。

    便给拨了段小茵的手机:

    “茵姐,我是张凡!”

    “小凡哪,怎么这么长时间不给我打电话?姐都想你了。”段小茵喜出望外地道。

    “黄省长最近一段身体好吧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上次,段小茵在省城郊区别墅里与张凡的深情交流,那情那景,至今记忆犹深,每每回忆起来,便幻想连连不能自拔,恨不能天天陪在张凡身边。

    不过,幻想归幻想,她遗憾地发现,张凡似乎始终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她又是佩服又是心痛,还夹杂着一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此刻突然接到张凡电话,心中一喜,忙整理了一下心情,娇娇地道:“还可以。老黄昨天还跟我叨咕呢,这么长时间没张凡的消息,还挺想你的。哪天有空,到我家做客吧。”

    段小茵的声音极为好听,像一把小竹挠痒,挠在张凡的心上,令他不由得想起她曼妙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噢,过两天,我抽出空,去看你……和黄省长。”张凡顿了一下,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找我有事吗?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你直说就行,没有办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我就是突然想给你打个电话,问问黄省长的身体。他现在仍然处于恢复阶段,不能太操劳。另外,少接触陌生人,以避免邪气、瘴气入侵身体。”

    张凡的提醒很含蓄。他总不能冒失地告诉段小茵,有人要谋杀黄省长吧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关心,你啥时候来,提前告诉我一声啊!”

    段小茵的声音绵长而温软,给张凡留下了丝丝的暖意,不由得暗想:黄省长虽然对她好,可是毕竟年纪大了,力不从心,而她本人的位置摆在那里,一般不会与别的男人乱来,所以每每见到张凡,眼睛里的东西都不对劲。

    张凡要么是躲过,要么是装傻。他经常暗暗告诫自己:黄省长对我不错,不可以乱来!

    而且,从一方诸侯碗里夹肉吃,本不是一件很安全的事。

    让张凡心虚的是,每一次接触段小茵,都无法回避对她衣裙之下的那副绝美娇躯的一些非分之想。而她则更是一次比一次更大胆,双方的事情看来已经无法回避,只不过拖一时算一时。

    张凡又关心了几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正觉得闲来无事,忽然卫校同学群里出现了群主董江北发来的“毕业一周年同学聚会”的倡议:本周五晚七点,在江清江风大酒楼聚餐,建议带家属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喜欢聚会,这个倡议马上得到大家的支持,三说两说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凡本来没心情,又不愿见到由鹏举那张狗脸,但没有办法,同学聚会,必须参加。

    到了周五,犹豫了半天,眼看时间差不多了,董江北又来电话催促,张凡才硬着头皮开车去了。

    聚会时间是晚上六点开始。

    江风大酒楼的夜晚十分热闹,食客云集,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张凡在迎宾小姐的引导下,来到三楼大包间时,大部分同学都就座了。

    见到张凡进来,有几个女同学一边鼓掌一边冲过来,热情如火,邀请张凡挨着她们坐。

    张凡不好意思打击她们的积极性,便不客气地坐在一群花朵中间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毕业一年多来,变化最大的是张凡,不但有了自己的公司和诊所,还开上了路虎。

    刚刚毕业不久时那次聚会上,还有些瞧不起张凡的女同学,现在彻底改变了看法,对他崇拜有加,满眼里都有一种“特么的我怎么在学校时没发现这小子会发达?”

    几个女生你拉我扯,拍拍打打,簇拥在张凡身边,如果众妃侍候圣上一样。

    张凡苦笑着应付她们。毕竟她们挤得太紧,肉乎乎的身子不断往张凡身上靠,弄得张凡没办法,也只好就事论事,一双手禁不住移来探去,在一些腿和腰之间穿梭,惹得她们十分兴奋,恨不得立马做些动作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发财了!给大家介绍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凡,我听说你治病,好几十万一治一个,真有这事?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电视上看见,说你得了省中医什么大赛的冠军!”

    “我们单位那些本科生正眼都不瞧我一眼!你真给咱卫校提气!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着,听着这些入耳的恭维,一边谦虚着,一边向四下里打量,却没有发现由鹏举。

    便问董江北:“鹏举呢?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要准备一下,晚一点来。”董江北道,“我们先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董江北话音刚落,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笑声:“哈哈哈,我来啦!”

    随着笑声,只见由鹏举闪身出现在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四个保镖,每人手上拎着一只大纸兜,里面沉甸甸地不知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由鹏举今天晚上相当精神,小脸红光发嫩,小分头梳得油光锃亮,苍蝇站在上面就会崴断脚脖子,穿一身合身的黑西服,虽然腿还是照瘸不误,但挺胸抬头地大步向里面走,身体一歪一歪地,根本没把瘸当回事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到董江北身边的空座上坐下来,冲大家点头示意一圈。

    看到张凡时,嘴一咧,乐了:“张大神医,你也来了,怪不得我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张凡也是皮笑肉不笑地一乐:“由少,近来身体还好吧?看你瘸得不轻,要不,哪天我帮你调调?”

    众人当然都知道这两人是死对头,在两人中间,夹着一个校花姚苏嘛。

    由鹏举点了支烟抽了一口,微笑道:“张大神医,我瘸并快乐着,比起你最近的遭遇,可是强多了吗?”

    最近的遭遇?

    张凡怎么了?

    一桌人都好奇起来,连董江北都愣愣地看了张凡几眼:发生了什么?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