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77章有大鳄

    “噢,市长?官儿不小哇,怪不得金公子这么混蛋!”张凡笑道,“看来是仗势欺人成习惯了。不过,我们是江清市市民,不归金市长管,你特么说了也是白说。”林军也笑道。

    那人冷笑一声,好像见到了两个老倒儿,十分鄙夷地道:“看来,官场的事你们不太懂。所以,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别惹到金公子,小心兴东的警察‘跨市’你!”

    “跨市?就是跨国算个球!”张凡很不耐烦地道。

    金公子却摆了摆手,非常“大度”地对那个朋友说:“兄弟,不要动不动就把我家父搬出来嘛。低调,要低调。家父毕竟是厅级干部,怕影响不好。像他这种小角色,家父不可能出面的,我的保镖就可以搞定。”

    经理一听说要动用保镖,担心在这里打架,忙劝张凡:“先生,还是让一步吧,毕竟金市长的面子,我们江清孟市长都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急八市长,算个球呀!哈哈。”林军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没穿衣服,加上温泉馆里的雾气,经理一直没有注意到林军的存在。此时听见林军说话,马上定睛一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差点把他吓得掉进池子里!自己一直在护着金公子,不料金公子的对手竟然是经理最害怕的人物:岳老的跟班!

    “先生,是您呀!”经理忙不迭地冲林军点头,“有什么吩咐的?”

    林军把手轻轻一挥,“这里没事,你忙你的去吧!”

    经理忙答应一声,然后蹲下身,把嘴凑到金公子耳边,小声道:“公子,那位是岳老的保镖……”

    金公子一听,像中了风似地,身体在水里抽搐了一下,眼光瑟瑟发抖,看着张凡和林军几秒,忽然冲身边朋友们一挥手:“走!”

    一伙朋友见状,情知遇上了大鳄,一个个急忙从池子里爬了出去,小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经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讨好地冲张凡和林军傻笑:“呵呵呵,对不起,都怪服务员没认出来二位,失敬了失敬了。岳老的人,在我们这里,都是……你们二位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林军微笑着看了看张凡,“你媳妇不在家,你不来点野餐?”

    张凡暗笑:你不知道我有多少女人要应付,正餐都吃不完,还野餐!你林军自己想了吧!

    林军见张凡不说话,便对经理道:“这位是岳老的朋友,你找几个姑娘过来陪陪这位先生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咱们院里的姑娘可不是吹的,个顶个美女。不知先生需要处呢,还是需要开过的行货?”经理小心冀冀地问。

    “处不处的有什么关系,捏捏背,锤锤腿呗!”林军道。

    经理狡黠地笑了:“听先生这话,先生肯定是一位洁身自好的好好男人。不是我卖弄,我给先生科普一下,其实,处与不处区别大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区别?”

    “行货身上没有处子那种清香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咱老祖先几千年来特别强调这一点,新婚之夜检验方法有几十种。难道老祖先们**?”经理道。

    张凡见林军蒙头蒙脑,便笑道:“经理,就按你说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给二位上几个刚上市的女学生吧,都是大一的,两千元一位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,”张凡点点头,“钱不会差你的,只要漂亮的。恐龙、烧鸡之类的,就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经理答应一声,一溜烟地走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只见服务员领着四个少女嘻嘻哈哈地走进来,直奔这边。

    齐刷刷地站在池子边,排成一行。

    二人抬头一看:去,果然是天姿国色。

    只见四朵小花身穿三点泳衣,亭亭玉立,微笑看着张凡和林军这两位健美男。

    服务员微微倾身,娇声道:“二位,这几个姑娘,都是江清大学新生,经理请你们过目。不顺眼的话,换人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和林军抬头看着池边,从这个角度看美女,不禁脸上有些发热,哪里还来得及细看,便招了招手示意她们下来。

    四个美女依次从扶梯走下池子,白生生的四朵荷花在水上漂过来,两个凑到张凡身边,两个凑到林军身边,挨挨擦擦地动起手来……

    比起涵花、周韵竹和韩淑云等一班美妇来,这些经过专业培训的按摩手法确实胜出一筹,不但力度适中,而且每下都按在你想要她按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身轻松的二人爬出池子。

    张凡对服务员道:“领我去前台结账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个人来到休息大厅里看了两个小时电视,林军才磨磨蹭蹭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餐厅里用了餐,林军还要留张凡在这里住两天,张凡正在犹豫,忽然接到钱亮的电话。

    钱亮上次在京城赌石亲眼见识张凡捉弄叶老头的事,已经认定张凡赌石百赚不输,打定主意要和张凡去国发一笔大的。最近,他准备了一大笔资金,催过张凡两次,但都被张凡推脱了,因为由氏山寨芙蓉消脂霜的事,张凡确实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如今听说由氏的事已经搞定,钱亮便心急火燎起来,一上来就喊道:“小凡,到底什么时候动身?我可是等不及了,你不去的话,我自己去得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钱叔,国那些老石贼,你斗得过他们?你不怕输得只剩条裤衩子?”张凡反唇相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凡哪,叔这手痒,不赌难受。你看石头看得那么准,如果不借用这绝技发笔财,也太可惜了。叔求你了!跟叔去搞一笔大的!你赚的是你的,叔赚的分你一半,还不行吗?要知道,叔这些天做梦都会看见一块块的祖母绿,帝王绿……已经是无法忍耐了。”

    钱亮说得又可怜又可笑。

    唉,这个老钱叔呀!

    张凡也是无奈了,只好答应他。

    俗话说,会喘气的不是财,赌来的金子是粪土。

    尽管张凡不愿意涉足赌业,但遇到钱亮,也只好投降:

    “钱叔,我今天回江清市,看看公司里、村里没别的事,然后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事!你老婆不是在水县吗?能绊住你的脚?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,明天给你信儿。”

    张凡放下手机,双手一摊,“林兄,我没办法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也无话可说,只好送张凡上车。

    回到江清之后,马上马不停蹄地把天健和村里的事处理了一下,第二天,便打电话告诉钱亮可以出发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凡跟钱亮说的意思要把巩梦书也带上。

    “巩老师?”钱亮有点不乐意,毕竟商人的本能,他不想和别人分享这笔大财。

    “巩家是棵大树,别人想靠还靠不上呢!”张凡开导道,“做生意的,靠上这棵大树,财产会很安全,这点,钱叔比我更有体会吧。”

    钱亮一听,也只好同意,便打电话联系巩梦书。

    不料,巩梦书却不想去赌石,而是另有一个天大的好主意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