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71章征顽

    “不不,爷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“赏你脸不要脸呢?!”张凡喝道,随即伸手向纪钢胸前一推!

    沉重的身体,像风中树叶一样,飘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弧线划起,在空中飞了两三米,颓然跌坐在地!

    “咔”,尾椎骨首先着地,发出一声脆响,椎尖断裂。

    “啊!”纪钢一声狼嚎,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双手捂臀,弯着身子在地上扭动……

    最初的一阵眩晕过去之后,心中惊道:今天大限劫到,逃不过去了?

    缓了几口气,忍住剧痛,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,没敢站起来,双膝跪着,向前膝行几步,凑到桌前,“爷,爷饶了我这次吧!”

    张凡也不说话,夹起一只饺子。

    饺子冒着热气,递到纪钢嘴边:“姓纪的,味道不错,你尝尝!”

    纪钢知道,这饺子进到嘴里,准保烫起一层大泡!哪敢吃!

    可是,张凡眼睛里杀机腾腾一片,若是不吃……

    纪钢权衡之后,道:“爷,我吃!”

    张凡筷子向前一送,一只烫烫的饺子,整个塞进了纪钢嘴里。

    纪钢眉头一皱,全身打了一个激灵!

    忙大口吸了吸气,把饺子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凡把桌上的胡椒粉向饺子上撒了一层,酱油再撒一层,盐面再撒三匙,用筷子拌了一拌,然后把筷子递过去:“这顿饺子,我请客,你五分钟把它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?”纪钢喉咙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五分钟吃不完的话……”张凡冷笑一声,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,我吃!”

    纪钢说着,抓起筷子,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这小子块头大,二斤饺子,风卷残云般地见底了。虽然到最后已经快填到嗓子眼了,他看见张凡严厉的眼神,还是憋着劲把最后几只吃完。

    撑得他脑袋向后仰,根本弯不下腰了。

    最难受的不是撑得慌,而是咸和辣。

    他刚要伸手去拿水杯,被张凡一掌拍在手上:“真没礼貌,你爷在这,就敢自己动杯子?”

    这时,几个被打倒的大汉,都缓过气来,慢慢爬起来,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里在笑骂:大哥,受此大辱,还活着干什么?

    纪钢左手缩回来,一看,心胆俱裂:掌背黑青,掌心充血,完全失去知觉!

    看样子,这小子真是仇家派来的!今天,是想要我的命呀!

    “爷,谢谢爷赏我一掌!爷,你功夫真是天下第一!”纪钢用全力在脸上出笑容,恭维着。

    郑芷英捅了捅张凡,小声道:“谈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点点头,道:“纪钢,想不想全身瘫软?”

    “爷,爷饶命,纪钢不想啊!”

    “不想的话,听我句劝?”

    “爷说,爷爷说,我全都照办!”

    “明天,去民事局把你和尹红的婚给离了,以后不准再去尹家找麻烦!”

    纪钢一愣:啊!原来是尹红!

    真没想到尹红这个小表子,竟然能找到这种高人来对付我!好好,尹红,等我腾出空来,非杀你全家不可!

    “爷,我听您的,明天就去离婚,从此以后,我再也不登尹家门口半步!爷,我保证呀!”纪钢带着哭腔道。

    张凡伸出脚,向纪钢两腿间轻轻踢了一下,道:“如果这几件家什还想留着的话,就别跟我耍滑头!”

    “不敢,绝对不敢!爷,我是彻底服了爷!”

    “好,还有一件事。你把尹红打成那样,医药费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医药费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想出医药费的话,卸掉身上几个零件?何去何从,你自己选择,我不提供参考意见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又用脚尖在他那里踢了踢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凡稍稍用了点力。

    纪钢感到下部一阵剧痛!

    紧紧地捂着那里,心里想:这小子脚上功夫太厉害,要是再加一点劲,岂不鸡飞蛋打?

    “爷,我马上去拿钱!”

    纪钢说着,站起身,一拐一瘸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手里提着一只塑料袋子,笑容满面地走下楼,弯腰走到张凡面前,陪笑道:“爷,这是五万元,您看!”

    说着,右手向塑料袋内一掏。

    一把明晃晃的手枪亮了出来!

    纪钢心里明白,在这种高手面前,夜长梦多,只有一枪解决问题!

    所以,他并没有像电影里那样把枪口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些废话,而是出手便勾动扳机!

    张凡在他掏枪之前,已经透视到塑料袋里的手枪了,小妙手气发己至,待到对方手枪亮出来的一瞬间,已经先于对于一步,闪电一拍。

    “铛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手枪脱手落地!

    众人眼光直看过去,顿时全都呆了:

    那是一只瓦明锃亮的五四手枪,枪管已经不见,只剩半截枪身,被打散的弹夹里,掉出了几颗铜黄色的子弹!

    纪钢眼睛瞪得大大地,看着废掉的手枪:手枪,怎么可能被手打断?做梦也想不到的功夫呀!

    “大哥,手,你的手!”一个小弟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纪钢低头一看,差点哭了:右手四根手指,齐刷刷不见了!只剩一根拇指,像没用的搅屎棍,在手掌上弯着!

    汹涌的鲜血,如四道喷泉,从手指断处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散落在地上的钞票,被鲜血染得斑斑点点!

    纪钢此时才感觉到手上的疼痛,用左手握住右手腕子去止血,双腿跪下,哀求道:“爷,爷,我错了,饶命呀!”

    张凡慢慢站起来身来,又轻扶了郑芷英一下,把她扶起来,微笑道:“姐,要不要废掉他?”

    郑芷英见地上一滩鲜血,已经吓得脸色苍白,恨不得马上离开,“快走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挽起张凡的胳膊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爷,”纪钢此时是彻底服了,再无半点反抗之意,“爷,您的钱还没带走呢!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沾血的钱,留给你治手伤吧。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,忽然站住,回头道:“纪钢,听清楚了,明天上午九点,民事局婚姻处门口见,别忘了准备好离婚的手续和证明!”

    “爷,我记得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明天见到尹红的父母,你必须先磕八个响头陪罪。少磕一个,你这饭店就别开了!”

    “爷,我记往了,我磕十个!爷,您慢走哇!”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