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73章妙诊

    二百斤的大身躯,抡起来带动风声,气势吓人。

    几个警卫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人抡小鸡一样当空抡开,一时之间吓得向后一闪,躲开警卫脚上的大皮鞋。

    张凡旋转一圈,将警卫抡得速度快了,轻道一声:“走吧你!”

    双手一松,警卫的身躯在空中打着转儿,斜向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咔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手下留情,警卫的身体恰好砸在高大的树墙之上。

    树墙被砸,晃动几下,警卫如同落在海绵垫上,并没有伤筋动骨,只不过脸上手上被树枝划破了口子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“麻蛋!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京城来的?”

    一群警卫惊呆了。他们个个都是高手,平时自恃武艺高强从没把外人放在眼里,没想到,在眼前这个人面前竟然屁也不是!

    他们站在原地,不敢上前。虽然十分想逃跑,但碍于职责,只好僵持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楼一个房间之内,一位美丽的女人,正站在厚重的窗帘旁边,从窗帘的缝隙中观看着门前发生的一切,她举着望远镜,拉近镜头,焦距始终套住张凡……

    老爷子的秘书屁颠屁祸颠地跑下楼来,冲警卫们喝了一声,“瞎眼!老爷子的贵客你们也敢拦!”

    几个警卫没趣地走开,秘书把张凡请进了楼门。

    而三楼那位美女,直到张凡消失在视线之内,才重新拉上窗帘,回身紧紧地用手捂着高高的胸脯,竟然发现自己气喘不宁!

    张凡随着秘书和林军,来到三楼。

    豪华套间里,老爷子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看着三人走进来,轻轻招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起身迎客的习惯,能招招手,已经算是非常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岳老,”林军走上前一步,弯腰道,“这位就是张凡张医生,我给您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岳老点下头,随意地指了指旁边的沙发:“小张,坐,坐。”

    张凡历来没有见到大人物紧张的毛病,也不客气,昂然在沙发上坐下来,伸手接过秘书递来的烟,由秘书给点燃了,深深吸一口,眼光很直接地打量老爷子。

    岳老身材高大魁梧,微微发胖,胡碴子很密很重,双目炯炯有神,能看透人心似地,说话的声音像是公园里老虎在低吼,给人一种震慑的力量。

    神情气势比巩老军将还更有派头,只不过没有巩老将军那样亲切感人。

    这岳老,到底是个什么存在呢?

    张凡心里在打着小鼓:不知好不好接触,如果不好接触的话,尽快回避,只要不给林军面子上不好看就成。

    “小张,从事中医多久啦?”岳老很“废话”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凡的年纪在那摆着,能多久!

    “刚刚一年。新入门,对中医稍有体会,不知岳老身体哪里不舒服?”张凡单刀直入,不想被别人没完没了地考察:病,你爱看就看,不看的话,我抬屁股走人。

    岳老的眼神里,飘过了一丝不快:这个年轻人,性子有点急。我的病,随便叫别人看吗?我得先了解下你的情况,才能把病情告诉你。

    “噢,刚一年……这么说,经验方面,不是很足了?”岳老情知这句话有些不礼貌,便故意弄出慈祥的样子来“平衡”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经验?关于行医经难,我有自己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噢,有自己的看法?好好,年轻人嘛,需要独立思考。”

    “中医,虽说是一门经验科学,但未必经验越多越高明。有些所谓的经验,会使医生受到误导,结果是越老越糊涂。我虽然经验很少,所幸祖上有些底子沉下来,所以,一般大病小病,目前还没有治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从不吹牛,但此刻见岳老如此不信任,若是像往常那样谦虚的话,恐怕岳老会对林军有看法:什么人都往这里引见!

    “咦?没有治不好的病?”岳老把肥胖的身子向前倾了倾,眼中满是疑色,却也压抑不住急切,“那,我的病看来是有希望了?你能不能看出我的病情?”

    岳老的意思很明显,是要张凡对他的病说个子午卯酉出来!

    张凡打开神识瞳,在岳老的身上粗粗打量一下,心中有数了,笑道:“岳老,您身体健康,只是有点小疾患,表皮的事儿,无大碍嘛。”

    “表皮的事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岳老。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四大要窍之首,乃是一个‘望’字。我刚才简单望了一下,断定您老左大腿上有块静脉曲张,估计病程在十年到十五年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岳老轻声地哼了一下,脸上已经不淡定了,“继续讲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点疑问,静脉曲张乃是普通小病,岳老为何拖到了现在?应该早就去做个手术呀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,岳老已经从半信半疑,变成崇拜有加了,精神也为之一振,感慨地道:

    “张医生,你眼神很毒呀!我这条腿上的静脉曲张,已经有十二年了,医生曾经建议过做手术,我讨厌手术,所以一直拖着。此事只有医生和我老伴知道,连林军都不知道,你是怎么得知的?”

    “岳老,百病皆有百病之气,各种病气各不相同,但皆现于面部。岳老的病,都写在脸上呢,我怎么可能看不见?”

    “脸上就能看见病?”

    “若有失误,还请见谅。”张凡很牛逼地道。

    林军在旁边,轻轻地松了一口气:自己这件事没有办砸!张凡是真有水平呀!

    “张医生,”岳老的口气明显地“矮”了许多,再也没有刚才的傲人之气,反而显得低声下气,就像所有人到医院见了医生都不得不放低身段那样,有一种“到了医院最听话,叫你干啥你干啥”的卑微相,“你诊断水平这么神,治疗水平也不会差,你给我看看,我这条老腿,还有救没?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直左腿,把肥大的裤子向上一挽,露出了膝盖上方一大片青筋血管!

    张凡一看,不由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:一条条暴突的血管,像蚯蚓一样,盘在腿上。

    看那样子,只要轻轻一碰,就会爆裂开来!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