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808章巫龙帮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这么惊慌!?”周韵竹自己也惊慌起来,以为工人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活我不干了,别说你不付我工程款,你就是让我倒赔你工程款我都认了!”小老板的脸色极惨,像刚刚从死刑场上陪绑回号子的囚犯,完全是丧气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遮遮掩掩的,有什么事痛快儿说!”

    “大姐,实在是……明跟您说了吧,刚才巫龙帮派人来透了话,叫我赶紧把工程停下来滚蛋!”

    “五龙帮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五龙帮,是巫龙帮,巫婆的巫。大姐,您到京城混,可以不知道京酱肉丝,但不可以不知道巫龙帮呀!”

    周韵竹一愣:这是碰到了地头蛇了!

    “巫龙帮……听你口气,是京城的硬点子?”

    周韵竹预感到,事情有点麻烦了,这些底层混子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跟你纠缠起来,着实闹心。

    “巫龙帮是京城远郊农村的最大的帮派,但他们的手伸到了京城西部,控制着本地的歌厅、地下赌场和美容化妆品市场,不管你什么商人,只要入这三个行业的,必须去巫龙帮拜山头,否则生意铁定开不成。您挂这美容品牌子时,我还以为您已经拜过巫龙帮呢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一听,好奇心上来了:没听说过京城有这么个坐地炮呀!怕不是小混混充大哥,要讹几个烟钱?便冷笑道:“要是不去拜山头,会有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什么结果?大姐,您有心理准备别吓着了,我跟您说,不拜的话,他们会来人要保护费,不给的话,砸门面打营业员,严重的话,老板会出车祸挨刀子捅……厉害着呢。”小老板脸上惊魂不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噢,这么凶!”周韵竹点点头,“要是拜了呢?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没事,拜了之后损失点钱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要送巫龙帮三成干股。”

    “干股?三成?那岂不是说我挣十块钱,就得拱手交给巫龙帮三块?”周韵竹惊奇了,这巫龙帮好狠哪!不给别人留路子。

    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呀,姐,你若是在京城有背景,能抗就跟巫龙帮抗一抗;不能抗的话,赶紧认了吧!”小老板语重心长,已经是被巫龙帮吓坏了。

    周韵竹内心一阵焦虑:要想立足京城,需要一场大血拼?

    她不喜欢见血,尤其不情愿张凡参与进来。以张凡的脾气和武功,出手便伤人,万一出了人命,收不了场的。

    可是,单靠她一人的力量,岂能摆平巫龙帮?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不敢继续施工,我也不勉强你,你就先把工人撤回吧。回去后等我的电话,我这里一旦搞定巫龙帮,你马上接着装修,我对你的施工质量和进度都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小老板受到表扬,有些高兴,含笑施礼道:“谢谢大姐这么宽宏大量,我回去了,听您信儿!”

    说着,嗵嗵嗵跑下楼,招呼工人们:“都走吧都走吧,马上撤。”

    几个工人见今天没钱挣了,生气地把工具敲得当当响,抗议道:“活干一半就走?”

    小老板冷笑道:“不走?一会巫龙帮来了,你们都得进医院抢救!”

    “妈呀,是巫龙帮,老板你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几个工人吓得脸色大变,收拾起工具,一窝蜂地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只剩下周韵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,足足有一个小时,一动不动,心里实在为难。

    进京城的第一步,就踩上了地雷,以后道路的坎坷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张凡哪张凡,你这个让人疼让人爱的小冤家,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,这辈子跑来给你还债了。

    心里的抱怨归抱怨,但是一想起张凡给她的那些春风沉醉的夜晚,胸中便满是甜蜜,把一肚子的委屈,瞬间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好了,好了,周韵竹规劝自己,既然在京城的摊子已经铺开的,不管遇到什么阻力,也只好微笑面对了,我就不信巫龙帮能把天地给翻个个儿!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巫龙帮的老巢,京西郊区一幢古旧的四层楼房里,宽大办公桌前坐着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白面小生,一副宽边眼镜,表情相当儒雅淡定,偶尔从目光当中透出一阵阵邪恶。

    他正是巫龙帮老板宫龙生的大公子宫小龙,名震京西的花花大少。他玩过的美女不计其数,只要他看上的,必定想方设法弄到手,不择手段。有些不服的美女,不是被他施压屈服,就是被他毁容,因此,宫小龙这外名字就是一个黑恶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他对面坐着的,是年氏集团的年柯。

    年柯自己情知无法对付张凡,只有巫龙帮有这个实力,便求上门来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两位水嫩嫩的少女,看上去凸凸凹凹的身材很玲珑,顶多只有十七八岁,正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宫少,天健公司要在京城扎根发展,他们这是从我们碗里捞饺子吃啊!”年柯一脸愁容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年少,我有一点不明白了,你不是刚刚跟天健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吗?要说捞饺子,是你和天健一起从我的碗里捞饺子!”宫小龙笑道。

    “宫少,年氏跟巫龙帮虽然久在京城,可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。大路通天,各走一边!年氏啥时候挖过龙家的墙角?我虽然跟天健公司签订了购销合同,可是那产品都是要在外省年氏连锁卖的,根本不往京城市面销售!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宫少不信的话,去我家的几个柜台上看一看不就清楚了吗?这种事瞒得过您宫少?请宫少相信我的智力没有低到脚脖子底下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既然年少做了承诺,我相信年少的信用。”宫少说着,眼光不时地朝身边两位少女胸前和腿上溜。

    “呵呵!宫少如果喜欢,让这俩姑娘陪陪宫少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位少女是年柯带来的,今天他登门拜访宫小龙,拿着两位少女作为见面礼。

    因为宫少的架子非常大,一般人想求他办事并不容易。年柯知道宫少特别喜欢玩少女,这才从年氏集团下属礼仪服务学校里挑了两位学员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宫小龙突然含意不明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笑,弄得年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难道宫小龙还有别的要求?

    要知道,能把这两位少女带来,还是背着年丰端和年非水这两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要是被这两个老家伙知道的话,是不会饶过他的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大敢妄为,是因为仇恨。

    对张凡的仇恨,憋在心里快要把他憋疯了,一想到张凡用手在自己老婆的肚腹上摸来摸去,名义上是消脂,其实就是咸猪手,年柯恨不得把张凡粉身碎骨!

    “宫少,有别的要求尽管说,只要能把张凡搞死,我是不惜代价的!”年柯豁出去了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