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795章激将法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被压的队员坚持不住了,一口鲜血脱口而出,红红的血柱,喷出二尺高,在空中像是一朵可怕的紫红鸡冠花!

    张凡一愣:如此一来,这人内脏岂不是要受重伤?

    一个人泄气了,其它队员身上的负重就增加了。

    虽然增加不多,但是已经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!

    另几个队员纷纷大喘气,坚持不住,眼珠子快要冒出来了,眼看就要被压死,个个手脚挣扎,“救命!”

    邹方二话不说,冲到墙边,一摁电钮!

    “咔咔”一阵声响,提升机将系在圆木上的铁链拉直,巨大的圆木慢慢向上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队员得救了,慢慢爬起来,坐在沙坑里大口喘粗气,用感激的目光,看着邹方,喃喃道:“谢谢邹处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这时,只见一个小铁门打开,正在办公室里用监控录像监控队员训练的营长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长得极为凶猛,身高有一米九十,只穿一条短裤,身上肌肉隆起一个个小丘,简直如同变形金刚。

    嘴里大骂着“废物”,箭步扑向沙坑,伸手揪起那个吐血的队员,“啪啪”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这两掌打得极为脆生!张凡听得出来,这两掌的打击力度,绝对对拍断一根小树!

    吐血的队员立时被打昏迷,栽倒在墙角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名队员情知犯了军规,在训练过程中喊人求救,这可是犯了营长的大忌,迎接他们的将是剐刑一般的惩罚!

    他们吓得全都跪在沙坑里,弯腰手扶地,准备接受营长的惩罚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敢于求饶!

    在营长面前,求饶等于求死!只能换来更重的惩罚!

    营长从墙角操起一只垒球棒,一边大骂,一边向队员的脊背打去。

    每打一下,队员的背上就凸起一道红肿。

    “扑扑扑……”

    令人窒息的击打声!

    每人打十几下,直到队员全部瘫倒在地,他才把球棒砸在一个队员脑袋上,算是结束了这次小小的惩罚。

    这时,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另一个门中跑出来,急忙蹲下身,给受伤的队员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检查了一会,然后站起来,向营长行了一个军礼,道:“报告营长,一个昏迷不醒,需要送医院检查,两个肋骨断了,其它的人有外伤。”

    营长一挥手:“受伤的,都是废物,马上开伤残证明,退回原部队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个医生回答着,推来担架车,把昏迷的队员推走了。

    两个断了肋骨的,也捂着胸口,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凡看见,这两个队员经过其它队员跟前时,眼中透出“逃出升天”的庆幸!而其它队员也是眼里充满羡慕!能受轻伤离开此地,远比继续在这里受罪强得多!

    张凡看着这一幕,心中惊叹:这个营长,是不是变态呀!

    直到此时,营长才转身走过来,大大咧咧地笑了一下,眼光狠狠地盯在邹方的胸上,“邹处长来了!怎么,把靶子带来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用眼光打量了张凡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非常轻视。

    就好像打量一棵小草那样。

    张凡一听营长把他叫做“靶子”,心中一怒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邹方,意思是问:什么情况?他为什么管我叫靶子?

    邹方道:“营长,这位张凡先生,是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,在我们江清乃至全省,都找不到对手。我在电话里跟您说过,我请张先生来,不是当靶子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营长不耐烦地把手一挥,“是参加期末擂台赛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一号首长指示过,期末擂台赛要从全国挑选最优秀的人才来跟队员们过招,这样才能促进训练质量的提高。营长,您不会担心他把你的队员全打败吧?”邹方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担心他的小命!”营长傲慢无比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自愿的。”邹方道。

    “自愿就好,否则死得太冤!明天上午,才是正式摆台赛开场时间。但这个姓张的也没有白来,他今天可以跟我的队员初赛一下,他能赢下我们一名队员,他明天就可以参加决赛。否则的话,别在这里耽误我们的训练时间!”营长说完,又是狠狠地打量张凡一眼,张凡这身材,在他看来,要是两拳才能把张凡打死,那是侮辱了他的拳头!

    邹方微微一笑,看向张凡:“小凡,怎么样?过两招?”

    张凡对这个营长已经是怒不可遏了:这个家伙,真是无礼傲慢到了极点,竟然当面管张凡叫“这个姓张的”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张凡冲营长点点头。

    营长伸出着手,在张凡胸前擂了两拳,道:“身子骨还可以吗?要知道,打死打残,都不赔偿的!我的队员下手都相当没分寸,你最好写张遗嘱,以备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要写遗嘱的是你。”张凡轻轻道。

    营长一听,从喉咙里哼了一声,转脸问邹方:“这个姓张的,精神不正常吧?”

    邹方点点头,继续使用激将法:“他精神是有点不好,你小心就是了。营长,你要是害怕他,我就把他带走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怕他?”营长叫了起来,“就他这烧鸡身体,够我一巴掌打吗?来人哪,你,过来,跟这个姓张的交交手!”

    随着喊声,一个壮如猛虎的队员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营长,有什么吩咐!”

    “拿下!”营长冲张凡动了动下巴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队员答应一声,冲张凡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凶猛异常,带着呼呼的风声。

    张凡动也不动,等对方扑到跟前半米左右时,轻描淡写地一伸手,抓住对方拳尖,向外一送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更大的风声。

    队员身子斜向飞出,栽到沙坑里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如快镜头,谁也没看真切,只看到那个队员在沙坑里坐起来,扑扑地从嘴里往外吐沙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队员啥破水平!练这孙子样,也配叫魔鬼营?你这是侮辱鬼呢!”张凡轻轻向营长道。

    营长脸色极为难看,怒形于色,铁拳紧握,嗓子呼呼作声,瓮声瓮气地道:“小——看——我?”

    “难道,我小看你的依据不够充分?”张凡反问道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