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88章羡慕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关于双方合作之事,我回去研究研究,然后再来兴东与朱老板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开门恭候。若张先生拨冗不便的话,我亲自去江清拜访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朱老板去兴东做客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张凡等三人告别朱秋奎,大步走出展厅。

    朱秋奎看着三人的背影,若有所思地道:“这三人来历背景均不可小视。”

    秘书赞同地道:“朱总眼光真厉害!那个戴眼镜一直没说话的人,我似乎在京城的一个什么场合上见过,当时好多大人物都主动过来跟他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朱秋奎沉吟一声,思索半晌,对秘书道,“派人,去查查这三个人的来历!”

    “是!我马上安排。”

    张凡三人一路欢笑,回到江清市。

    三个在一家豪华餐厅开了个晚宴,尽情地庆祝了一番。

    宴席结束后,钱亮神秘地一笑,说是要出去“娱乐”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便推脱有事不能陪了,钱亮知道张凡向来不喜欢“娱乐”,便也不勉强,只和巩梦书走掉了。

    张凡离开餐厅,便开车前往郊区别墅看望乐果西施。

    一进门,只见韩淑云穿一件薄薄的睡衣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睡衣虽然宽大松软,但却无法遮住她窈窕的身材,尤其是从领口和袖口露出来的雪白皮肤,看了让人心跳。

    张凡低头脱鞋的功夫,她已经小鸟依人般地扑进怀里,轻轻叫了一声,便搂住不放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她洒了不知什么牌子的香水,格外淡香扑鼻,张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肺腑里已经满是温香,身体也有些热了起来,便紧紧地把她腰身搂住,在发梢上轻轻吻了一下,问道:“猜出我会来?为什么洒这么多香水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开始就耳热心跳,西施姐姐说今夜有喜事……”韩淑云说着,小脸通红,已经不敢抬眼皮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妊娠反应很厉害。你呀,真是的,为什么不常来看看她!”

    张凡也觉得理亏情亏,便赶紧和韩淑云进到卧室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半躺在床上,枕着两只大枕头,一脸苍白,浑身绵软无力,显出一种病西施的样子,皱眉含情地看着张凡,忽然眼里潮湿起来,声音也有些哽咽:“小凡,你还记得来看看我呀!”

    这一声哀怨,凄凄切切,情意绵绵,任是铁人一个,也被她融化了。

    张凡忙走过去,坐在床头,伸手拿过她玉腕,仔细号了号脉,道:“无大碍,都是正常的妊娠反应。明天我给你开一副中药,调理一下,反应就可以停止了。不过,你不要天天躺在家里,要多出去活动活动,多晒晒太阳,呼吸新鲜空气才行。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被张凡小妙手号脉号在腕上,半条胳膊都酥麻了,心中感动,不由得腹内一紧,紫宫竟然疼了一下,咧嘴叫了一声:“哎!”

    张凡一惊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里,这里疼……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指着腹部。

    张凡忙撩起她衣襟,将手探在腹部,闭上双目,以小妙手真气体验着腹内的动静。

    过了一分钟,摇了摇头,道:“没事,应该是神经性痉孪,不碍事,放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:“西施姐见到老公,根本无法放松。好了,我去泡点茶水,小凡,你在这好好给西施姐姐放松放松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伸手揪住她衣袖,道:“死丫头,我都这样了,你还开我玩笑!没听说过吗?‘笑话人不如人’,哪天让小凡把你肚子也那啥了,到时候你拈酸喜醋的,看你再笑话我!”

    韩淑云脸上稍稍一变,有几分伤感,叹了口气,道:“我这破盐咸地,也没人喜欢在上面下犁!恐怕再过十年,肚子里也不会有动静!”

    说着,一扭身要挣脱乐果西施的手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一揽,将韩淑云揽到床头坐下,道:“凭良心说话哟,我可没有旱涝不均哟!”

    韩淑云虽然背了一个“寡妇”的名义,其实却是以纯纯洁洁的处子之身把初夜献给张凡的,特别是两人第一次月夜相见的情景,常令张凡热血贲张地回忆起来。因此,与乐果西施相比,张凡和韩淑云在一起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心中相当清楚,韩淑云这是在羡慕加嫉妒了。

    想想将来把孩子生下来,胖乎乎的一抱,那时,韩淑云岂不是更加羡慕?

    于是推了张凡一把,笑道:“你看我这身子的情况,不是明摆着吗?今晚什么事也办不了。天不早了,你和小云睡吧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一听,脸上都乐开了花,嘴里却劝道:“西施姐,瞧你说的,我有那么不懂事吗?你反应这么大,晚上睡不好,需要人照顾,小凡就和你一起睡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知道韩淑云说的是违心话,便笑道:“西施姐,我按摩几个睡穴,很快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我这两天可是半夜半夜睡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来一套‘七星调和睡穴谱’,你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一听要脱,心中又兴奋又害羞,眼睛扫了韩淑云一眼,对张凡道:“羞人答答的,算了吧,你和小云过去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“扑哧”一声乐了,“西施姐,怎么又装大姑娘了!肚子都被小凡哥给那啥大了,还有什么害羞的!恐怕是我在旁边当灯泡不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走向卧室外,一边走一边道:“小凡,我把茶水泡好放在厨房里,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门关上了,卧室里只有张凡和乐果西施两人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望了望卧室的门,小声道:“小云真好。这些天,多亏她天天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张凡听了,也颇为感动,道:“我给你按完七星穴过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以手掐住衣襟,轻声问道:“还不肯脱吗?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把脸一扭,避开张凡的目光,脸上红透了,喃喃道:“人都是你的人了,还有什么肯不肯?不肯的话,你要脱,我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那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掀开她衣襟,解开腰带扣子,捏住裤腰往下一褪!

    然后欠身上前,伸出小妙手中指,在腹部下丹田“气穴”和“四满”两穴点中,再移手两大腿内侧,在“五里”和“急脉”点了四个穴位,最后,在会阴穴上完成最后第七穴的收官。

    这套七星穴位谱,配合小妙手内气舒经活络,乐果西施立刻感到全身舒畅无比,呼吸均匀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她移开张凡仍然放在身体上的手,悄声道:“去吧,我要睡了,去陪陪韩淑云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垂下眼帘。

    张凡在她长长睫毛上吻了一下,给她盖上毯子,便悄然走出卧室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