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69章口水饺

    大家坐路虎来到近郊城乡结合部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贫民窟。

    张凡一进门,眼眶就湿了。

    一张窄小的木床,一看就是临时挤出了一点地方安放的。

    尹红躺在小床上,样子十分凄楚可怜。

    前几天张凡给她治病时,她还是鲜艳动人,此刻花容凋落了,虽然身材还是那么绝顺绝美,但脸色却苍白无比,像一个久病的病人。

    尹红正在抽泣,忽然发现张凡进来了,身后跟着姨和父母,她的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,哽咽地道:“张医生……又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不料,触动了身上的伤痛,尖叫一声,疼得出了一身香汗,只好重新躺了下去,双眼迷离地看着张凡,像是看到了救星。

    “小红,让张医生给你检查一下身体。”郑芷英道。

    尹红把娇躯往床里挪了一下,给张凡让来一点空儿。

    张凡在床边坐下,掀开她的衣服一看,不由得把牙咬得咯咯响。

    只见雪白的胳膊上有七、八个烟头烫伤,圆圆的点子,焦黑焦黑,有些泡泡已经溃烂,往外流着水儿;

    腹部圆圆的肚脐眼儿周围,十几个烫伤绕了一个圈儿;

    最恶心的是臀部,细软的臀肤之上,竟然被烫了一个五瓣梅花形状!

    张凡手在抖,心在流泪:这人世之间,怎么会有这样野兽?

    不配做人的话,就从人的队伍里滚出去好了!

    自己不主动滚的话,让我张凡来教教你怎么滚!

    咬牙低头,过了一会,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打开药箱,从里面取出一包药末,递给郑芷英的姐姐:“大姐,你用温水喂她服下,先止止痛,也防止发炎。她这个烫伤,我回去之后给她配个膏药,抹上就会好的。你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张医生,这下子好了。我们不敢送她去医院,纪钢说了,他会派人去医院寻找尹红的,要是在医院找到了,就直接把她送到太平间。”姐姐流着泪说。

    张凡点点头,轻哼一声:“纪钢,他很牛。他家在哪?”

    姐姐一听,吓得差点给张凡跪下:“别,你可别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姐姐,姐夫,你们不要害怕,我去找他不是打架,我想通过道上的哥们,跟他谈一谈,看看能不能把这事摆平。”张凡平静地道。

    姐姐这才犹豫着把纪钢的地址写了下来,交给张凡。

    “你喂她服下药之后,就可以把她接回家了。”张凡嘱咐道,“纪钢那边,很快就没事了,我保证纪钢再也不敢去纠缠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大步走出门外。

    郑芷英和张凡坐到车里,她担心地道:“我们还是报警吧?”

    “警察不是已经说了么?拿这种混子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,去妇联告他?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:“这种人,你用这种办法对付他不灵。只有以暴制暴!”

    郑芷英虽然有些担心,但还是道:“那就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按照地址,找到了高速路入口附近的一家饭店。

    这家饭店名叫“钢子水饺”。

    门前有很大的空地停车场。张凡把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然后下了车。

    抬眼打量一下饭店:三层楼,一楼二楼是餐厅,三楼是自家居住,窗口挂着洗晾的衣服。

    门前,有几辆卡车,路过的司机和搬运工正在饭店里吃饭。

    张凡和郑芷英走进去,挑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服务员捧着菜谱走过来,大声问:“两位,点点什么?”

    她穿一件深开领毛衫,把两个形状不太好,但相当丰满的东西露出三分之二,故意半低着身子,使得张凡看得更清楚一点。

    张凡明白,这对东西,对于在外跑长途的司机们,有着绝对的杀伤力,就凭它俩,司机就会多点几个菜的。

    张凡接过菜谱翻了两下,见主食部分写着“三鲜水饺,每斤60元”。

    “来二斤水饺吧。”张凡说完,把菜谱还给服务员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女服务员面露不悦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这店里还有最低消费?”张凡皱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“不来点酒?”

    “不会喝。”

    “领着女朋友来,也不点几个菜?”女服务员讥讽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点!”张凡轻轻道。

    女服务员转身离去,一边走一边嘟囔:“穷嗖嗖的,怎么不去吃大排档?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着,掏出香烟点着了,慢慢地吸。

    郑芷英有些紧张,道:“这女的好凶呀!”

    “凶点好,就怕她不凶,不凶的话,我不好下手了。”张凡乐道。

    只过了不到两分钟,女服务员端着两盘饺子过来了,不轻不重地把盘子往桌上一顿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张凡感到奇怪:这水饺煮得好快呀!

    哼,明白了,八成是别的顾客吃剩下的,被她收回去重新下锅了。

    再看数量,更是可笑:一个盘子里有八只,别一个盘子里有十一只。

    服务员已经回到服务员,张凡招手叫她过来:“你过来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服务员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二斤饺子,怎么总共十九只?是不是太少了?”

    “少?”服务员高声道,“要不要我拿秤给你称一称?”

    “称不称都知道,这一斤不到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把手里的计算器往吧台上一拍,尖声道:“不到一斤怎么了?爱吃吃,不吃滚!”

    张凡看了郑芷英一眼,“我们还是滚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站起来,挽着郑芷英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钱没交呢!”服务员冲过来吼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口水饺还要钱?”张凡歪着头问。

    “口水不口水的,你少一分钱也别想离开这道大门半步!”

    张凡装作害怕的样子,问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二斤水饺120,两双筷子四元,一壶茶水30,总共154元!拿钱!”服务员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多少?再重复一遍?”张凡笑问。

    “154!”

    “噢,154……要你死!”

    “我草泥马!”服务员柳眉倒竖,跳了起来,伸手过去,抓起桌上的一盘饺子,抡圆了,向张凡头上砸来。

    张凡向后一闪,小妙手出手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……”盘子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噼噼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水饺在空中飞舞,纷纷落下,有两只竟然落到邻桌的菜汤里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