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81章锉鬼

    只见二十几名黑衣武者鱼贯而出,为首一名矮个壮硕恶男,面部狰狞,手提一只短枪,怒气冲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下有戏看!”有人惊喜不堪,屁都乐出来了,发出“扑”的一声畅响。

    “是锉鬼!”人群里发出一片小声惊呼。

    锉鬼的名声连钱亮都听说过,他是朱秋奎手下的第一杀手,阳光集团在省城酒店的场子,可以说基本是靠他打出来的:省城大小混混、各个黑道大哥,无不对锉鬼有所顾忌:这小子很少动拳动脚,特爱使枪,二话不合,举枪便射。

    “锉哥,快,这小子搞事情!”金公子有如苦海之中见到了船帆似的,呼救道。

    锉鬼跟别的矮子不一样,他特喜欢别人叫他锉哥,好像这样才能显示他与众不同,他冲金公子道:“公子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,就是他!”金公子指着张凡。

    锉哥的眼光落在张凡身上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他的眼光并不是十分凶恶。

    以他对金公子的了解,主动挑起事端的,肯定是金公子。

    不过,金公子的老爹是兴东的父母官,锉哥办事还是知道轻重的:他是打手,是看场子的,他要主持的不是公道,而是秩序。

    他举起手枪,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张凡,大声喝道:“敢打金公子?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在锉鬼看来,敢打金公子的人,无外乎两种:一是不了解金家底细的莽小子,二是比金家更牛的官家公子。所以,他并没有马上下手,而是举枪喝问,其实是在试水。

    “没来头就不能打他了?”张凡做出一副很困惑的样子,萌萌地问。

    “咦?”锉鬼吸了一口气,脸上现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他能混到阳光集团第一打手这个份儿上,不光是靠勇猛和残忍,更多的是靠着精明和见风使舵。

    若是街头械斗,他早就率先开枪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场合却大不相同,来这里赌木的,非富即贵,大大小小都有点背景。若眼前的张凡真是省里哪位首长的公子,可就不得了!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问金公子:“公子以前跟他有过节?”

    他想通过金公子的回答,来判断张凡有没有背景。

    金公子鬼灵得很,对于锉鬼的心眼了如指掌,指着张凡道:“他是这两个人雇来当‘看眼’的!刚刚开了一根原木,输了拿我煞气!”

    金公子的话,是在给锉鬼一个暗示:张凡没有背景。

    因为官家公子不可能去替人当“看眼”的。

    “锉哥,你崩了他,一切后果和赔偿,由我金家善后!”金公子继续给锉鬼添火续柴!

    锉鬼一听是“看眼”的,又见张凡的肤色以及低调的眼神,心中已经明了:这小子绝对不是富家官家出身!

    搞死他的话,也没什么大了不起!

    顶多由金家负责赔死者家属几个钱了事。

    可以搞他!

    想到这,他把手枪慢慢插进腰间。

    老板嘱咐过,今天遇事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一开枪的话,整个交易大会还不乱套?肯定发生踩踏,交易会也就泡汤了。

    不用枪也罢,以他的身手,自信可以轻易把张凡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龟小子,是自己跪下受绑,还是要麻烦我亲自动手?”锉鬼问道。

    从地上躺着的一堆保镖来看,锉鬼明白,眼前这个小子相当高强。

    轻易派出手下去拿他,恐怕拿不下来,反而丢了阳光集团的面子。

    只有他亲自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哼!长得矮锉,自视很高?”张凡“困惑”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跪的话,一会儿想跪都来不及了!”因场合的原因,矮锉子仍然想不战而屈人之兵,“锉哥我从业以来,手下伤的残的无数,见鬼的也有一打。这不是锉哥我心狠手辣,而是我从不饶恕装逼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张凡今天就装一回逼!过来吧,锉哥,你亲自动手吧!”张凡用中指向锉鬼挑了挑。

    锉鬼心中大怒:世上敢冲我伸中指的,还没出娘胎呢!

    “来吧,不作死不会死,锉哥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锉鬼尖声喊着,同时身子一锉,低头猫腰,如一条黑狗一般,直窜上前,双手前伸,如鹰爪一般,向张凡下三路窜来!

    这是锉鬼下山之前,师父教他的最狠绝一招“老猿抓桃”!

    左手一抓取蛋!

    右手二抓断筋!

    他轻易不用这招,今天情知张凡是绝顶高手,不敢怠惰,一上来就使出看家本领。

    张凡见对方来势极为凶猛,吃了一惊:麻地,比天山卫浮子还猛!

    为确保不着对方黑手,张凡运气于双足,瞬间双足如弹簧,向后腾空而起,轻轻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退,已然化去锉鬼来锋,锉鬼两只鹰爪已成强弩之末,威力大减!

    张凡瞅准对方来势,待锉鬼双掌下落之际,突然伸手,以快捷不可思议的速度,抓住对方两手。

    锉鬼身体正在向前冲落,被张凡抓住双手就势一带,重心在空中已然失衡,无法借力,“扑”地一声,头脸撞到电锯台上!

    一道血惨惨的口子,斜着在脸露了出来,像是龟裂的土地上裂开的缝隙,鲜血慢慢从白口子里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原本有一道从右眼到左腮的刀疤,此刻又添了从左眉到右唇的口子,不折不扣地打了一个“死叉”!

    张凡见他够惨,摇了摇头,本想放过他,但转念一想:临阵不可轻敌,或是锉鬼突袭呢?

    便抬脚将他踩在脚下,使他失去还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先生,放开我的人!”这时,一个戴礼帽的中年人走进大厅,声音赫赫地道。

    “朱老板,救我!”

    锉鬼此时有了一种濒死的预感,因为踩在他背上的脚,仿佛重如泰山,压得他五脏俱碎!见朱秋奎出来,便哀声求救。

    大部分看客都有点遗憾:刚刚见了点血,正盼着出条人命,不料大老板出现了。

    估计,这场打斗也就划上句号了!

    人群恼怒地骚动了一会,渐渐安静下来,一个个抻长脖子等结局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请放了我的手下,我们可以谈谈嘛!”朱秋奎谦卑而不失威严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本不想无故跟朱家结仇,何况现在是在朱家的场子里,礼应有七分礼让,便抬脚放开锉鬼。

    “朱叔叔,这小子无故打人!”金公子见朱秋奎来了,便套近乎地叫叔,其实也是给朱秋奎戴高帽子,显得朱秋奎跟金市长的关系非常铁。

    张凡无声地瞪了金公子一眼,吓得他捂着受伤的胸口,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朱秋奎眼下最大的愿望不是溜须市长的公子,而是别把交易大会给弄砸了!

    因此,首先要安抚眼前这个高手,不让事态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“金公子,我在办公室里,已经看了整个过程的录像,事非曲直大家心里都明镜似地。”朱秋奎不咸不淡地道,明显地是在责备金公子。

    金公子一听,登时语塞,张了张嘴,却无话可以辩解。毕竟,整个过程前前后后,都是金公子在挑衅张凡,并且叫保镖先对张凡下手的。

    “金公子,金市长昨天跟我说,这次交易会不仅是我朱某个人的商务活动,也是兴东市发展家具珠宝业一个战略发展机遇,如果事情闹大,在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来宾中造成影响,对兴东市的形象有损哪,我在金市长面前也无法交待。所以,我看此事就到此为止好吗?”

    朱秋奎巧妙地抬出金市长,给足了金公子面子:是你爸不要你乱来,不是我秋某!

    眼见得朱秋奎态度明确,不会帮他出气了,金公子不得不同意:“那……我听朱叔的,放了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朱秋奎又拱手朝张凡施礼道:“这位先生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姓张,江清市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给朱某一个面子可好?”

    张凡一耸肩,说道:“我是来赌木的,本不想打架,既然朱老板发话,那这事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爽快。一言为定,到此结束吧,金公子,我陪公子去休息厅喝杯咖啡如何?”朱秋奎冲金公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毕竟,金市长的面子必须给,请金公子喝咖啡,就是一个缓和矛盾的低姿态。

    金公子对张凡道:“今天到此为止,来日再看方长!记住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与朱秋奎等一伙人离开了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