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74章平复那一刻

    张凡“吁”了一声,伸手扳住那条腿,左看右看,心想:这老爷子,如果我给他开药慢慢调理,他未必耐得住性子去吃两个月的中药,到那时,反而会怪我方子不灵,会把我跟一般的庸医相提并论。不如给他来个立竿见影的!

    想到此,小妙手不由得轻握了一下,暗暗运气于掌心。看样子,今天又要消耗一点内气了。不过不要紧,最近新收的田秀芳,乃是次玄阴体,非常滋养内气,每每跟她在一起后,内气大增,治病的过程中稍稍用一点不会伤害元气系统。

    但治病的真相不能外漏。小妙手和古元玄清的事,是终极秘密,必须在治疗过程中有效地隐瞒。因此,只能对岳老说是推拿术。其实跟推拿术没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岳老,我家祖传下来一个太极肌理推拿术,可以接骨疗肤,岳老愿意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推拿?”岳老仿佛受了一惊,“推拿能治静脉曲张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一般的推拿,舒筋活血,如果对于静脉曲张采用推拿术,则是缘木求鱼、背道而驰了,因为推拿过程中的物理施外力,只能伤害血管、加重静脉扩张而己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,但张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太极肌理推拿术,并非一般的物理推拿按摩,乃是利用我手上内气,推入岳老体肤之内,修复细胞,重构肌理,无须服药,无须针灸,只一推,既可痊癒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岳老简直不能相信张凡的话,脸上疑色顿生,“这,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若不亲眼见证,仅仅是听我说,任何人都会感到有些玄虚,岳老若是心存芥蒂的话,就当此话我没说过而己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,一副“从不主动给人看病”的样子。若是过于主动了,对方会以为张凡巴结。上层人物接触底层,最怕的是底层粘上沾便宜,因此警戒心很重。

    张凡话里轻轻的“欲擒故纵”,果然点中岳老软肋,他立时担心张凡就此收手,忙笑脸相陪道:“张医生,我是十分相信你的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也是这样!”

    一个娇美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张凡回头向身后看去,发现一米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香美的女子,袅袅如仙,皎皎如月地站在那里,正对着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这个美女看上去二十六七岁,肤色赛雪,艳容迷人,张凡一眼扫过去,居然有些无法矜持,心中诧异,这样的绝色,世上上难以找到的!就连五百年一出的纯阴玄女涵花跟她比起来,也只是高出了那么一点点!

    张凡心动神移,意乱情生,无法客气,深深地看了这女人几眼,尤其是齐膝裙下丝袜罩住的笔直长腿,简直迷死人。但他很快意识到这个场合看女人腿很不合适,便礼貌地微笑一下,刚要回转身,却心中一怔,觉得这超级美女好像在哪见过?

    低眉细想,竟然一下子就想起来了,那次在仝娆的京城妇女基金会,曾见到过她。当时,她出手大方,捐了百万给基金会,仝娆还把她介绍给张凡认识,不过,那时她没有正眼看张凡,连点头都没有点一下,一副高冷的样子,很有贵族见到平民的傲慢。因此,她不会记得张凡这个小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,此一时,彼一时,此刻,她面对张凡,笑容十分开朗,没有一点架子,细看去甚至还有几分讨好张凡的意思。再加上她身上穿着的收腰职业装,腕上一串闪闪的钻戒手链,显得富贵大气又平易近人,竟然有了几分可亲可近的小家碧玉的可爱之感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闪:敢于打断岳老说话的人,必定是岳老的亲人,甚至是非常宠爱的亲人。莫非,她是岳老的孙女?外孙女?忍不住再次打量了她一下,却没有在那张仙子芙蓉般的脸上找到半分岳老的基因影子。

    张凡心里正在快速研判,那美女柳腰一扭,款款地走上两步,桃花般的脸加配上摄魄没商量的弯月细眼,带着浅浅的笑容,伸出一只嫩白嫩白的手来,道;“张医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林军见状,忙介绍道:“张医生,这位是岳老的孙媳妇商妤舒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商女士。”张凡忙伸出手,谨慎地握了一下那只小手,感到滑滑的,有点凉,像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奶酪。

    心里不断地嘀咕:这是手么?简直是艺术品!只有从小到大没干过活、天天泡在兰蔻护肤霜之中的女子,才会有这么细嫩的手!

    捏着这只手,像是捏着外星生物的手,有些异样,却格外激动,整个心胸,都被那种绵绵的感觉所震动,极想永远捏住不放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爷爷这静脉曲张,不知多少名医给看过,也去欧洲看过,专家教授一致认为非手术不可。爷爷见到血就伤感,一直拒绝手术。你既然有不用手术的绝技,不妨一试。爷爷,您看呢?”

    岳老本来就想试一试,听孙媳妇这样一说,更是坚定了信心,把腿伸直,放在茶几上,“来,张医生,大胆下手!”

    这句“大胆下手”里面,却是明显有着担心的意味!

    看来,老爷子心里还是没有底。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“岳老,没事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拿一只枕巾垫在老爷子的腿肚子下,将腿摆直,用手在膝盖上轻摁一下,问:“垫稳了?”

    “稳了,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我发功时,你千万不要动。一动的话,功力会散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挺得住。当年战场上,一块弹片飞进腰里,我咬牙用手抠出来的,带出来一块肉……现在这点小事算什么!”岳老显然是经常在别人面前提及自己的丰功伟绩,所以顺嘴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十分理解老英雄展示自己年轻时用血换来的功绩,便赞道:“岳老原来是枪林弹雨里打出来英雄呀!佩服,敬仰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岳老被张凡轻轻一拍,拍到了心中痒处,相当地舒服,眼里竟然出现了未曾有过的慈祥。

    张凡没再说什么,慢慢闭上双目,摆了一个马步,运气于掌,然后睁开双目,马步变弓步,脚下蹬实,双掌拊于岳老腿上,口中大声吟念“古元玄清七出之诀之肌理阴玄大诀”:

    “玄自浊起,浊自归清,古元天地,通血贯脉。真气精华,出不出之污于体外,不尽法门,构阴阳之气于经络,修伤损,复肌理,大气合矣!”

    念完一遍,默声运气三匝,启口再念一遍。

    如此重复,共七个回合。

    只见岳老大腿之上,泛红一片,犹如被开水烫过一样,红而嫩,而且似乎微微地冒着轻气!

    张凡手捂曲张之处,小妙手施气如云,轻进快出,数分钟之后,感觉手上光滑许多,凸起部分已然平复……

    情知己见神效,慢慢收功。

    只见岳老大腿上的泛红之处渐渐回复原色,轻气也攸然不见。

    张凡长长舒一口气,收回双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周围发出一片惊叫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惊叫,不如说尖叫更准确。

    就连矜持如斯的岳老,也狠狠地拍了一下沙发,屁股一颠,吼了起来:“没了!”

    只见那片静脉曲张已经消失,代之以光滑的正常皮肤!

    “神医!绝对是天下神医!天下神医呀!”秘书见岳老如此失常,自己如果不跟着失常,就太不给岳老面子了,只有更失常,才显得岳老多么体面和矜持,便跳了起来,没命地用手拍打胸膛,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!

    林军则是两眼潮湿,但极力绷着未动声色,他感动的不是岳老腿上的病消除了,感动的是自己的前途有望了:自己在岳老面前立下大功,今后,在岳家,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威信和地位,后半生只要岳老活一天,他就有一天靠山!

    而商妤舒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。微信搜索公众号:wmdy66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