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811章耍猴

    “小凡,慢着慢着,”周韵竹从椅子上站起来,伸出玉臂,搂住张凡脖子,“吧嗒”亲了一口,柔声道,“你呀,哪都好,就是莾撞的老毛病不改!连问也不问,随便打死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冲三虎四豹道:“松开他,我有话要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娘!”三虎四豹乐道。

    “宫大少,不知你为何来砸我店门?”周韵竹直视着宫小龙问道。

    宫小龙扭了扭被差点扯断的膀子,心想:麻地好大劲!

    不过,他以为胜券在握,身后有这么多手持大刀钢筋的打手呢,更何况,他腰里还有一把手枪,实在打不过,开枪就成!

    想到这,又恢复了信心,冷笑回道:“外地人,进京来混世界,首先要了解京城的势力!不然的话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“明说吧,什么势力?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来痛快的,听着:要想在京西这儿开美容品公司的话,必须交三成干股给我们巫龙,我们会罩着你!”宫小龙十分张狂地道。

    “三成?而且是干股?你有没有发烧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装啦,小子,我宫小龙对你们够客气的!敢不答应的话,不但你公司开不成,人都要交待在京城,而且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!”宫小龙做出一个指天发誓的姿态。

    张凡和周韵竹互视一眼,禁不住乐了。

    周韵竹轻声道:“老公,这小子有点混!”

    “不怕,我张凡不怕混就怕不混!不混的不好下手!”张凡笑道,随后问宫小龙,“若是我不答应你的条件,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自由!但是,从今天晚上开始,这个女人,就是我的了!”宫小龙指着周韵竹道。

    “越说他混他越混,老公!”周韵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混,长大了更混。没办法,谁叫我是宫家大少呢?我想要的女人,必须得到!难道你这个刚进京城的外地小子,也要跟我叫板?”宫小龙说着,把脸转向打手们。

    “宫少,别跟他们废话了,打死算了!”

    打手们喊着,举起了刀和钢筋,一片林立,阴森森地杀机腾腾。

    张凡皱着眉,揪了一把周韵竹的秀发,“愁苦”地道:“媳妇,你看看你,不听我的行吗?这小子不打不成材!打,而且要打痛打残,他才能长记性!”

    “老公——,”周韵竹媚眼一瞟,冲张凡含情浅笑,风情万种地扭了一下腰身,娇声道:“老公,我听你的!三虎四豹,给老娘狠狠地打!”

    三虎四豹毕竟是张凡的属下,此时是眼里只有将领没有皇帝,直直地看着张凡,等他下最后命令。

    张凡转身冲三虎四豹道:“周老板已经发话了,把‘老娘’都叫出来了,你们两还愣着干什么!难道下个月的工资不想开了?”

    “是!张总,不开工资我们怎么去花花呀!”

    三虎四豹含笑说着,然后冲向宫小龙。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宫小龙身边的打手,这回是早己有了准备,还没等三虎四豹冲过来,“嗖”地一声,挡在宫小龙面前,刀枪指着三虎四豹:“快跪下,你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三虎四豹停住脚步,面对刀呀棍呀,血肉之躯怎么好往前送死?

    三虎冷笑道:“我最讨厌动不动要别人跪!四豹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原则是,有实力才配叫别人跪。我看,这几个小子该跪跪了!”四豹说着,向三虎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这哼哈二将最近一直在练鸳鸯地趟脚,自认为功夫到了火候,不过没遇到实战机会,此刻,四豹一个眼神,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,突然同时下蹲,如同两只陀螺,大皮靴的两只脚尖,向打手们的下三路踢去。

    连环脚,再加二人同时出脚,瞬间已经是十几脚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脚脚中的!

    全部踢在对方的小腿迎面骨上!

    迎面骨上没肉,硬碰硬被皮靴尖点中,或断或裂,咔咔作响!

    接着,一阵惨叫,前面的五六个打手顿时倒地打滚,抱着小腿哭爹喊娘失去了战斗力!

    直到这时,宫小龙仍然执迷地以为自己是老大,愤怒而困惑地道:“卧槽,你敢打我的人?你敢在本少面前打我的人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!打别人对不起你!”三虎一巴掌搧过去,打在宫小龙的左脸上。

    一道血流,沿着嘴角流到下巴,左腮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揪起宫小龙衣领,稍一用力,直接把这干烧鸡提溜得两脚离地,再向墙角一掼!

    “啊扑!”

    宫小龙身体从地面滑过两米,直接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剩下的打手完全没有还手的**:这哪是打架,耍猴呢!

    宫小龙摔得头晕眼花,缓了一会,爬起来,指着张凡: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在京城,没人敢动巫龙帮宫大少一根指头!”

    四豹一皱眉:“敢指着张总说话?这根手指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上前,抓住宫小龙食指,轻轻一掰……

    “哎哟——”

    宫小龙在巨痛下,尖叫一声,一瞪眼一闭眼,晕了过去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都给我滚出去吧!”张凡喝道。

    那伙打手此时只恨爹妈没给他们多长出两条腿,上前拖起受伤的,逃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站在门外看热闹的巩梦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刚才打的是宫龙生的儿子。”巩梦书含笑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天皇老子的儿子,该打也得打。”张凡道,“四豹那一巴掌,肯定给他留下点印象,这是我听到的最脆的耳光了!四豹,有你的!”

    四豹相当自得,搓了搓手道:“这小子身子骨太单薄,我怕打死了,手下留了七分劲。”

    巩梦书笑道:“已经打得走形了,还要怎样!我可提醒你们,这个宫家的人,是打不得的。巫龙帮不会善罢干休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吧,”三虎高声道,“我特么一个月没打架了!”

    巩梦书拍了拍三虎的肩膀:“年轻人,有血气是好的。不过,有些事情,不光是打打杀杀的,能通过和平手段解决的,最好不要见血。”

    “巩老师说得是。”张凡回道,但是心中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这事我出面跟宫老大那边打个招呼,不管他什么帮,我家老爷子的面子,他还是要给的。”巩梦书平淡地道。

    周韵竹一听,走上前,拉住巩梦书的手,感激地道:“巩老师,谢谢您。看来,漂在京城,没有您这样的大靠山,真是玩不转呢!”

    巩梦书手上没有宫龙生的电话,便道:“我找朋友问一下,约宫龙生聊一聊就成。”

    大家又研究了一下店内装修面局的事宜,巩梦书因巩乔那边有事要他赶过去,便急匆匆地离开了,临走时告诉张凡,今天晚上之前会把巫龙帮那边的事搞定。

    不过,张凡却感觉巩梦书出面摆平这事没有多大把握,便让三虎四豹留下来,准备应付宫家的报复。

    周韵竹急于装修,给小老板打电话要他回来继续施工,小老板声音尿尿发抖:“大姐,求你让我多活几天吧!那宫家大少被打,巫龙帮岂能放过你们?我发誓,他们必定要报复!”

    周韵竹放下电话,内心蒙上一层阴云。

    张凡见她神色不安,便道:“竹姐,别担心,有我和三虎四豹在,他巫龙帮翻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简单就好喽!”周韵竹幽幽地道,以她的预感,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