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67章由氏备战

    “竹姐,你在想什么?”张凡怜爱无比地抚摸着怀里的她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周韵竹把头往张凡怀里钻了钻,娇声道:“我有点担心!”

    “担心?有我在,你什么也不用担心,只管那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去!人家跟你说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夫妻床上无正经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缠了,把手拿开。我是在考虑,你手下那些人做事利索不?万一留下蛛丝马迹,被警察给查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个个都是百战奇兵,很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也未必。在反侦察方面,他们未必心细。现在街上到处是镜头……你没看过‘大华法制’节目?警察在录像跟踪上很有一套。”

    听周韵竹这么一说,张凡也有点担心,把手停下来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周韵竹见张凡也沉默了,越发地担忧,摇了摇张凡胳膊,道:“你可以跟吴局长透露一下,看他能不能帮着遮掩遮掩。这种事,在警察局里就地消化最好,要是提到检察院那一层,事情就明朗化了,不好操作!”

    “吴局长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张凡昨天听邹方说过,吴局长出差了,一时半会回不来。

    此案是重案,不可能在邹方的分局留住,肯定要上交到市警察局重案组那里。

    重案组组长跟张凡有仇。上次抓捕诸局长时,重案组组长跟张凡闹事,被张凡看透了他屁股上的膏药,最后令他出了丑。

    记得当时重案组组长咬牙切齿地发誓,要跟张凡没完。

    现在吴局长不在家,这小子会不会趁机兴风作浪?

    不过,为了不让周韵竹过去担心,张凡没有告诉她重案组组长的事,装作快乐地安慰道:“都是杂毛小事!你放心,一旦狂狮队员被发现,我叫他们去京城躲一阵就成了。这事我又没出面,说什么也扯不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摇了摇头:“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要知道,这次由氏生产基地被砸,可是惊动了省里,影响极大,我们能轻易就摆平各方?”

    张凡听她一说,心里有点堵,一时也没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两人又沉默了一会,张凡忽然想到山氏。

    “竹姐,你跟山总联系一下吧,现在,山总也只能同意不降价了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莞尔一乐,从床头拿起手机,给山总发了一条微信:

    “山总,我们天健的芙蓉消脂霜产品在成分上做了改进,准备重新打出去。这次不但不能降价,还要提价百分之五,望山总考虑后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完全是不可商量的“最后通牒”。

    两人都确信,由氏的产品供货断了,山氏也只能继续卖天健的产品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由氏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董事长办公室里,由氏父子俩在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芙蓉俏脂霜生产基地被彻底摧毁了,连同成品、半成品和原料,以及昂贵的生产设备都废掉了,完蛋了。

    本来,基地里存的那五十多箱成品,是准备今天发运给山氏的。

    双方的合同约定,第一批芙蓉俏脂霜要在合同签定之日起十日到货。

    现在别说货到不了,就是以后的货都全部泡汤了!

    “爸,叫生产处加班加点,重新建个基地!”由鹏举道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,来不及,建成基地,涉及到设备和原料的购买,还有安装、组建和调试,至少要几个月时间。要是能捱到那时,山氏早把我们告上法庭了。”由英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他山氏告我们,也必须在江清本地法院起诉,我们在法院做些公关就成了,不怕他!”

    由鹏举年轻气盛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球!”由英把拳手往茶几上一砸,“山氏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?人家在京城有根子,不然的话,生意能做遍全国?”

    由鹏举一听,蔫了下来:京城的根子,确实不能小看。

    他嘟嘟囔囔地道:“那怎么办?就这么认了?这次我们的损失,加起来要上千万哪!”

    由英把茶几上的茶杯一扫,落到地上,骂道:“我不会这么认栽!张凡,我要把你关进大牢!我由氏的一切损失,都要你赔偿!”

    “爸,不光张凡,这件事里,肯定有姚苏一份!也要一起算!”

    “姚苏?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有这么巧合的事吗?姚苏刚刚参加由氏管理工作,就出了这么大的事!莫不是她透漏的消息?这表子,我早想废了她!都是爸你拦着!”由鹏举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由英骂道:“你越来越混了!姚苏是我邀她参加由氏的,她本来想出去办超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在她参加销售部之后,跟山氏的合同马上就签了!结果我们就吃了大亏!这仅仅是巧合吗?”

    由英道:“不可能是她捣的鬼!在跟山氏签合同之前,她是劝我不要签的,她说,山氏的情况我们不太了解,弄不好,会被山氏给套牢……现在看来,她对我们由氏,还是忠心耿耿的!我真后悔当初没听她的话!她真是个商业天才,有极为敏锐的洞察力!”

    由英说着说着,就禁不住露出了对姚苏的好感。不过,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,便急忙打住。

    在那方面,由鹏举倒是从来没有一点怀疑老爸。他默然良久,道:“什么也不说,爸,你快联系盛队长,把张凡抓起来再说!”

    由鹏举嘴里的“盛队长”,就是市警察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兼重案组组长盛景。

    张凡的仇敌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盛景没少拿由家的好处,也帮由家办了好多违法的事。

    可以说,盛景跟由家是绑在一条战船上的。

    一荣俱荣,一衰俱衰。

    若是盛景抓住了张凡的把柄,那当然是要往死里整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盛景本身也是有来头的,他跟省警察厅的某人有亲戚,不然的话,也不可能在江清市警察局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由英想了一会儿,道:“看来,这次要花一笔大钱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操起手机,拨通了盛景的号码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郑芷英一直处于闹心与开心的矛盾当中。

    开心的是那天晚上跟张凡的一番公园、楼道旖旎亲密,芳心大悦,好像少女第一次恋爱那样激动,每每回味起来,身上都是一阵阵地冒汗,闭上眼睛,眼前就会出现张凡的脸庞。

    闹心的是,离婚之后,花圃的老姚一直在纠缠她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