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805章揭穿老底

    只见她右下腹部刀疤不见了,代之以细腻瓷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肌肤的颜色、质感,跟周围的皮肤毫无二致,好像这里从来没有动过手术!

    “我的小中医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神医?”

    “妙手回春!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看不出来两样!天哪,这样的话,岂不是连那啥膜也可以补,而且天衣无缝!”

    “小中医,开个专科修补门诊吧,保证生意大火!”

    众妖女完全被这奇迹给震慑了,以为自己在做梦,说出来的话都带着梦呓的色彩!

    有两个妖女狠掐自己的大腿,想让自己从梦中醒过来。

    纤细妖女见大家如此震惊,半信半疑,便伸手轻轻探向右下腹部,摸了摸手术刀疤之处。

    真的……没了?!

    “出鬼了!”她尖叫一声,抽搐着身子坐起来,低首向腹下看去:

    “我的天老爷,没了,没了!”她的声音就像是女厕里见了男生,又吃惊又欢欣鼓舞!因为,张凡改变了她的“命运”!

    这块刀疤是她身体上的“白壁大瑕”,带着它,她一直在床上缺乏自信。原本很喜欢她的男子,一看见这块东西,热情便打折了,甚至有的男人提上裤子直接开溜!

    这是她的一块永远的心病。

    此刻竟然一治去根!

    她仔细抚摸着那里,感动得泪光闪闪,猛地抬起头,紧紧抓住张凡的手:“小神医,你……我太不幸了,怎么早没遇上你!”

    “你早遇上他,你那位老伯还会包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众女子又是一阵狂笑!

    “哼,我要是早遇上他,还有竹姐什么事!”纤细腰女慢慢穿上裤子,问周韵竹,“竹姐,诊费是多少啊?给打个折吧!”

    周韵竹很大方地一挥手:“大家都是朋友,谈什么诊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竹姐了。”纤细妖女像一只猴子,顺着竿便爬了上来,想占个便宜。

    可是周韵竹却没有给她机会,笑道:“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的话,就再买我五瓶仙葩嫩肤露。”

    纤细妖女想一想这样还是很便宜的,便拿出手机给周韵竹转了60万元。

    张凡从背包里取出五瓶仙葩嫩肤露递给她,嘱咐道:“放阴凉干燥处保存。”

    纤细妖女一边把东西收起来,一边嘟囔道:“做你的女人幸福死了,你那只手摸得人家魂儿都丢了,帅哥小中医,哪天再给姐……”

    周韵竹见纤细妖女又开始调戏张凡,便看了看手表,道:“我和我老公在这里等一个重要的客人,你们别在这里闹了,该干啥干啥去!”

    几个妖女又冲上来,跟张凡搂搂抱抱了一番,这才嘻嘻哈哈、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包厢,临出门时还频频约定要再会张凡。

    送走了这群妖精,周韵竹和张凡松了一口气,然后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两人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议:这个祛疤粉,真的很灵验呢!

    难道,妙手偶得的一款奇药问世了!?

    不过,周韵竹想着纤细妖女的那句话“你那只手”,心中不太托底,便问:“小凡,我问你,究竟是祛疤粉的作用?还是你小妙手的作用?”

    张凡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,“祛疤粉起90作用,我只不过用手指把药力向皮肤里催了一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不用你的小妙手,也可以起到治疗作用吧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应该是这样,只不过不知道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周韵竹吃醋地嘲笑:“你的意思是说,每个用药的女人,你都还是要摸一把?”

    张凡苦笑道:“等一会儿,你的那位客户来了,我只用药不用手,看看效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正在这时,包厢的房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两个人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两人?”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四个人都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万分尴尬,四双眼睛各自发出不同的眼神。

    进来的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,男子是年柯,女子是闻欢欢!

    张凡暗惊:完蛋了吗?怎么能有这样的巧事,周韵竹的客户竟然是莎莎的大学同学!

    目前四人的关系非常微妙,非常复杂,各自心怀鬼胎,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说话,都在吃惊地打量着对方,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处理?是走开还是继续?

    张凡心情沮丧:沙莎和周韵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,现在可倒好,二女通气了!他和沙莎的事儿必然露馅!

    张凡用一种被绑赴刑场的表情看着闻欢欢,等着她出大招!

    大概今天晚上是来谈生意的,闻欢欢穿着一套深蓝色的套裙,非常合身,将她削肩耸胸纤腰肥臀大长腿衬托出十分迷人的曲线;短裙的下摆停止在大腿的中上部,修长的双腿套着一双肉色丝袜,几乎如同肤色;黑色的高跟鞋上,镶着两朵宝蓝色的金属花,更显得十分性感。最令张凡受不住的是,她站在门口,门外的冷气吹进来,带来一股淡雅沉醉的体香。

    僵持终于结束了,买家是上帝,周韵竹是卖家,自然要稍主动一些,沉默了十几秒之后,她首先热情地说道:“闻小姐,欢迎欢迎!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双手,走上前去去握住了闻欢欢的手。

    闻欢欢应付地跟周韵竹握手,眼光却从周韵竹肩上越过来,紧紧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那天同学聚会的事,令她终身难忘,虽然自己的老公被虐,令她生气,但是张凡的霸气和儒雅,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离开酒店之后,张凡的形象始终在她脑海里浮现,抹也抹不掉。再看自己的老公年柯,怎么看怎么看不上眼了!同样是男人,张凡是那么威武,掌控全局,而年柯竟然像虫子一样跪在张凡面前。

    这令她对年柯增加了十分的鄙视:泥马可以打不过张凡,但是作为一个男人,你不可以不去拼命!

    如果在此前,他对年柯还有一点好印象的话,年柯的那一跪,作为他的妻子,她已经彻底在他那里失去了安全感!

    此刻与张凡再次相见,竟然看见张凡跟周韵竹在一起!

    她顿时有一种感觉,好像自己的男人被周韵竹偷了一样,一阵酸气直冲上来,嘴角一挑,满含恶意地笑道:“张凡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韵竹刚才吃惊的是在门口调戏她的那个男人竟然是闻欢欢的老公,此刻发现闻欢欢竟然和张凡也认识,她心中不禁一沉: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两男女之间也“亲过嘴、劈过腿,鸳鸯池里戏过水”?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……认识?”周韵竹冲闻欢欢勉强一笑,然后冲张凡狠狠一瞪眼。

    闻欢欢见周韵竹狠瞪张凡,知道战火已经点燃,便继续加火续柴:“不但认识,还在一张桌上碰过杯呢。上次我们大学同学聚会,张先生和他女友一起去的!”

    “女友?”周韵竹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她情知张凡在京城可能有女友,但是没想到竟然是闻欢欢的大学同学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